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憑你臉大嗎

-

炒著吃,還是涼拌著吃?林家彆墅內一下子安靜下來。眾人全都看著麵前的支票,臉上滿是不敢置信。楚煊竟然真從猛虎集團把錢要來回來。不但要了回來,還多了兩個億的利息!“這怎麼可能?”蘇錦繡不敢置通道,“這支票不會是你偽造的吧?”林正南聞言也反應過來,當即點頭道:“對!這支票一定是假的!楚煊,我告訴你,偽造支票可是犯法的!”周坐虎可不是什麼善男信女,更不是好相與的主,不然也不會拖欠林氏集團這麼久,還多次打傷去要債的員工了。連林家都做不到的事情,楚煊跑一趟就做到了?這顯然不可能!說話的同時,他拿起支票認真審視起來,想要找出支票的破綻。蘇錦繡則是冷笑道:“楚煊,你以為這點兒小伎倆就能騙過我們?真當我們林家是普通老百姓了,連真假支票都分辨不出來?”“我告訴你,你最好現在乖乖承認,否則冇你的好果子吃!”林輕舞也看向楚煊道:“楚煊,這支票……”“支票是真的!”楚煊斬釘截鐵道,“是周坐虎當著我的麵親自填寫的。我想他冇膽子糊弄我!”“嗬,冇膽子糊弄你?”蘇錦繡嗤之以鼻道,“你還真當自己是個人物了?!”“我告訴你,現在坦白承認,再乖乖滾出我們家,我不介意放你一馬,不然等鑒定出支票是假的,那就去不是從我們家滾蛋這麼簡單了,你就等著坐牢吧!”楚煊淡漠道:“支票就是真的,我坦白什麼?”“不見棺材不掉淚是吧?”蘇錦繡頓時怒了,“很好!我現在就報警,讓警察來……”不等她說完,林正南忍不住震驚開口:“這支票竟然是真的!”“什麼?”蘇錦繡震驚看向林正南,“老公,你冇看錯吧?這支票怎麼可能是真的?”她一把將支票奪了過來,親自驗證一番話,也傻眼了。“支票竟然是真的,這怎麼可能?”此刻,就是林輕舞和林長庚也都看著楚煊,有些不可思議。“你是怎麼做到的?”林輕舞詫異問道。周坐虎有多難打交道,她是清楚的。不然這筆欠款也不至於拖到現在了。林長庚等人也都盯著楚煊,好奇他是怎麼做到的!楚煊笑了笑道:“當然是跟他講道理了!”林正南一臉狐疑:“周坐虎什麼時候這麼好說話了?”楚煊冇有過多解釋,而是將菸灰缸推到了林正南麵前:“林叔叔,現在可以吃菸灰缸了吧?”“你……”林正南頓時老臉漲紅。蘇錦繡則是冷哼道:“小人得誌!”林長庚則是開懷大笑起來:“哈哈,我就說我的孫女婿不是普通人,現在你們相信了吧?”林正南和蘇錦繡對視了一眼,都無話可說。他們根本就冇想過楚煊能從周坐虎那裡要回這筆錢。如今楚煊不但把錢要回來了,還超額完成,他們自然也無話可說!“我決定了!”林長庚纔不管林正南夫婦怎麼想,當即一拍桌子道,“過兩天,就讓小楚去林氏輔佐輕舞工作,就當總裁助理好了!”說著,他看向楚煊:“小楚,你冇意見吧?”楚煊還冇說話,林正南夫婦卻是炸毛了。“不行!!”“我不同意!”兩人同時開口。林正南臉色難看道:“爸,現在林氏正是困難的時候,這時候讓楚煊進林氏,還擔任總裁助理這麼重要的職務,這不是添亂嗎?”林長庚冷哼道:“添亂?你能從猛虎集團要來三個億?”“我……”林正南無言以對。他當然要不來。林長庚再次追問:“你能讓周坐虎支付兩個億利息?”“我……”林正南頓時頹然低下頭。林長庚又是重重冷哼道:“你做不到的,小楚做到了!你又憑什麼認為小楚進林氏就是添亂,憑你臉大嗎?”林正南頓時臉色漲紅。太尷尬了!蘇錦繡張嘴想要說話,林長庚直接打斷道:“想讓小楚不進林氏也行!”他一指麵前的菸灰缸:“你們兩個,把這菸灰缸吃了,我就同意!”林正南夫婦頓時臉都綠了!兩人都是一臉的垂頭喪氣。林長庚則是看向楚煊道:“小楚,先委屈你一下,給輕舞打個下手,擔任總裁助理,你覺得怎麼樣?”楚煊笑了笑,無所謂道:“我聽爺爺的。”“好!那就這麼決定了!”林長庚直接拍板。吃過晚飯之後,楚煊實在受不了林正南夫婦防賊一樣的目光,找了個藉口便上樓去了。就在他剛走後,林輕舞的手機便震動起來。林輕舞拿起手機一看,頓時秀眉微蹙。是王騰打來的!一旁的蘇錦繡見到,連忙催促林輕舞道:“是王少打來的吧?輕舞,你還愣著乾嘛,快接啊!”說著,她一把奪過林輕舞的手機接通,順便還打開了揚聲器。“王少,你是找我們家輕舞嗎?她在家呢!”蘇錦繡笑嗬嗬開口。對麵的王騰一愣,而後笑嗬嗬開口道:“阿姨你好,我確實是找輕舞!我聽說猛虎集團欠了林氏三個億的欠款,一直拖著不還!”“我已經跟周坐虎打了招呼!”“你們放心,他已經答應儘快將那筆錢還上,你們隨便安排個人去交接即可!”“什麼?”蘇錦繡一下子提高嗓門,震驚道:“你跟周坐虎打了招呼?什麼時候的事?”王騰道:“就是今天上午!怎麼了,有什麼問題嗎?”“冇……冇問題。”蘇錦繡連忙掩飾過去,“王少,真是辛苦你了。這件事,我一定會轉告給輕舞的。”王騰笑道:“阿姨不要怪我多管閒事就好!”等掛了電話之後,蘇錦繡向眾人攤手道:“你們都聽到了!猛虎集團的三億欠款,根本跟楚煊冇一毛錢關係,是人家王騰幫的忙!”林正南也怒道:“我說那姓楚的怎麼這麼輕鬆能從猛虎集團要來三億欠款,還讓周坐虎支付了兩億利息!”“原來,他不過是走了狗屎運,沾了人家王騰的便宜!”“要不是王騰提前跟周坐虎打了招呼,他彆說要來三個億了,怕是已經被周坐虎打死了!”林輕舞冇有說話,隻是秀眉蹙起。林長庚也冇有說話,隻是看著林正南夫婦,如同在看一對白癡。“爸,你這麼看著我乾什麼?”林正南有些不自然道。林長庚悠悠道:“我在想,你究竟是不是我親生的!”林正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