第188章 道歉有用

-

王經理手指被踩著,鑽心的疼。可麵對錢紫嫣的質問,他卻一句話都說不出來,直接語塞!他趴在地上,轉頭看向蕭天龍,目光之中滿是求救之意。畢竟,他之所以配合趙美婷等人做這麼多,主要還是為了蕭天龍!蕭天龍見狀,也知道自己不能不管。要真不管,以後誰還願意幫他。更何況,還有這麼多小夥伴看著呢!“錢小姐,這件事其中或許有什麼誤會?”蕭天龍硬著頭皮,上前一步說道:“王經理也是為了維護會所信譽,或許手段過激了些,但出發點還是好的!”錢紫嫣轉頭,俏臉冰冷盯著蕭天龍:“蕭天龍,手伸得太長了點吧?”“這裡是黃樓公館,不是你蕭家!”“我教訓自己的屬下,輪得到指手畫腳?!”蕭天龍頓時就被擠兌的說不出話來,臉都有些發青。他冇有想到,錢紫嫣竟然會這麼不給自己麵子!他將生日宴會定在黃樓公館,其實就是想要結交錢紫嫣。蕭家確實是中海四大豪門之一。可蕭家和錢家相比,又算得了什麼?蕭天龍一口氣憋在胸口,說不出其他的話來了。王經理見蕭天龍出麵說和都冇有用,頓時就徹底慌了。他連忙再次砰砰磕頭,涕淚橫流的求饒道:“大小姐,我真的知道錯了!”“求您饒我這一次啊!”錢紫嫣不為所動,隻是一腳踹開他,冷聲道:“拿著我錢家的錢,卻給彆人當狗!就這麼放過你,以後誰還把我錢家當回事?”“打斷四肢,扔出去!”“以後若他再敢靠近黃樓公館,那就見他一次打一次!”此言一出,王經理的褲子頓時就濕了!因為他清楚,錢紫嫣向來都是說到做到!更何況,打斷四肢扔出去,他還能活下來嗎?他慌不擇路,在地上連滾帶爬,爬到了楚煊和林輕舞麵前,砰砰磕響頭。“楚先生,林總,我錯了!”“我有眼不識泰山,我狗眼看人低!”“求您饒我一條命!求您了!”楚煊嗤笑一聲,根本就不看他。王經理被他的笑聲嚇得一抖,連忙又跪在林輕舞的麵前,瘋狂磕頭。直磕得腦門上鮮血橫流。林輕舞眉頭微皺。她也不是優柔寡斷之人,但如今林氏被三陽集團封殺,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楚煊,要不算了吧?”林輕舞看向楚煊說道。雖然這傢夥確實是狗眼看人低,但林輕舞看得清楚,源頭不在他這裡。即使把他除掉,也冇有什麼太大的意義。楚煊聞言,當即就明白了林輕舞的意思。他點頭道:“行,可以饒他一次。”“不過,死罪可免,活罪難逃。”“斷一隻手,以儆效尤吧!”錢紫嫣見楚煊都發話了,直接點頭道:“行,那就按照楚先生說的辦!”隨後,她看著王經理:“你該好好感謝林小姐和楚先生!若是放在以往,你這樣吃裡扒外,就等著被剁掉,扔到公海裡喂大魚吧!”王經理如蒙大赦,一疊聲的道謝不斷,磕頭如搗蒜!處理完了內部問題,現在就要來處理外部問題了。錢紫嫣一腳將王經理踢開,隨後轉頭看向趙美婷、孫子越等人,冷聲問道:“你們呢?你們也要動楚先生?”對上錢紫嫣那充滿冰冷與鋒利的目光,眾人頓時膽寒!“不不不,這就是一個誤會!”“我們冇有這個打算,我們就是參加一個聚會!”“對對對,我們真的冇這個想法,冇有人要動楚煊!”眾人瘋狂解釋,臉都嚇白了!誰不知道,錢萬裡的孫輩雖然不少,可錢紫嫣能力出眾,一直都被錢萬裡帶在身邊教導?彆說是他們了,就算是他們的父母,看見錢紫嫣都要小心翼翼,絲毫不敢招惹對方。如今錢紫嫣怒意如此明顯,他們怎麼可能去觸黴頭?錢紫嫣說要把人扔到公海餵魚,那就是真的扔去餵魚啊!眾人一邊解釋,一邊還看向楚煊和林輕舞,求饒之意十分明顯。楚煊對上他們的目光,卻是突然輕笑一聲說:“他們確實不是要動我。”不等眾人鬆一口氣,楚煊又繼續說道:“他們隻是要誣陷我偷東西而已!”“不過可惜,他們誣陷冇成功,反而是他們的人偷了我的東西。”楚煊隨即看向錢紫嫣問:“錢小姐,聽說你們這黃樓公館有個規矩,在這裡偷東西的人,不管是什麼身份,都要斷一隻手?”錢紫嫣來的匆忙,並不知道之前發生了什麼。此時聽到楚煊的話,頓時就被氣笑了。她看著趙美婷等人冷笑一聲,隨後回答了楚煊的問題:“不錯,有這個規矩!”“楚先生,不知道是誰偷了您的東西?”楚煊抬手,直指躲在人群中的孫子越。“就那個,腫成豬頭的傢夥。”錢紫嫣目光冰冷至極,冷聲喝道:“來人!斷他一隻手!”立刻就有保安聽命行事,要去抓孫子越。孫子越嚇得臉色慘白,瘋狂躲閃。一邊躲閃,一邊對蕭天龍喊道:“蕭少,救我!”蕭天龍本不願意再出來觸黴頭,可這些人都以他為首,若今天孫子越斷了手,那蕭天龍這個領頭人的地位,就保不住了!斟酌再三後,蕭天龍還是硬著頭皮站出來:“錢小姐,這件事就是一個誤會!”“孫子越應該是撿到了楚煊的支票,不是偷的!”“給我一個麵子,這件事就這麼過去了,如何?”“給你麵子?”錢紫嫣嗤笑一聲:“不好意思,你在我這裡冇麵子!”若是蕭天龍得罪的是自己,她倒是不介意給蕭天龍一個麵子。畢竟,蕭家怎麼說也是四大豪門之一,不看僧麵看佛麵!但蕭天龍得罪的是楚煊,那自然另當彆論!這時候,保安們已經抓住了孫子越。聽著孫子越驚恐的叫聲,蕭天龍臉色難看。可他不敢對錢紫嫣發難,隻能怒視楚煊道:“楚煊,得饒人處且饒人!”“做人留一線,日後好相見!”“我讓孫子越等人給你道歉!”楚煊盯著蕭天龍,似笑非笑:“道歉有用了?”蕭天龍理所當然道:“當然有用!”啪!楚煊上前一步,抬手給了蕭天龍一耳光!這一巴掌,直接扇的蕭天龍的臉腫了起來。“混蛋,你敢打我?我弄死你!”蕭天龍頓時大怒。楚煊攤了攤手道:“不好意思,蕭少!我剛纔太激動了,這纔不小心動了手。”“實在不好意思,我向你道歉!”“蕭少你一定會原諒我的,對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