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7章 實在是師孃太誘人

-

楚煊聽到動靜,隨意掃了一眼,眉頭就微微皺了起來。這女人身上的一身穿搭,得有幾十萬!這樣的人,怎麼會出現在這裡?但緊接著,楚煊就認出了此人。眼前這女人,就是張衛雨的妻子汪詩韻!當年張衛雨結婚的時候,還是楚煊給他做的伴郎!汪詩韻走出屋子後,便看著張衛雨直接破口大罵:“廢物!大白天號喪,你是要死啊?!”“要死你也死遠點,彆臟了地方!”“我真是倒了八輩子黴,才嫁給你這個廢物!”張衛雨滿臉難堪,卻是低下頭去,縮頭縮腦的,不敢回答。楚煊的眉頭皺得更緊了。不是傳聞說,張衛雨的老婆很通情達理,即使張衛雨落魄了,也對他不離不棄,還養了他三年嗎?如今楚煊看到的一切,怎麼看都和傳聞完全不一樣啊!眼見汪詩韻嘴巴不停,說的越來越過火。尷尬到不行的張衛雨低聲解釋道:“詩韻,我是見到了楚總,心情激動……”“對不起,打擾你休息了。”緊接著,他就熱情地為汪詩韻介紹楚煊:“這是楚總,詩韻你還記得嗎?”“當年他還給我當過伴郎,參加咱們的婚禮了!”汪詩韻冷哼一聲,斜睨著楚煊,冷嘲熱諷道:“什麼楚總?”“現在的他就是個勞改犯!”她又看了看張衛雨,嘲諷道:“你們兩個一個殘廢,一個勞改犯,還真是物以類聚!”張衛雨臉色更加尷尬。有些不高興道:“詩韻,你怎麼能這麼說楚總?楚總可是待咱們不薄啊!”“當年咱們結婚的時候,楚總還送了價值幾千萬的大彆墅呢!”然而,聽到這話,汪詩韻卻是直接抬手,一巴掌抽在了張衛雨的臉上,大罵道:“長本事了是吧?竟敢跟我頂嘴?!”張衛雨不僅絲毫不敢反抗,反而還連連道歉。“詩韻,是我錯了,你彆生氣……”這一幕,讓楚煊看得直皺眉。這已經不僅僅是事實和傳聞不符的問題了。張衛雨這是直接被汪詩韻踩到了腳底下啊!這時候,廢品站門口突然響起了汽車喇叭聲。一輛邁巴赫橫衝直撞,直接停在了門口。車窗降下來,露出一個西裝革履的年輕男子。他一眼就看到了楚煊,當即就輕哧一聲,嘲諷道:“喲?這不是大名鼎鼎的楚總嗎?”隨後又自顧自哈哈大笑:“不對,現在應該叫你勞改犯了!”楚煊皺眉看著這人,很快就將其認了出來。“是你!”這人叫金向輝,是張衛雨曾經資助的一個貧困生。畢業後,張衛雨便將其拉入煊赫集團,待在身邊培養。當初在公司,金向輝對張衛雨一口一個師父,比兒子都孝順。那時候楚煊還調侃過,張衛雨白得了一個隻比自己小幾歲的兒子,還真是賺了。可如今,看金向輝這身行頭,似乎混的很不錯,連邁巴赫都開上了!而他的師父張衛雨,卻落到了這種境地。這時候,張衛雨也看到了金向輝,聽到了他說的話。張衛雨眉頭當即皺起,嗬斥道:“金向輝!你怎麼說話的?!這是楚總!”金向輝冷哼一聲,嘲諷地道:“張衛雨,你這是長本事了?竟敢這麼跟我說話?”“是不是以為楚煊在這裡,我就收拾不了你了?”張衛雨聞言,似是想到了什麼,頓時就憤怒地喊道:“你滾!趕快滾出我家!”金向輝卻是哈哈一笑,戲謔地看向汪詩韻問道:“詩韻,這是張衛雨的家?”聽到這話,汪詩韻當即抬手,直接給了張衛雨一耳光。啪!“給我閉嘴!”“這裡是我家,跟你有個毛關係!”張衛雨捂著臉,不敢置信地看著汪詩韻,顫聲問道:“你、你竟然為了金向輝打我?!”汪詩韻雙臂環抱在胸前,毫不客氣地說:“冇錯,我就是打你!怎麼了?”“金向輝是我男人,你再敢對他不敬,我還抽你!”此言一出,張衛雨如同五雷轟頂!他整個人都傻了!直接呆愣的站在原地,滿臉都是不敢置信!金向輝則是大搖大擺的下了車,走過來摟住汪詩韻的腰,隨即嘲諷道:“張衛雨,你不會真以為我是來看你的吧?”“實話告訴你,我是來帶你老婆去開房的!”“你、你們——”張衛雨指著兩人,渾身顫抖,憤怒的說不出話來!金向輝故作為難的搖了搖頭,臉上卻帶著嘲諷笑容:“唉,我也不想這樣的,實在是師孃太誘人了!”“師孃這樣的女人,實在是讓人把持不住啊!”說著,手還在汪詩韻身上亂摸,就差直接掀開汪詩韻的裙子,摸到她大腿上了!汪詩韻不僅不反駁,反而還嬌嗔著撒嬌說:“死鬼,彆亂動!大庭廣眾的,你真好意思!”金向輝用力在她臉上親了一口,調侃道:“怎麼?師孃害羞了?”“之前在車上的時候,你不是叫得還挺歡嗎?!”狗男女在眼前打情罵俏,就差當場肉搏。看到這一幕的張衛雨,徹底憤怒了!他渾身顫抖著,目光在周圍混亂掃了掃,撿起地上一根棍子,就憤怒的衝了上去!“我要殺了你!”一邊衝,他一邊大喊著,眼睛死死盯著金向輝!然而,不等他衝過去,汪詩韻就上前一步,直接擋在了金向輝的麵前。隨後,她抬手再次給了張衛雨一個耳光!啪!“廢物,你想造反嗎?!”汪詩韻怒聲喝罵道。這一巴掌用了十足的力氣,張衛雨的臉立刻就腫了起來。他站在原地,滿臉愣怔,不知所措。汪詩韻卻不打算放過他,反手又給他了一巴掌。啪!“還愣在這裡乾什麼?趕快滾去乾活!”“否則,就從這家裡滾出去!”汪詩韻再次嗬斥道。金向輝在旁邊滿臉興奮的看著這一幕,眼見張衛雨整個人都傻了一般,又看好戲般戲謔道:“張衛雨,告訴你一個秘密。”“其實你車禍的時候,我就已經跟你老婆搞在一起了。”“這三年,一直揹著你偷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