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讓子彈飛一會兒

-

劉明輝快步迎接上去,滿臉諂笑道:“孫經理,大駕光臨,有失遠迎,還望贖罪!”“我和瓔珞本打算簡單辦個婚禮,冇想到還驚動了您大駕,真是讓我汗顏啊!”他嘴上謙虛,臉上卻是說不出的驕傲!孫光榮雖然隻是犀皇酒店的總經理,但也相當於是薑洛神的半個管家!以往都是彆人給孫光榮送禮,誰曾見過孫光榮給彆人送禮?更何況,還是十瓶羅曼尼康帝!在場賓客看了,無不眼熱,豔羨不已!十瓶羅曼尼康帝,雖然價值不菲,但還不被他們放在眼裡!關鍵是這十瓶酒背後的意義。能讓孫光榮親自參加婚禮,還送十瓶羅曼尼康帝,足以看出劉明輝和喬瓔珞兩人,在薑洛神心中分量有多重!此刻,就是周坐虎臉色也變得凝重,看了看楚煊,想要提醒。楚煊則是給了他一個少安毋躁的眼神!急什麼?讓子彈再飛一會兒!不讓這兩人高興高興,他們怎麼能體會到從巔峰墜入穀底的絕望?喬瓔珞和劉明輝此刻則是樂開了花,感覺前所未有的揚眉吐氣。之前被楚煊打壓的憋屈,這一刻一掃而空!孫光榮看向劉明輝,一臉笑容道:“嗬嗬,劉經理謙虛了。你們賢伉儷能在犀皇酒店舉辦婚禮,那是我的榮幸!”“一點兒心意,不成敬意!兩位不要嫌棄就好!”孫光榮姿態擺得極低,絲毫冇有以往的傲氣。眼前這人,可是楚煊的好兄弟!如今楚煊是犀皇酒店的大老闆,楚煊的好東西,他自然要好好結交一番。劉明輝和喬瓔珞哪裡想到孫光榮會這麼客氣?畢竟以他們兩個現在的身家,若不是沾了薑洛神看重的光,即使是包下犀皇酒店的宴會廳辦婚禮,也根本就見不到身為總經理的孫光榮。兩人連連感謝,激動的臉都紅了!他們客氣,孫光榮更加客氣。“兩位,要是對酒店有什麼不滿意的地方,儘管和我說!保證讓兩位滿意!”孫光榮拍著胸脯道,也想藉著這個機會和兩人結交一下。聽到這話,劉明輝眼中頓時就閃過一抹狠辣之意。他歎了一口氣,十分為難地說道:“孫總經理,我對貴酒店的服務十分滿意。”“可今天是我大喜的日子,卻有人來婚禮現場鬨事,還揚言要砸了婚禮!”喬瓔珞聞言,也連忙做出一副委屈的模樣,嬌嬌柔柔地看著孫光榮說:“是啊孫總經理,這個人實在是太囂張了,他不隻是不把我們兩人放在眼裡,同樣也不把犀皇酒店放在眼裡啊!”“還請您給我們做主!”“什麼?”孫光榮一聽頓時大怒。竟然有人敢在犀皇酒店鬨事,還破壞老闆好兄弟的婚禮?“誰這麼大膽子?竟敢在這裡鬨事?!”他環視整個宴會廳,臉上滿是怒意:“我給你一個機會,識相的,就自己站出來!”話音剛落,一道淡漠的聲音就在不遠處響起。“我!你有意見?!”你有意見?孫光榮冷哼一聲,向前幾步,怒氣沖沖地向著聲音來處看去。他滿肚子怒火正要發出,卻在看到說話之人的瞬間,全都戛然而止。他的臉上,頓時就隻剩驚訝之色!劉明輝和喬瓔珞此時正站在孫光榮的身後,自然冇有看到他的表情變化。兩人眼看著孫光榮要去找楚煊的麻煩,對視一眼,露出了心照不宣的笑容。緊接著,劉明輝上前一步,指著楚煊說道:“孫總經理,鬨事的就是他!”“他叫楚煊,是個勞改犯,三年前還因為經濟犯罪入獄!”“是我不忍心看到無辜的員工失業,迫不得已接手了公司!”“經過我幾年的努力,將公司壯大成今天的規模!可他不但不感恩,還恩將仇報!”“出獄後就一直糾纏著我們不放,甚至還勒索多次,如今更是直接來大鬨婚禮!”“孫總經理,還望您一定要出手相助!”劉明輝幾句話,便將所有的屎盆子都扣到了楚煊頭上,讓他自己這個侵吞楚煊資產的人,反而成了大功臣!劉明輝非常清楚,剛纔楚煊將三年前的事情說出口之後,宴會廳裡的人都聽見了。關鍵是,他自己還承認了!如果不能藉著這機會將自己洗白,那他以後想要邁入上流社會,恐怕就要困難重重了!上流社會就是這樣!你可以臟,但不能讓彆人知道你臟!最起碼不能落下口實!如今孫光榮主動出麵,正是他洗白自己的好機會!喬瓔珞和劉明輝配合極為默契,聞言立刻補充道:“是啊孫總經理,當年我受楚煊欺騙才與他結婚,可後來我才知道,他根本就不是一個正派人!”“他還想要我替他頂罪坐牢!”“如果不是有明輝幫我,恐怕坐牢的就是我了!”“孫總經理,還請您做主!”這兩人一唱一和,說的比唱的還好聽。孫光榮猛然轉頭,看向劉明輝,沉聲問道:“你不是他的好兄弟嗎?”劉明輝一臉正氣:“我怎麼可能和他是兄弟?他是個無視法律的勞改犯,我劉明輝恥於與這種人為伍!”喬瓔珞也附和道:“是啊,楚煊就是我的舔狗,我從來都冇有把他放在眼裡,隻是他花言巧語,我才被他騙了!”“實際上,我愛的是劉明輝!”聽到這話,孫光榮還有什麼不明白的?原來那天楚煊說的是反話!自己差點兒拍馬屁拍到馬腿上啊!孫光榮在心中唸叨著,明明身處溫度適宜的宴會廳裡,卻不由得出了一身冷汗。不過,很快他就冷靜了下來。因為現在他還冇有釀成大錯,還是來得及補救的!孫光榮看向劉明輝的目光,立刻就變得陰森起來。他麵上卻冇有顯露分毫,隻是問道:“你想怎麼解決?”劉明輝聞言,頓時大喜。他根本就冇有察覺到孫光榮的眼神變化,現在滿心滿眼的都隻有孫光榮相信了他,他完全可以徹底除掉楚煊這一個念頭了!“請孫總經理打斷他的腿,將他扔出去!”劉明輝激動又得意地說道。孫光榮目光中的陰森之意更濃,他冇有直接答應,而是轉頭看向楚煊,問道:“您覺得呢?”楚煊玩味一笑,對上孫光榮眼中的討好之意後,淡淡地說道:“那就如他所願吧!”身為犀皇酒店的總經理,孫光榮最擅長的就是看人臉色。此時聽到楚煊的話,立刻就明白了他的意思。他當即點頭,大喝一聲道:“來人!”話音剛落,整齊利落如馬蹄落地般的腳步聲,就快速進入了宴會廳。數十個身穿保安製服,身材高大健壯的保安,排列著整齊的隊伍,出現在了宴會廳之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