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1章 偷學針法

-

蕭天龍這話,成功激怒了林正南。林正南幾乎是立刻就站起來,低吼道:“你趕快滾出去!”蘇錦繡更是上前一步,把楚煊往外推。林輕舞剛纔滿心緊張,此時眼見爺爺的治療被中斷了,也是慌亂至極。她看著楚煊,連忙道:“楚煊,不如你先出去休息吧?先彆打擾孫金玉治療。”楚煊看著他們,搖頭笑了一聲:“行,我先出去。”隻是在離開的時候,楚煊看向孫金玉提醒道:“下一針是膻中穴,而不是百會穴,你可不要弄錯,不然病人必定會吐血而亡!”孫金玉斜眼看著楚煊,嗤笑道:“你在教我做事?!”“還不快滾?!”林正南等人也是連連斥責。“你趕快滾!彆在這裡礙眼!”“要是耽誤了治療,你負得起責任嗎?!”楚煊看了他們一眼,直接離開了。冇有了楚煊,孫金玉很快就恢複了之前的自信與傲然。他滿是自信的落針。第四針,紮在了百會穴上。銀針紮下去,林長庚的臉色幾乎是肉眼可見的好看了許多!一直眼巴巴觀察著的林正南等人,頓時高興不已。然而,不等他們將感謝的話說出口,林長庚的情況就急轉直下!他的臉色突然變得鐵青,喉嚨裡嗬嗬一陣怪響之後,竟是張口吐出了一口鮮血!與鮮血一同出現的,還有那驟然響起的儀器警報聲!嘀嘀嘀!尖銳的警報聲在病房裡迴盪。所有人都是臉色大變!“怎麼回事?!”林輕舞驚呼一聲。林正南夫婦也是嚇得腿都軟了!孫金玉同樣臉色難看,連忙出手搶救。然而他一番忙碌過後,卻是無濟於事,警報聲仍舊持續不停!孫金玉滿頭大汗,臉皮哆嗦道:“這個……病情太重,你們……你們還是準備後事吧!”聽到這話,林正南等人全都白了臉!“怎麼會變成這樣呢?”林正南喃喃道。不是說好的十成嗎?蘇錦繡完全傻在原地。雖然這兩人確實冇腦子,但他們也知道,若是林長庚出了事,他們林家同樣要保不住!“孫神醫,你一定還有辦法的吧?你不是說你連死人都能救活嗎?!”林輕舞則是焦急詢問,尋求最後一絲希望。孫金玉臉色難看,坐在那裡不知道該說什麼纔好。蕭天龍見狀,連忙說道:“孫神醫,肯定是剛纔楚煊指手畫腳,這才耽誤了你治療!”孫金玉聞言,立刻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用力點頭道:“對對對,就是他打擾了我治療,擾亂我的心神,這纔沒能保住老爺子的性命!”蕭天龍眼神微閃,當即就果斷下了結論:“楚煊肯定是故意的!簡直其心可誅啊!”“叔叔阿姨,你們看……”林正南咬牙切齒,揚言道:“若是老爺子出了事,我絕對不放過他!”林輕舞則已經完全愣在原地,思緒混亂無比,不知道該說什麼纔好了。怎麼可能?楚煊對爺爺一直尊敬有加,兩人相處也十分融洽,他怎麼可能會做這種事情?然而儀器的警報聲嘀嘀嘀迴盪,林輕舞的心神在這聲音的衝擊之下,已經根本就無法保持穩定了。就在此時。嘭!房門被一下子踹開,楚煊衝了進來。“誰說老爺子死定了?”他冷笑一聲,漠然地看了孫金玉一眼。隨後一把將其推開,將老爺子身上的銀針拔掉。孫金玉本來就因為自己治死了人,正是心神大亂之時。此時看到楚煊的動作,頓時就有了甩鍋的對象,他尖聲道:“你乾什麼?我告訴你,病人現在還冇死!”“要是他被你動手腳治死了,和我可沒關係!”楚煊一巴掌推開他:“滾遠點,彆礙事!”說完,他手腕一抖,十幾根銀針,同時飛出去,次序井然的落在了林長庚身上!“青龍擺尾?!”看到這一幕的孫金玉,頓時就驚呼一聲。他不敢置信地問:“你怎麼會四象針法?!”蕭天龍萬萬冇有想到事情會走到這一步,這個楚煊竟然醫術不凡?!他眼珠子一轉,連忙說道:“孫神醫,楚煊這是東施效顰,他一定是剛纔偷看了你用針!”孫金玉聞言,立刻找到了理由。“對!”他冷哼一聲繼續說道:“你這是在拿病人的生命開玩笑,病人撐不過幾秒鐘!”然而就在這時候。楚煊又是一針下去!嘀——儀器的警報聲竟是猛然停止了!躺在病床上的林長庚,臉上的鐵青之色竟是消失地一乾二淨,甚至還多出了幾分紅潤!隻要不是眼瞎的人,都能看得出來,林長庚現在的情況,出現了好轉!所有人都驚呆了。病房之中安靜了好一會兒,最終還是林輕舞先反應了過來。“楚煊,爺爺怎麼樣了?”她焦急地問。楚煊平靜道:“放心,爺爺已經冇事了。”林正南夫婦卻根本不信。“怎麼可能?!”“就是,你胡亂下針,誰知道結果是什麼樣的?!”楚煊冷冷道:“你們要是不信,就讓醫生進來檢查!”蕭天龍卻早就暗中叫來了醫生,打算戳破楚煊的謊言。因此很快,醫生就進入病房,為林長庚檢查。一通檢查過後,醫生同樣震驚了。“竟然真的好了?!而且還冇有留下絲毫後遺症?!”醫生激動無比地看著眾人問:“太不可思議了!”“是誰醫治的老爺子,這可是神醫啊!”轟!醫生的話,就像是兩個炸雷,直接在孫金玉和蕭天龍的腦海中響起。兩人全都愣在了原地!林正南夫婦同樣震驚到失語。怎麼可能?!就楚煊那些花裡胡哨的手段,怎麼可能治得好老爺子?他們心中滿是不敢置信,根本就不願意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切!唯有林輕舞最關心爺爺,聽到這話激動的握住林長庚的手,落下了劫後餘生的激動淚水。病房裡,轉眼間就隻剩下醫生那激動詢問的聲音。這聲音,很快就驚醒了孫金玉。孫金玉猛然回神,立刻就將目光對準了楚煊,氣勢洶洶地質問道:“你怎麼會我爺爺的獨門陣法?!”“你是不是偷學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