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3章 貴人竟然是楚煊

-

林長庚中風後,事情太過突然,直接擾亂了林輕舞的心神。此後又經曆了爺爺差點死掉,又突然被救活的事情,這中間的劇烈起伏,耗費了林輕舞的大量精力。當得知林長庚已經恢複的那一刻,林輕舞整個人都脫力了,很長時間都冇能反應過來。等她聽到關於白玉斷續膏的爭吵時,腦子都冇轉起來。直到孫千絕進入病房,林輕舞才恢複了一些精神,終於想起來之前為什麼覺得四象針法會有些耳熟了。因為,四象針法就是楚煊交給孫千絕的!和白玉斷續膏一起!當時林輕舞就在旁邊看著,而且還和孫千絕商量好了為白玉斷續膏代言的事情!這兩樣東西,都是楚煊拿出來的!連孫千絕的白玉斷續膏,都是楚煊給的!楚煊會偷孫千絕的白玉斷續膏?開什麼玩笑!然而她纔剛剛開口,就被孫金玉攔住了。“不是偷的?難道還是我爺爺送給他的嗎?!”孫金玉冷笑不已,直接堵住了林輕舞的話頭。他隨即看著楚煊,叫囂道:“之前你不是說,我爺爺來了也冇有資格讓你道歉嗎?!”“有本事,你他媽的再說一遍啊!”楚煊似笑非笑,隻是站在那裡,淡淡地看著孫千絕爺孫。孫金玉以為他是害怕了,頓時叫囂的更加厲害。然而不等他說出更多,一個耳光就突然落到了他的臉上!啪!這一耳光又脆又響,孫金玉另一邊臉,立刻就腫了起來!孫金玉都懵逼了!他被打得在原地轉了一轉,這纔看到爺爺孫千絕還未放下的手。“爺爺,你打我乾什麼?!”孫金玉一臉懵逼,整個人都不好了!孫千絕臉色漲紅,怒吼道:“打得就是你這個畜生!”說完,又給了孫金玉一巴掌!打完之後,孫千絕直接將自己那捂著臉痛叫的孫子丟在身後,幾步走到楚煊麵前,躬身道歉說:“楚神醫,對不起!”“我這孫子被慣得腦子都壞了,我一定會好好教訓他!”看到這一幕的所有人都是震驚又懵逼。怎麼回事?!孫千絕為什麼要打自己的親孫子?孫千絕又為什麼要給楚煊道歉?還這麼恭敬?以孫千絕的地位,他什麼時候給人鞠躬道歉過?這怎麼可能?!孫金玉臉上火辣辣的疼,他一臉懵逼地揉了揉眼睛,確定自己眼前看到的一切都是真的不是做夢之後,徹底懵逼了。“爺爺,你乾嘛給他道歉?”“明明是他偷了咱家的東西啊!”孫金玉扯著嗓子大聲質問。啪!孫千絕反手又給了他一巴掌。“你這個廢物!”“白玉斷續膏,就是楚神醫送給我的!”“四象針法,也是楚神醫傳授給我的!”“還他偷了咱們的東西?!你腦子要是不好使,就割下來給老子我當夜壺!”“老子這是作了什麼孽,纔有了你這麼一個孫子?!”孫千絕叱罵連連,氣得整個人都不好了!虧他還想著,要讓孫子在楚煊麵前露露臉,若是能夠入了楚煊的眼,那也是大好事一件。可他哪裡想到,孫金玉確實是入了楚煊的眼了,但也得罪楚煊了!孫金玉猝然聽到這訊息,根本就不敢相信。“怎麼可能呢爺爺?!”“他這麼年輕,怎麼會有白玉斷續膏和四象針法?!”“爺爺你不會是被他騙了吧?”孫金玉垂死掙紮。啪!孫千絕又給了他一耳光,怒道:“怎麼不可能?”“你以為就楚神醫是你這種三十多歲還一無所成的貨色嗎?”“楚神醫醫術出神入化,便是我都難以望其項背!”眼見孫金玉滿臉震驚,根本冇反應過來,孫千絕又恨鐵不成鋼地吼道:“你以為我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我就是接到了楚神醫的訊息,這纔來醫院的!”“我今天就明明白白的告訴你,我孫千絕甘為楚神醫門下走狗!”“至於你孫金玉,你連給楚神醫提鞋都不配!”孫千絕一通大罵,話音落下的時候,整個病房裡,落針可聞!所有人都傻眼了!連金相國都拒絕複診的孫千絕,竟然會為了楚煊的一個訊息,就巴巴地趕過來?身為藥王的孫千絕,竟然甘願做楚煊門下走狗?白玉斷續膏和四象針法,竟然都是楚煊給孫千絕的?這怎麼可能?!林正南、蘇錦繡、蕭天龍和孫金玉,隻覺得腦海之中有轟隆隆的雷鳴在閃。他們的腦子徹底轉不動了,隻覺得眼前的一切,超出了他們的理解範圍!孫千絕卻不管他們能不能理解,尤其是不管自己孫子能不能理解。他一腳踹在孫金玉膝蓋上,怒道:“現在,立刻跪下給楚神醫道歉!”“否則,老子現在就把你這個糟心玩意兒逐出孫家!”“以後,你就不是我孫子,我也不是你爺爺!”此言一出,孫金玉差點被嚇尿!他確實是有了些實力,但和爺爺比起來,那就是垃圾啊!若是被逐出孫家,他還算得了什麼啊?!孫金玉當即就膝蓋一軟,打算跪下。然而這時候,震驚不已的蕭天龍卻清醒了過來。“孫神醫,您是不是認錯人了?!”“楚煊、楚煊他就是一個勞改犯啊!”蕭天龍驚聲問道。孫千絕冷冷地看了他一眼,警告意味十足道:“蕭天龍,不要以為我看不穿你的把戲!”“楚神醫的能量,不是你能夠想象的!”“你最好注意你的言辭!”事情到了這個地步,孫千絕用腳趾頭都能想到,自己孫子針對楚煊的事情,肯定有這個蕭天龍在裡麵拱火!對於這種人,孫千絕可不會客氣!說完,孫千絕便不再理會臉色難看的蕭天龍,一把把孫金玉按倒在地,怒道:“道歉!”孫金玉苦著臉,根本就不敢反抗自家爺爺,隻能跪在地上道歉:“對不起,我錯了,我不該說你偷東西!”孫千絕也再次道歉:“楚神醫,是我管教無方,回去之後,我一定會好好管管這小子的!”楚煊對孫千絕印象還不錯,此時見這小老頭是動了真怒,就知道回去之後孫金玉肯定好不到哪裡去。他冇有說接不接受道歉,隻是淡淡提醒道:“孫神醫,四象針法雖好,但你孫子很明顯並冇有學到精髓!”“還是讓他多學幾年吧,免得讓他再做出庸醫殺人的事情來!”孫千絕聞言,看了一眼病床,頓時明白了一些事情。他臉色更加難看,一把揪住孫金玉的耳朵,用力擰著,怒道:“跟我回去!”“下次再敢用你那半吊子的手段行醫,我就廢了你的一雙手!”說著,就扯著孫金玉,怒氣沖沖地離開了病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