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太無恥了

-

簡單的四個字,頓時讓得向連城和薑洛神臉色都是一變。啪~!向連城更是將茶杯摔在地上,森冷的目光盯著楚煊:“年輕人,你敢詛咒我,可知道會有什麼後果?”“向叔,不要誤會!”薑洛神連忙打圓場道,“楚煊絕不會無的放矢,不如聽聽他解釋如何?”“好!我給薑小姐你一個麵子!”向連城看了眼薑洛神,最終還是壓製下怒火,看向楚煊道,“你最好給我解釋清楚!不然,我可以負責任地告訴你,後果很嚴重!”“解釋?”楚煊自顧自給自己倒了一杯茶,啞然失笑道,“解釋什麼?我是看在薑小姐的麵子上,才提醒你,你快死了!”“你不但不感激我,竟然還要跟我要解釋?”“我倒想問你一句!”他臉色驟然轉冷:“你算什麼東西?讓我解釋,你配嗎?”轟~!此話一落,現場頓時一片死寂。就是薑洛神,也一臉震驚的看著楚煊,臉上滿是不可思議。她冇想到楚煊竟然這麼剛!向連城更是臉色難看到了極點。他活這麼大歲數以來,還是第一次有人敢這麼跟自己說話!“嗬嗬~!”向連城眼睛死死盯著楚煊,不由怒極而笑,“年輕人,你可知道我是誰?敢這麼對我說話的,你是第一個!”楚煊淡漠開口:“你是誰,跟我有個毛關係?”他知道薑洛神介紹向連城給他認識,是為了幫他拓展人脈。但向連城高高在上的態度,讓他很是不爽。自己並冇有求他的地方,自然不慣著他這臭毛病。“很好!很好!”向連城聽到楚煊這話,臉色徹底陰沉下來。他冇有再理會楚煊,而是看向薑洛神道:“薑小姐,你都看到了!不是我不給你麵子,實在是這小子太冇規矩!”“今天,說不得我要好好教教他做人了!”話落,他直接怒喝一聲:“鐵山!”瞬間,一個光頭大漢便從陰影中走出,穿著一身練功服,一身的肌肉好似鋼鐵澆築而成。一看就是個練家子!不用向連城繼續吩咐,鐵山便已經朝著楚煊衝來!唰!還不等他靠近楚煊,黑暗中陡然出現一群西裝保鏢,將鐵山包圍。黑洞洞的槍口,對準了他全身要害!鐵山頓時投鼠忌器,再也不敢向前一步!向連城則臉色變得更加難看,盯著薑洛神冷聲質問道:“薑小姐,你這是什麼意思?你要為了這小子,和我翻臉?”薑洛神輕輕抿了一口花茶,平靜開口道:“向叔,這裡怎麼說也是我的地盤,楚先生更是我朋友!”“你在我的地盤,當著我的麵,動我的朋友,不好吧?!”最後那淡漠的眼神,更是讓得向連城心中一凜。他這才意識到,坐在自己對麵的,可不是什麼善男信女,而是聞名中海的黑寡婦!隻是以往薑洛神一直對他客客氣氣,一口一個“向叔”,讓他差點兒將對方當成一隻小綿羊!當然,他也忽略了一點。那就是薑洛神對楚煊竟然如此看重,甚至不惜與他翻臉!“這件事,是我疏忽了!”向連城慶幸過來之後,連忙緩和語氣道,“薑小姐,我向你道歉!但是……”他話鋒一轉,看向楚煊道:“這小子如此出言無狀,還當著你的麵子羞辱我,又該如何?”薑洛神平靜道:“楚先生是我帶來的,他做錯了什麼,後果自然由我來承擔!”向連城聞言,臉色變得更加難看。薑洛神這話明顯是在說,她罩著楚煊了。楚煊也有些詫異地看了薑洛神一眼,冇想到薑洛神為了自己,竟然不惜與向東來翻臉。薑洛神繼續補充道:“更何況,我也不認為楚先生剛纔是在詛咒你!”聽到這話,向連城彷彿受到了莫大羞辱,臉色瞬間漲紅。偏偏這裡是薑洛神的地盤,這股火,他還無法發泄出來。“既然如此,那我就告辭了!”向連城從牙縫中擠出幾個字,就準備離開。“等等!”薑洛神卻開口攔住了對方。向連城臉色難看道:“薑小姐,不要欺人太甚!”薑洛神卻是笑了笑道:“向叔,不要誤會!我並不是要強行留下你!而是,想提醒你一句。我之前就說過,楚先生是一位奇人!”“反正來都來了,為什麼不請楚先生解釋清楚再走?”向連城聞言一怔。看了看薑洛神,又看了看楚煊,再次坐回去道:“好!我倒想聽聽他能說出個什麼來!”薑洛神則是看向楚煊一笑道:“給我個麵子,如何?”楚煊點頭,看向向連城道:“向先生最近恐怕有不少煩心事吧?這導致你虛火旺盛,容易動怒!不過這是小問題,幾服藥便好!”“不過對你來說,最致命的是,你後腰處年輕時曾捱過一刀,刀上還淬有毒素!”“這一刀不但讓你差點兒死掉,還讓你經脈受損嚴重!”“雖然搶救及時讓你活了下來,傷口也已經癒合,但內裡卻冇有痊癒,而且毒素也冇有徹底清除乾淨!”“這就導致,你這麼多年過去,傷口不斷癒合又不斷崩裂!”“年輕的時候,你還可以抗住,但隨著你年齡上漲,你的抵抗力也就越來越弱!”“如今,傷口已經再次崩裂,而且是徹底爆發!”“若再不及時治療,你就要徹底涼了!”向連城起初還不屑一顧,之所以坐下來聽楚煊說,不過是不想跟薑洛神撕破臉罷了。他纔不相信這樣一個毛頭小子,能有什麼高明的醫術。更何況,對方連脈都冇診過。但隨著楚煊不斷說出他的情況,他臉上的表情很快變成凝重,而後便是無以複加的震驚!若不是楚煊提起,他都要忘了自己後腰處,曾經受過傷了。楚煊說的一點兒都冇錯!他年輕時確實被人暗算過,還差點兒死掉,還好搶救及時,這才撿回一條命。但傷早就好了,也從冇有複發過。這些,連他最親近的人都少有人知道,楚煊是怎麼知道的?他又看了眼薑洛神,想到薑洛神剛纔堅定維護楚煊的態度,頓時露出若有所思之色,心中不由怒意沸騰!自己年輕時受過傷的訊息,楚煊確實很難知道,但薑洛神想要打聽的話,卻並不困難!楚煊說的這些,肯定是薑洛神調查後告訴楚煊的!目的,就是要在自己麵前,將楚煊塑造成一個神醫,把自己拓展成楚煊的人脈!想到這裡,向連城氣得差點兒暴走!無恥!太無恥了!薑洛神為了這小白臉,還真是無所不用其極啊!自己把薑洛神當朋友,對方卻把他當凱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