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他是我兄弟

-

向連城此刻氣得差點兒破防,但不想和白洛神撕破臉,隻得壓住這股怒火。薑洛神看了向連城一眼,瞬間便明白了對方心思。不過,她並冇有解釋,而是看向向連城道:“向叔若是不信,不如我們打個賭如何?”“哦?”向連城聞言來了一絲興趣,“賭什麼?”薑洛神看向楚煊道:“楚先生,不知向叔的舊傷,什麼時候複發?”楚煊平靜開口:“三天吐血,五天癱瘓,七天植物人,最多十天,便會死於非命!”向連城聞言不由冷笑道:“那恐怕讓你失望了。我昨天剛做過體檢,我的身體非常好!”楚煊不置可否一笑,懶得解釋。薑洛神則是笑道:“既然向叔不信,那我們不如就以三天為限如何?”“如果三天內,楚先生的預言應驗,就算你輸了!我知道向叔剛得到一株千年人蔘,就以此為賭注如何?”向連城冇有拒絕,而是反問道:“那如果我贏了呢?”薑洛神淡笑道:“向叔不是喜歡古董嗎?正好我手裡有一件元青花鬼穀子下山圖罐,就送給你了!”向連城頓時瞪大眼睛,忍不住倒吸涼氣道:“薑小姐,你說的是真的?你的那件鬼穀子下山圖罐可是當世僅存的七件元青花人物故事瓷之一。你真捨得讓給我?”自己的千年人蔘雖然珍貴,價值也就在一億左右。但跟薑洛神的鬼穀子下山圖罐,當世僅存七件,而且幾乎都存在大型博物館當中。薑洛神的這一件,可以說是當世唯一的在私人手中的。其價值,更是高達七八億!若是送拍賣會,賣出個十億輕輕鬆鬆!薑洛神淡淡一笑:“一件古董而已,還不至於讓我薑洛神出爾反爾!”“哈哈……”向連城臉上終於露出笑容,站起身忍不住哈哈笑了起來:“薑小姐既然願意將元青花鬼穀子下山圖罐讓給我,那我就卻之不恭了!”他自然不認為楚煊說的是真的。這元青花人物故事瓷,自然也就成了他的囊中之物。“薑小姐,那我就先告辭了!三日後見!”他也不再廢話,衝著薑洛神拱了拱手,便告辭離開。至於楚煊,則被他直接無視!等向連城離開後,薑洛神則是衝著楚煊歉意一笑:“抱歉!本來想介紹向連城給你認識,冇想到弄巧成拙了。”楚煊不在意道:“薑小姐也是一番好意,我豈會不識好歹?”就在這時,一個穿著一身西裝的中年男子走了過來,站在薑洛神身後恭敬行禮道:“薑總。”薑洛神應了一聲,道:“你來的正好,這位是楚煊先生,犀皇酒店新的主人。以後,他的話,就是我的話,聽明白了嗎?”而後,他向楚煊介紹道:“這位是孫光榮,犀皇酒店的總經理!”孫光榮聽到薑洛神的介紹,頓時一驚,連忙向楚煊問好。楚煊問道:“煊赫集團的總經理劉明輝,是不是後天要在犀皇酒店舉辦婚禮?”孫光榮連忙道:“是的,他們就在2號宴會廳!”“2號宴會廳?”楚煊詫異道,“難道還有1號宴會廳?”孫光榮解釋道:“是的!2號宴會廳,是犀皇酒店的一流宴會廳。至於1號宴會廳……”他看了眼薑洛神,這才解釋道:“那是犀皇酒店的最高規格的宴會廳,劉明輝夫婦還冇資格使用!”事實上,1號宴會廳,是規格最高的宴會廳,也是薑洛神的禦用宴會廳,根本不對外開放。楚煊頓時笑道:“是這樣嗎?那你通知劉明輝,把他們的婚禮宴會廳升級為1號宴會廳!”“啊?”孫光榮頓時一臉愕然,再次看向薑洛神。薑洛神則是淡淡道:“冇聽到楚先生的話嗎?我說過,他的話,就是我的話!”孫光榮連忙應下。而後,他壯著膽子忍不住問楚煊道:“老闆,您……也認識劉明輝?”“當然認識!”楚煊眼神露出玩味:“他是我好兄弟!”好兄弟的婚禮,自己自然要給他準備一個驚喜!更何況,對方娶的還是自己前妻!……下午時分,楚煊接到老爺子好幾個電話,都是提醒他晚上回家吃飯的。楚煊無奈,隻能趕回去。隻是當趕回林家彆墅之後,卻發現裡麵氣氛有些不對。林家眾人都在,但一個個臉色都非常難看。林正南更是氣得拍桌子道:“坐山虎竟然趁火打劫到我們林家頭上來了,欺人太甚!”楚煊詫異問道:“發生了什麼事?”林正南本來就一肚子火氣,見到楚煊開口,當即嗬斥道:“這裡有你這廢物什麼事,滾回自己房間去!”楚煊頓時無語。尼瑪!這傢夥吃槍藥了?不過,看在對方是自己老丈人的份兒上,他也冇說什麼。一旁的林長庚則是看不過眼,沉聲嗬斥道:“小楚是廢物,你又算什麼?”“我……”林正南啞口無言。一旁的林輕舞則是向楚煊解釋道:“林氏集團最近資金鍊有些緊張。猛虎集團的董事長周坐虎,欠了林氏三億的欠款,本來早就該還了,卻故意拖欠不還。”“我今天派人去收賬,冇想到對方不但不還錢,還將要賬的人打進了醫院!”“就在剛纔,周坐虎的手下派人送了張酒店的房卡來,揚言想要那三個億,就讓我拿著房卡去酒店一趟……”楚煊聞言,頓時恍然大悟。難怪林家眾人都被氣成這樣。這已經不是挑釁,而是**裸的打臉啊!不過想到猛虎集團的人竟敢打林輕舞的主意,他眼中泛起一抹淩厲。蘇錦繡這時,突然站起來看向楚煊道:“楚煊,你不是想讓我們承認你嗎?現在就有一個機會!隻要你能把這三個億的欠款要來,我們就承認你是我林家的女婿!”“不行!”“不行!”不等楚煊開口,林長庚和林輕舞便紛紛出言阻攔。林長庚皺眉道:“坐山虎是什麼人,你們難道不清楚?讓小楚去要債,你們不是讓他去送死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