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6章 故人重逢

-

次日上午九點,煊赫集團的會議室。楚煊進入會議室的時候,迎麵就看到了一張又一張熟悉的麵孔。“楚總,真的是你!”“老大,你回來了!太好了!”“我就知道楚總你肯定有收回煊赫集團的這一天!”會議室裡的人,在看到楚煊的時候,全都激動不已。這些人,都是楚煊昔日的老屬下。楚煊替喬瓔珞頂罪入獄後,這些人也被喬瓔珞和劉明輝排擠出了公司。如今,他們全都被蘇清瑤按照楚煊的吩咐,找了回來。看到眾人臉上那無法壓抑的激動之色,楚煊心中也是有些酸澀。他環視了眾人一眼,沉聲說道:“你們受苦了!”“如今我回來了,你們失去的那些,都會加倍還給你們的!”眾人都是跟著楚煊,一起從煊赫集團微末之時打拚起來的。如今重見楚煊,又知道他拿回了煊赫集團,自然是對楚煊的話信任無比。“有楚總這句話,我還能再為公司奮鬥五百年!”“老大,你說什麼客氣話?直接一句話,開乾!”所有人都鬥誌昂揚,滿臉笑容。楚煊和他們又說了一會兒話,眾人這才依依不捨的離開,重新入職去了。會議室裡,很快就隻剩下楚煊和蘇清瑤。剛纔眾人激動興奮的時候,蘇清瑤也在其中。此時她的臉上還有著殘留的激動。但很快,蘇清瑤就想起了什麼,遲疑了一會兒,看向楚煊問道:“楚總,您還記得張衛雨嗎?”聽到這話,楚煊臉色就是一僵。張衛雨和劉明輝一樣,都是楚煊大學時的同學,也是跟他一起創業的東西,跟劉明輝一樣,是楚煊的左膀右臂。確切的說,張衛雨比劉明輝更要重要得多!可以說,楚煊就是帶著張衛雨,才一點一點的建立起了煊赫集團。隻不過,張衛雨更擅長技術,很少管公司事務。出獄之後,楚煊一直冇有遇到張衛雨,但楚煊也冇有主動尋找。雖然楚煊不知道張衛雨是否真的背叛了自己。但如果張衛雨真的對他冇有二心的話,有他在公司鉗製喬瓔珞和劉明輝,這兩人是絕對不可能這麼輕易就掌控煊赫集團的。因為煊赫集團價值最高的核心演算法,就掌控在楚煊和張衛雨的手中!楚煊入獄,喬瓔珞兩人能夠得到核心演算法的渠道,隻有張衛雨那邊!所以他們兩個所掌握的演算法,必然是從張衛雨那裡得到的!這說明瞭什麼,已經不言自明。楚煊吐出一口濁氣,將被背叛的情緒儘數壓下,漫不經心地回答了蘇清瑤的問題。“張衛雨,現在應該過得還不錯吧?”楚煊平淡地問。然而,蘇清瑤卻是直接搖了搖頭道:“不是的楚總,張衛雨現在過得很慘!”楚煊聞言就是一愣,他下意識反問說:“這怎麼可能?!”“張衛雨的才能我是知道的,更何況他畢業於名牌大學,就算是離開了煊赫集團,也能混的很好!”更何況,喬瓔珞和劉明輝為了得到核心演算法,快速掌控公司,他們出手必然不會摳門。張衛雨得到了這些好處,怎麼可能還過得不好?不過,後麵這一點,楚煊就冇有直接說出來了。當初被背叛的事情雖然已經過去了,但楚煊還是不願意提及。蘇清瑤歎了一口氣道:“楚總,我說的都是真的!張衛雨過得,可能比我說的還要慘!”“自從您入獄後,張衛雨堅持認為您是清白的,還四處奔走托人脈找關係,想要為您鳴不平。”“結果,一次雨夜回家的時候遭遇了車禍。”“他在床上躺了幾個月,雖然命保住了,卻瘸了一條腿!”“等到他出院之後,喬瓔珞就直接把他開除了。”“我聽說,這三年來,張衛雨都是靠著他妻子養活,也幸虧他妻子對他不離不棄。”“如今,張衛雨在城中村開了一個廢品回收站,勉強度日。”聽到這一切的楚煊,大為震驚。他甚至連自己心裡的那點情緒都忽略了,直接盯著蘇清瑤,不敢置信地問:“他冇有背叛我,還為我四處伸冤?!”蘇清瑤斷然點頭,一臉篤定地說:“是的,他當時連工作都顧不上了,一心的四處找門路,就是為了您!”隨後,蘇清瑤壓低了聲音:“楚總,其實我懷疑,張衛雨出車禍也可能不是意外,而是有人故意為之!”畢竟,張衛雨手中掌控著煊赫集團的核心演算法!而在張衛雨出車禍之後,喬瓔珞和劉明輝兩人順利掌控公司!楚煊雙手緊握成拳頭,深呼吸了一次,將心中起伏的劇烈情緒壓下。他當即就找蘇清瑤要來了張衛雨的地址,親自前往。出租車在楚煊的催促下,用了最快的速度,將楚煊送到目的地。一下車,楚煊就看到了蘇清瑤所說的廢品站。所謂的廢品收購站,其實隻不過是一個民房罷了。房子隻有一層,內外堆滿了各種回收的廢品,看上去很是雜亂。楚煊走過來的腳步聲,引起了裡麵的人的注意。過了一會兒,纔有一個鬍子拉碴的中年男子,一瘸一拐地從廢品站裡走出來。他個子不矮,身上卻冇有幾兩肉,臉上也帶著幾分淒苦。“你要賣什麼?”楚煊看著這中年男子,卻是一眼就認出了對方。他就是張衛雨!隻有二十多歲的張衛雨,此時看起來就像是四十多歲!楚煊簡直不敢想象,張衛雨這三年都經曆了什麼!“老張,是我!楚煊!”楚煊一步走過去,抓住了張衛雨的手:“對不起,是我來遲了!”張衛雨聽到楚煊的話,身體一震。他不敢置信地抬起頭,仔細看了看楚煊,這纔將他認了出來。“你……你是老楚?你出獄了?!”“真是太好了!”張衛雨不敢置信看著楚煊,繼而便是狂喜,激動無比。兩人雖然年紀不大,但在大學認識的時候,就是好哥們,向來都是以“老張”、“老楚”互相稱呼。此時聽到這熟悉的稱呼,楚煊更是深覺愧疚。他當即就想要說要將張衛雨接回公司。隻是,冇等楚煊把話說出來,屋裡麵就傳來了不耐煩的嗬斥聲。“你嘰嘰歪歪的乾什麼?號喪啊?!”緊接著,一個濃妝豔抹的漂亮女人從裡麵走了出來。她一身名牌,身材妖冶,妝容豔麗。與這雜亂的廢品回收站,格格不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