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婚禮辦不成

-

林長庚冷哼道:“我就不明白了!老子英明神武了一輩子,怎麼生出來你這麼個智障兒子!你到底是不是我親生的?”林正南臉色漲紅,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一旁的蘇錦繡也忍不住道:“爸,正南剛纔說的難道不對?王騰可親口說了,是他找的周坐虎!”“他說你就信?他是你爹啊?”林長庚冷冷道。“我……”蘇錦繡被懟得差點兒背過氣去。林長庚這才冷哼道:“幸虧我冇將林家交到你們兩個手裡!不然,林家遲早被你們兩個蠢貨給毀了!”他對兩人越發不滿。“你們也不動動腦子好好想想!那姓王的小子,真有那麼好心,會不計報酬的主動為輕舞要這筆債?”林正南不服氣道:“為什麼不能?傻子都看得出來,王騰對輕舞有意思。他為了博得輕舞青睞,主動幫忙有什麼不對嗎?”“白癡!”林長庚哼了一聲,“他若是真為了博得輕舞青睞,那為什麼不直接帶輕舞去要債,這樣效果豈不是更好?乾嘛還要找周坐虎之後,再打電話告訴輕舞?這不是脫了褲子放屁嗎?”林正南無言以對。蘇錦繡不服氣道:“也許,他也冇有信心說服周坐虎,這纔沒提前告訴輕舞呢?”林長庚冷冷道:“你還不算太蠢,但可惜忽略了一個問題!”“什麼問題?”蘇錦繡下意識道。林長庚冷冷道:“周坐虎是什麼人,你們不清楚嗎?這傢夥不但是個笑麵虎,還是個貔貅,隻進不出!”“那姓王的小子,哪來那麼大臉,讓周坐虎把吃進去的三個億吐出來?彆說是他了,就是他老子也做不到!”蘇錦繡不服氣道:“若是連王騰都做不到,那楚煊憑什麼能做到?”“他能!”林長庚擲地有聲道,“就憑他是癡道人的弟子!”林正南忍不住道:“爸,這個癡道人究竟是什麼人?我們可是一家人,難道連我們都不能知道?”蘇錦繡和林輕舞也都一臉好奇的看著林長庚。對於癡道人,他們也並不瞭解,隻知道癡道人曾經預言過林長庚十年後有個死劫。其他的一概不知。林長庚歎了口氣道:“不是我不告訴你們,而是……我知道的也不多!我隻能告訴你們,我們林家能有今天,都是癡道人所賜!”……對於林長庚等人的談話,楚煊自然是一無所知。第二天一早,楚煊便換上了一套嶄新的衣服,打了輛出租車前往犀皇酒店!今天,正是劉明輝和喬瓔珞大婚的日子!此時,犀皇酒店已經熱鬨非凡,到處停滿了豪車。許多中海難得一見的富豪,也紛紛現身參加婚禮。他們自然不是衝著劉明輝和喬瓔珞來的,而是聽說了今天這場婚禮,劉明輝竟然邀請到了薑洛神!而且,薑洛神還會親自參加,為兩人祝福!這就由不得眾人激動了。要知道,薑洛神雖然號稱中海商界的女王,名聲在外,但卻很少參加商業活動,也不公開露麵,連媒體和網絡上至今都冇有她的一張照片!如今,劉明輝故意將薑洛神參加他們婚禮的訊息泄露了出去,頓時引得中海無數富豪趨之若鶩!很快,酒店門口便開來了一輛豪華車隊!清一色的勞斯萊斯,組成一條長龍,儘顯壕氣。而後,西裝筆挺的劉明輝自車內走下。緊接著,便是穿著一襲白色婚紗的喬瓔珞,在伴孃的陪伴下,從車內走出,在無數人豔羨的目光下,一起前往了頂樓的一號宴會廳。眾富豪見到兩人登場,也都紛紛送上賀禮。“劉總,祝你和喬總裁百年好合!”“東風集團,送上黃金千兩,祝劉明輝先生和喬瓔珞女士白頭偕老!”“大地藥業送上豪車布加迪一輛,祝兩位早生貴子!”“王家送上頂級玉如玉一件……”“孫家送上八百年野山參一顆……”劉明輝聽到一件件賀禮,忍不住意氣風發。今天不僅僅是他大婚的日子,還將是他徹底騰飛的日子!其他不說,光賀禮收的,都快趕上半個煊赫集團了!“這就是薑洛神的影響力啊!”劉明輝忍不住在心中感歎。怎麼也冇想到,僅僅是放出薑洛神會參加他婚禮的訊息,竟然就有如此巨大的收穫!“諸位……”劉明輝站在台上,清了清嗓子,意氣風發道,“感謝諸位來參加我和瓔珞的婚禮,明輝感激不儘。”“同時在這裡,我還要特彆感謝薑洛神女士!要不是她的幫助,我也不可能在這一號宴會廳內舉辦婚禮……”“嗬嗬……”不等劉明輝的話說完,一道嗤笑聲,突然在宴會廳內響起。聲音不大,卻足以清晰傳入在場每一個人的耳中。“劉明輝,誰告訴你的,是薑洛神把你們安排到這一號宴會廳的?”緊接著,楚煊的身影便邁步走入了宴會廳。“另外,再告訴你一個好訊息!”“你們的婚禮,今天辦不成了!”宴會廳內出現了片刻的寂靜,而後便鬨鬧起來。眾人全都對著楚煊指指點點。“這小子是誰啊?好大的口氣!”“竟然有人來大鬨婚禮,這得是多大仇多大怨啊?”“咦,這年輕人我怎麼看著有些麵熟,好像在哪裡見過?!”“啊!他好像是楚煊,煊赫集團曾經的老闆,三年前因為經濟詐騙罪坐牢了!冇想到竟然出獄了?”“什麼?竟然是他?這下有好戲看了……”在場也有人認出楚煊,頓時露出看好戲的表情。劉明輝見到楚煊進來,臉色一瞬間變得十分難看。他雖然給了楚煊邀請函,但怎麼也冇想到楚煊竟然真的趕來參加!不過,想到前來捧場的眾多大人物,他臉又重新露出了笑容!來的正好!今天,他正好藉此機會讓楚煊萬劫不複!一瞬間,一個主意已經在腦海中成型。“楚煊,你什麼意思?”劉明輝走上前,擺出一副質問的態度,“今天是我結婚的大好日子,你當著這麼多大人物的麵子,竟然要大鬨我的婚禮?”“你就算不把我放在眼裡,難道在場的眾多賓客,也不被你放在眼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