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還有機會

-

薑洛神這不容置疑的一句話說出口,整個宴會廳中頓時就炸開了鍋!“薑小姐竟然看上了楚煊?!”“原來如此,那這一切就都說得通了!”“這小子到底是走了什麼狗屎運!”眾人震驚不已,一些年輕男人甚至羨慕的口水都要流出來了!這可是薑洛神啊!中海商界女王,身家豐厚至極。彆說是能夠被薑洛神看上了,就算隻是能和她聊聊天,都能得到無法想象的好處!而如今,薑洛神竟然在大庭廣眾之下,承認自己看上了楚煊!這簡直就是匪夷所思至極!幾乎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到楚煊的身上,想要看清楚他到底有什麼優點長處,纔會被薑洛神看上!劉明輝同樣看向了楚煊。楚煊也有些意外薑洛神會這麼說,不過這時候他自然不能拆薑洛神的台,隻能選擇默認!“哈哈,哈哈!”劉明輝慘然一笑,麵色蒼白地看著楚煊,咬牙切齒道:“原來你一開始就是在戲耍我!其實你早就有滅掉我的能力了!”“可笑我竟然真以為你成了喪家之犬,還以為能夠碾壓你!”“我不甘,我不甘心啊!”劉明輝痛苦的喊聲在宴會廳裡迴盪。幾年的努力,幾年的付出,冇想到到頭來小醜竟然還是自己!楚煊不置可否,隻是冷漠地看著他:“我給你們的,纔是你們的!我不給,你敢亂拿,就要有付出代價的準備!”“給你們一個月時間,把煊赫集團梳理好交給我!”“若是做不到,那就等著承受我的怒火吧!”這明晃晃的震懾與警告,就如一座大山,狠狠壓在了劉明輝和喬瓔珞的身上。兩人聞言,臉色頓時大變。楚煊理都冇理他們,隻是對著犀皇酒店總經理孫光榮揮了揮手,示意道:“把他們兩個扔出去!”孫光榮二話冇說,當即就指揮著保安動手。旁邊的周坐虎見狀,低聲詢問道:“楚爺,這兩人怕是不會甘心啊!要不要……”說著,他抬起手在脖子前做了一個割喉的動作。“不必!”楚煊淡漠搖頭:“我要的不是他們死,而是絕望!”雙重背叛的代價,若隻是把他們除掉,那也太便宜他們了。讓他們眼睜睜看著自己好不容易偷過來的東西,一點點迴歸原位。而他們手裡什麼都不剩,最後隻能麵臨絕望,這纔是真正的代價!周坐虎聞言,立刻十分狗腿地對楚煊豎起了大拇指。“楚爺英明!”楚煊無視了熱衷於拍馬屁的周坐虎,轉頭看向薑洛神。“多謝薑總了!”“如今我想做的事情已經辦完,這犀皇酒店,還是物歸原主比較好。”楚煊笑著說道。當初說好的,楚煊隻做犀皇酒店一週的主人,就是為了能夠毀掉劉明輝和喬瓔珞兩人的婚禮。如今目的達成,楚煊自然不會繼續占著犀皇酒店了。聽到這話,薑洛神眨了眨眼,美目之中一片瀲灩。“不是說好了,這犀皇酒店就是你的報酬嗎?”“我送出去的報酬,哪裡有被人退回來的道理?你說是不是?”說話之間,薑洛神緩步走到距離楚煊不到十厘米的地方,抬起柔荑,故意搭在了楚煊的肩膀上。充滿魅惑的香味瞬間傳來,距離太近,楚煊有些尷尬。尤其是薑洛神剛纔還說過那樣的話。他連忙退後了一步,輕咳道:“當初咱們說好的,我隻要一週的時間便可,我可不想毀約。”“此間事了,我就先走了!”告辭之後,楚煊巧妙地掙脫了薑洛神的手掌,向著宴會廳門口走去。周坐虎連忙帶著人跟上。薑洛神見狀,輕笑一聲,突然提醒道:“彆忘了,三日後的天涯文旅城招標會,你答應過我,會參加的!”楚煊背對著她抬起手揮了揮,示意自己知道了。看著楚煊離開的背影,薑洛神眉峰微挑,嘴角翹起一個滿是興味的弧度。與此同時,犀皇酒店外。身強體壯的保安們推推搡搡,終於將劉明輝和喬瓔珞兩人,驅趕出了酒店!推搡之中,兩人身上的西裝和婚紗,全都被弄得皺成一團了。此時站在門口,簡直就是兩條喪家之犬!犀皇酒店坐落在中海最為繁華的區域,酒店外馬路上往來的行人都打扮精緻高貴。看到劉明輝和喬瓔珞這兩人之後,路人的目光頓時都集中在了他們的身上,就跟看猴兒一樣!在那些目光的注視之下,喬瓔珞整個人都瑟縮了一下。她失魂落魄地說道:“完蛋了,咱們全都完蛋了,現在什麼辦法都冇有了……”劉明輝同樣被路人當成了乞丐來看待。他死死捏著拳頭,每當有人看過來,他就抬眼直接看回去,狠厲的目光,直接將路人嚇得看都不敢看了。聽到喬瓔珞的話,他狠狠咬了咬牙,道:“不,我們還有機會!”喬瓔珞猛然抬頭,焦急地問:“你什麼意思?!”劉明輝牙齒咬得咯咯作響,問:“你恐怕還不知道楚煊的背景吧?”喬瓔珞聞言,很是詫異:“楚煊能有什麼背景?他不是個孤兒嗎?”煊赫集團完全是楚煊白手起家建立起來的,他根本就冇有得到什麼背景上的助力啊!劉明輝冷笑著搖頭,目光在後麵的犀皇酒店上掃過。“楚煊可不是孤兒那麼簡單!”“他曾經是中海四大豪門之首楚家的少爺!”“十八年前,楚家被滅門,全家被殺,隻有楚煊僥倖撿了一條命,自那之後他就流落街頭,才成了孤兒!”喬瓔珞倒吸了一口涼氣。十八年前,她還隻是一個小孩。但就算是如此,她也知道楚家滅門之事造成了多大的震盪!毫不客氣的說,整箇中海的天都塌了!甚至連龍都大人物都震怒,派出調查組專門調查!不知為何,最後卻不了了之了,至今官方也冇公佈當年的凶手。“冇想到,楚煊竟然還有這一層身份!”喬瓔珞震驚地說道。劉明輝臉上露出陰毒笑容:“你說,要是讓那些滅門楚家的人,知道楚煊這個漏網之魚還活著,他們會怎麼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