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見麵禮

-

孫屠龍並冇有立刻跪下,而是仔細端詳著楚煊戴在手上暗皇戒。而後,他眼珠子再次瞪圓!竟然是真的!楚煊戴著的戒指,正是暗皇戒!“這怎麼可能?”孫屠龍忍不住驚呼。暗皇戒,可是暗皇殿殿主的象征,隻有殿主纔有資格佩戴。如今竟然在楚煊手裡。那豈不是說……眼前這年輕人,就是新任的暗皇殿之主?楚煊盯著孫屠龍,冷聲開口:“你既然知道暗皇戒,便應該意味著什麼!現在我問你,跪還是不跪?”“什麼暗皇戒,不就是一個破戒指嗎?”一旁的周坐虎忍不住冷笑道,“指望拿一枚破戒指,就讓龍爺下跪?小子,腦子被驢踢了嗎?”“住口!”孫屠龍陡然暴喝一聲,一腳將周坐虎踢飛出去:“狗一樣的東西!誰給你的膽子,敢這麼對殿主說話?”而後,他撲通一聲便跪在了楚煊麵前:“孫屠龍拜見殿主!”轟~!現場一片死寂。眾人看著跪在楚煊麵前的孫屠龍,一個個大張著嘴,震驚到了無以複加的地步!跪了!堂堂龍爺,連中海各大豪門都不敢招惹的屠龍殿殿主,竟然向楚煊下跪了!“很好!”楚煊把玩著暗皇戒,對於孫屠龍的態度很是滿意。他本以為,孫屠龍還會掙紮一下,或是不捨手中的權勢,裝作不承認自己的身份。冇想到孫屠龍這麼識時務。“從今天開始,你就是我的人了!”“很快,你就會明白,你今天的選擇是多麼正確!”說著,他站起身,不急不緩的來到孫屠龍麵前,“看在你這麼識趣的份兒上,就送你一份見麵禮好了!”而後,他腳下猛然發力。頓時,一股巨力便是自地麵爆發,將跪在地上的孫屠龍震得站了起來。還不等他反應過來,楚煊的巴掌已經招呼過來。啪啪啪~!楚煊接連幾個巴掌拍在孫屠龍身上的幾處重要穴位上。孫屠龍想要躲閃都來不及,隻感覺身體彷彿要爆炸一般,體內的骨骼更是發出哢哢的撞擊聲,一股深入骨髓的刺痛瞬間襲遍全身。“啊……”孫屠龍忍不住仰天發出一聲憤怒的咆哮。轟~!伴隨著一聲巨響。一股恐怖的威壓,也是自其身上爆發而出,好似海嘯一般席捲全場!靠近孫屠龍的保鏢,在這股威壓的衝擊之下,一個個就好像是被炮彈擊中一般,紛紛倒飛出去!孫屠龍臉上的痛苦之色則是儘去,反而露出一抹狂喜!他伸手對著旁邊的金絲楠木辦公桌便是一按。看起來並冇有多大力氣。然而,那辦公桌卻是轟隆一聲,被震成了一堆碎渣!“勁氣外放!我成武道宗師了?”孫屠龍看著自己的手,臉上滿是震驚和不敢置信,還夾雜著狂喜,“哈哈,我竟然真的成為武道宗師了!”他是內勁巔峰的高手,距離化境宗師不過隻有一步之遙!但就是這一步之遙,足足卡了他二十年!在外人眼中,他是什麼宗師之下第一人,中海第一高手!但隻有他自己知道,自己和宗師之間的差距,究竟有多麼大。宗師之下皆螻蟻!哪怕是他這個內勁巔峰的高手,在武道宗師眼中,也不過是大一點兒的螻蟻罷了!隻有成為武道宗師,才能成為人上人!如今,他也終於邁出了這一步!周坐虎以及孫屠龍的保鏢們,則全都看傻眼了。作為孫屠龍的親信,他們自然知道孫屠龍的情況,也知道他卡在宗師瓶頸二十年,想儘了無數辦法都冇能邁出這最後一步!冇想到,楚煊僅僅是幾個巴掌下去,竟然就讓孫屠龍突破成了宗師!孫屠龍此時也反應過來。他撲通一聲,再次跪在楚煊麵前:“孫屠龍多謝殿主大恩!以後,我孫屠龍就是殿主您的一條狗!”這一次,卻是真的服氣了!之前他已經儘量高估了楚煊,認為其是一名武道宗師。冇想到,還是遠遠低估了!僅僅幾個巴掌,就讓能自己突破成為武道宗師,這樣的人,豈是區區武道宗師能比擬的?同時他也意識到,自己遇到了天大的機遇!若是在楚煊崛起之前,能抱住這條大腿,未來他絕對能跟著飛黃騰達!“起來吧!”楚煊做回椅子,淡漠開口,“你的事,等會兒再說!”而後,他的目光落在了周坐虎身上:“現在,是不是該算一算咱們的賬了?”“饒命啊!”周坐虎聽到楚煊這話,便是嚇的雙腿顫抖,慘嚎一聲,直接就跪在了地上“殿主,饒命啊!我知道錯了,我願意坦白!”“我之所以拖欠林氏的三個億,都是王騰出的主意!”“他給了我一千萬,讓我卡著這筆債務不還!林氏最近資金鍊緊張,若是冇這三個億,很可能會陷入絕境!到那時候,王騰再出手,就可以獲得林輕舞的芳心了!”周坐虎為了活命,也不敢再隱瞞,直接說出了真相。“王騰?”楚煊一愣,冇想到這背後竟然這傢夥在搗鬼。孫屠龍也是眼睛狠狠颳了周坐虎一眼。真是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廢物!就因為一千萬,差點兒讓自己也栽進去。要不是楚煊恰巧是暗皇殿的殿主,那他今天怕是也要倒大黴了!“瞎了你的狗眼,竟敢打殿主夫人主意?!來人,把這廢物給我綁了,埋操場裡去!”孫屠龍當即怒喝道。周坐虎頓時嚇尿了,連忙向楚煊求饒道:“殿主,我真的知道錯了!”“求您給我一個活命的機會吧!”“我也願意做您的狗!您讓我咬誰,我就咬誰!汪汪!”孫屠龍低著頭,掃了眼周坐虎!狗入的周坐虎!這特麼是要跟自己搶飯吃啊!楚煊則是似笑非笑看著周坐虎:“你想做我的狗?”周坐虎連忙道:“想!非常想,還請殿主您給我一個機會!殿主,您和龍爺都是大人物,做的都是大事!”“但有些小事和臟事,您和龍爺不便做,我卻可以!”楚煊聽了不由笑起來。不得不說,這傢夥說的,似乎有點道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