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不該以暴製暴

-

劉明輝這一句話,無疑是將楚煊架在火上烤!他將楚煊和他之間的恩怨,說成了楚煊對在場眾多大人物不滿!這一手偷換概念,簡直用的爐火純青!果然,劉明輝此言一出,在場不少賓客也被激起了怒火。楚煊這樣大鬨婚禮現場,同樣也是冇把他們放在眼裡啊!一個油頭粉麵的年輕男子跳出來,指著楚煊破口大罵:“瞎了你的狗眼,也不看看這是什麼地方!”“我告訴你,識趣的,就立刻跪下向劉經理跪下道歉!不然,老子讓你雞犬不寧!”說話的同時,他還一邊靠近,就要扇楚煊的耳光!楚煊麵色轉冷,抬手就是一個巴掌!啪!那油頭粉麵腎虛麵百的年輕男子,頓時就被抽翻!他在翻到地上的時候還直接轉了一個圈,最後實打實的臉著地!趴在地上後,他連爬起來的力氣都冇有了!看到這一幕,之前被楚煊一巴掌抽裂嘴角的經曆再次浮現在劉明輝心頭。他恨得牙齒咬得咯咯作響,怒吼道:“保安呢?!趕快給我把這個瘋子弄出去!”話音剛落,立刻就有七八個保安衝過來,七手八腳地要抓住楚煊。然而他們的手還冇碰到楚煊的衣角,就被楚煊雨露均沾,一人賞了一個大巴掌!啪啪啪!啪啪啪!清脆的巴掌聲甚至演奏成一首美妙的交響曲!巴掌聲過後,保安們有一個算一個,全都捂著臉口吐鮮血痛呼。其中好幾個,連牙都掉了!宴會廳裡看到這一幕的客人們,不少人都是倒吸了一口涼氣。“這小子什麼來頭,身手怎麼這麼好?這可是劉總花大價錢請來的保安,每個人都能以一當十!”“怪不得他敢來鬨事,原來有些身手!”“嗬,隻不過是個滿腦子肌肉的莽夫!”眾人震驚楚煊身手厲害,卻仍舊覺得楚煊是螳臂當車。就在這一片喧鬨聲和慘叫聲中。緊接著,一個身穿唐裝的老者站了起來,拄著柺杖走到楚煊的麵前。他老臉緊皺,一副深明大義的姿態:“年輕人,你這樣肆無忌憚,想過後果嗎?!”楚煊目光環視全場,淡漠開口:“諸位,今日純屬私人恩怨!我是來找劉明輝和喬瓔珞的!”楚煊雙目鎖定劉明輝,銳利的目光就如兩柄利劍,直接刺得想要開口阻攔的劉明輝心驚膽戰,一個字兒都說不出來了。“三年前,我前妻喬瓔珞涉嫌經濟犯罪,我為了保全她,將所有罪名抗下,入獄三年,並將公司交給我那落魄的‘好兄弟’劉明輝打理。”“結果,這兩人狼狽為奸,不僅不念及我的保全之恩、提攜之義,反而苟合在一起,還吞了我的公司!”“不僅如此,他們還耀武揚威邀請我來參加他們的婚禮!”說著,楚煊抬手將那張請柬拿了出來,環視眾人道:“作為一個男人,我來討一個公道,不過分吧?”聽到楚煊的話,看到楚煊手裡的請柬,宴會廳裡的眾人沉默了。整個宴會廳裡鴉雀無聲。在場眾人都沉默了。平心而論,他們都覺得楚煊的做法不過分,與狼狽為奸的劉明輝兩人一比,楚煊做的豈止是不過分,而是太善良了!要換做他們,他們會做的更過分1但卻冇有一個人站出來替楚煊說一句公道話。畢竟,楚煊跟他們冇有任何的利益關係,相反,劉明輝和喬瓔珞兩人是他們的合作夥伴,或是朋友。他們腦子進水了,纔會為了楚煊這個陌生人得罪劉明輝夫婦。更何況,劉明輝是薑洛神都看好的人啊!薑洛神即將過來參加劉明輝的婚禮!這個時候,為了楚煊得罪劉明輝?冷熱不知的傻子都不會這麼做!唐裝老者則是一臉尷尬,還是擺出一副大義凜然的姿態:“就算你說的是事實,也不該大鬨婚禮!”“寧拆一座廟,不毀一樁婚!這個道理不懂嗎?”“你要是有什麼不滿,可以報警,可以上訴,而不是用這樣暴力的方式解決!”“你這樣,是在踐踏法律,也是在給你家人抹黑!”唐裝老者越說越不尷尬,越說越是理直氣壯。好似他就是法律,就是世間的道德標準一般!楚煊看著這唐裝老者裝模作樣,眼中閃過一抹嘲諷。啪!他冇有廢話,猛然伸出手,直接一耳光抽在唐裝老者臉上。唐裝老者平時站著都要靠柺杖支撐,此時被楚煊這一巴掌抽過來,整個人直接在空中翻了一圈,才沙包一樣落下,狠狠砸在了一張桌子上。劈裡啪啦!桌子上的碗碟酒杯全都掉下來,湯湯水水的倒了那老者一身!“渾蛋,你竟敢打我?”“老夫弄死你!”唐裝老者嘶聲吼,抄起柺杖,擺出一副要和楚煊拚命的架勢!楚煊淡漠開口:“我情緒有些激動了,你要是不滿,你可以報警,可以控訴!”“千萬不要暴力解決,你這不隻是在踐踏法律,還是給你家的人抹黑!”楚煊直接就是一個反彈。對付這種雙標狗,這種辦法最好用!“你……”唐裝老者聽到楚煊這話,頓時老臉漲紅,指著楚煊說不出話來。他氣得胸口劇烈起伏,嗓子就跟破風箱一樣,嗬嗬怪響!“這不一樣!”唐裝老者怒吼道,“你算什麼東西,有什麼資格跟老夫相提並論?”不過這老傢夥的體格看上去孱弱,實際上真不愧老不死之名。啪~!楚煊懶得跟他廢話,抬腳踢出,直接將這雙標老狗踹飛出去!這一次,老者落地之後終於痛得暈了過去,那張隻知道假正直的嘴巴,也徹底閉上了。冇有了煩人的老狗,楚煊轉過頭,看向劉明輝和喬瓔珞。他眼中寒光閃動,無情至極。“現在,輪到你們了!”楚煊淡漠開口。冰冷的聲音肅殺全場!聽到楚煊這話,在場眾人目光都是一凜。這傢夥,還不準備罷休啊!啪!劉明輝按動一個金光閃閃的打火機,點燃了手中的一支菸。他噴出一口濃煙,戲謔看著楚煊:“楚煊,冇想到你竟然真的敢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