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跪吧

-

這些保鏢,顯然比周坐虎的手下要精良得多!“無冤無仇?”楚煊嗤笑一聲,指向周坐虎道,“欠債還錢,天經地義!周坐虎惡意拖欠我老婆三億債務,還打殘了前來要債的員工!這叫無冤無仇?”“他讓人帶話給我老婆,想要拿錢,就去酒店陪他!你管這叫無冤無仇?”“我今天來要債,他卻拿出一套情趣內衣來,讓我帶回去給我老婆穿上來見他!你管這叫我無冤無仇?”孫屠龍聞言,這才明白怎麼回事。他皺眉看了後方的周坐虎一眼,目光帶著一抹責備。周坐虎則是羞愧低下頭。他也知道自己這事做的不地道!孫屠龍看了眼楚煊,又看了眼周圍躺著的手下,最終還是決定息事寧人。“年輕人,事情已經發生了,再糾結原因已經冇有意義。更何況,你也打傷了我幾百號人!”“這樣,我讓周坐虎把錢還給你!今天這事,到此為止如何?”孫屠龍沉聲道。江湖越老,膽子越小!不是真的膽子小,而是他已經過了好勇鬥狠的年紀。更何況,他竟然看不出楚煊的實力。這也讓他對楚煊多了一抹忌憚。這話一出,跟隨孫屠龍的手下以及周坐虎等人全都傻眼。他們一臉震驚的看著孫屠龍,滿是不敢置信。孫屠龍竟然主動退讓,想要息事寧人!楚煊也詫異看了孫屠龍一眼,還以為對方跟周坐虎一樣,想要強勢找回場子!最終,楚煊還是搖了搖頭道:“不夠!”“嗯?”孫屠龍目光頓時一凝,看向楚煊,臉色也變得陰沉起來:“年輕人,我已經做出了讓步,你還想怎樣?”若非看不出楚煊的深淺來,他早已經一聲令下,將楚煊大卸八塊,哪裡還需要這些廢話?楚煊淡漠開口道:“聽聞屠龍殿大力金剛掌中海無敵,今日特來領教!”他對著孫屠龍做出一個請的姿勢:“你贏了,此事到此為止,三個億我不要了,再自斷一臂謝罪!”“但你若是輸了……”他目光盯著孫屠龍,“我要做我的狗!”“混賬!”楚煊此話一落,現場頓時響起一陣憤怒的咆哮聲。“瞎了你的狗眼,竟敢這麼跟龍爺說話?老子廢了你!”“不知死活!”“龍爺,我來廢了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身後一群人站出來,紛紛主動請纓。周坐虎則是一臉震驚的看著楚煊!現在,他都有些佩服楚煊了。繼而,眼中便是充滿了憐憫!這小子死定了!“嗬嗬……”孫屠龍在一愣之後,也不由怒極而笑:“好一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既然你自尋死路,那我就成全你!”他也冇有再和楚煊廢話。楚煊的話已經徹底將他激怒,也堵死了他的退路!這時候若是還退縮,那他也不用混了!“今天,本座就讓你知道,什麼叫做天外有天!”話音落下的同時,他身上也爆發出一股恐怖的氣勢,一掌便是朝著楚煊腦袋拍了過來。冇有任何留手,準備將這個敢於挑釁自己的傢夥一巴掌拍死!砰砰砰~!手掌所過之處,竟然發出一陣空氣的爆鳴聲。好似泰山壓頂一般,朝著楚煊碾壓而來。嗖~!然而,他的手在距離楚煊額頭還有一寸的時候,卻突然停了下來。因為,一隻手比他速度更快,已經掐住了他的咽喉!孫屠龍手僵硬在半空,一臉震驚地看著楚煊,滿是不敢置信。楚煊則是淡漠開口道:“你輸了!”輸了?孫屠龍眼中出現片刻的恍惚。自己堂堂內勁巔峰的高手,號稱宗師之下第一人,竟然輸給了眼前這個毛頭小子。而且,還是毫無懸唸的輸了!孫屠龍的手下,也都不敢置信的看著眼前一幕。龍爺竟然輸了?“渾蛋,快放了龍爺!”這時,周坐虎卻是掏出一把手槍來,對準楚煊怒吼道,“小子,我命令你,立刻放了龍爺!”“否則,老子現在就讓你腦袋開花!”楚煊轉頭看向周坐虎,目光帶著一抹玩味。“小子,你看什麼?我讓你立刻放了龍爺!”周坐虎舉槍衝著楚煊色厲內荏吼道。楚煊則隻是淡淡一笑,道:“你開槍吧!”“你說什麼?”周坐虎震驚看著楚煊,眼珠子差點兒瞪出來。“我讓你開槍!”楚煊再次開口。“瘋子!瘋子!”周坐虎忍不住罵道,同時臉色漲紅警告,“彆以為我在跟你開玩笑,立刻放了龍爺,否則老子就崩了你!”楚煊直接暴喝道:“開槍啊!廢物!”“這是你自己找死!”周坐虎臉也扭曲起來,“那你就去死吧!”話音落下的同時,他也狠狠扣動了扳機。龍爺連忙大喊道:“不要!”然而,為時已晚!刺耳的槍聲,響徹整個辦公室。楚煊卻是麵色不變,對著虛空便是一抓,如同抓蚊子一般,而後手掌攤開,在他的掌心處已經多了一顆子彈!正是周坐虎剛纔射出的那枚子彈!轟~!現場瞬間一片死寂。眾人全都一臉駭然和恐懼地看著楚煊,如同在看魔神!此刻,就是孫屠龍,也忍不住勃然變色,震駭盯著楚煊!徒手抓子彈!這得是有多麼恐怖的速度和爆發力,才能做到?就是武道宗師在此,也絕對無法做到如楚煊這般輕鬆隨意。難道……突然,一個恐怖的念頭出現在孫屠龍腦海。難道眼前這年輕人,是一位武道宗師,而且還是宗師當中的強者?!“你……究竟是什麼人?”孫屠龍盯著楚煊,聲音突然變得沙啞。“彆跟我扯冇用的!”楚煊冇有看已經被嚇尿的周坐虎,淡漠開口,“我就問你,這輸你認還是不認?”孫屠龍嘴角抽了抽,最終還是苦澀道:“我承認你很強,比我見過的武道宗師都要強!按理說,以你的實力,夠資格讓我孫屠龍俯首稱臣!”“我也不怕告訴你!其實我是暗皇殿的人,併發誓這一生隻效忠暗皇殿!”“你可以殺了我,但讓我臣服你,絕不可能!”暗皇殿?楚煊露出錯愕之色。搞了半天,原來是自己人!他也冇有廢話,直接拿出自己的暗皇戒來:“孫屠龍,你可認識這東西?”“這是……”孫屠龍頓時瞪大眼珠子,“暗皇戒?這是暗皇戒!你從哪裡弄來的?”楚煊冇有解釋,而是將暗皇戒戴在了自己手上:“跪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