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明天再說

-

白麓山莊。曲水環繞的雅緻八角亭中,薑洛神正在和向連城品茶。精緻的瓷器盛放著香氣逼人的茶水,向連城抿了一口茶閉上眼睛,滿臉享受之色。片刻之後,他睜開眼,笑嗬嗬地看向薑洛神,問道:“薑小姐,還記得兩天前的賭約嗎?”當初薑洛神為他引見楚煊。可楚煊那小子卻口出狂言,斷言他三天內必定吐血,五天必然癱瘓,七天變成植物人,十天直接死於非命!若不是薑洛神在場,他早就發飆了!如今馬上到第三天了,向連城已經迫不及待地要找回場子了。薑洛神品了一口茶,淡淡一笑道:“向叔,距離三天不是還差一個晚上嗎?乾坤未定,何必著急?”向連城哈哈大笑。“我自己的身體我自己最清楚,我可是好的不得了!”“不瞞薑小姐,昨天我還特意又去醫院做了檢查!醫生說我是五十歲的年紀,三十歲的身體,至少能活一百歲呢!”“這一次,你珍愛的那元青花鬼穀子下山圖罐,可就要歸我了!”輕輕鬆鬆就能得到如此價值連城的珍寶,這兩天向連城做夢都要笑出聲來了!關鍵是,能讓自己出一口心中的憋悶!經此一事,想必楚煊那小子在薑洛神心中的地位,也會直線下降!薑洛神淡然笑道:“向叔放心,若是明天早上楚煊說的還冇有應驗,我會派人將那件元青花送給你!”向連城哈哈一笑道:“既然如此,那我就靜候佳音了!哈哈哈!”他得意地笑了一會兒。品茶結束之後,才告辭離開。離開的時候,向連城又笑道:“我現在就回去整理一下我的收藏室,給那寶貝騰出最大的空間!”薑洛神靜坐在八角亭中,看著已經涼下去的茶水,並未說話。另一邊,向連城得意洋洋的上了車,吩咐司機開車回家。然而車子纔剛剛行駛了冇多久,向連城突然感覺到後腰處有些不舒服,感覺像是有螞蟻在啃噬他的血肉,又癢又疼,讓他身體下意識哆嗦一下!“怎麼回事?”他心中頓時生出一種不妙的預感,連忙伸手在後腰處輕輕一摸。刹那間,一股深入骨髓的痛意就蔓延到了他的全身。向連城痛呼一聲,竟是直接癱軟在了車座上,渾身都被冷汗浸透了!可怕的痛苦瘋狂衝擊著他的身軀和心神。向連城隻覺喉頭一甜,竟是不由自主地弓起腰,張口噴出了一口血!噗!鮮血噴出,直接在車廂內印出一朵血花!而向連城則因為剛纔噴血的動作牽扯到了後腰處,頓時更痛了!同樣坐在車上保護他的保鏢們見狀,頓時大驚。“老闆,您怎麼了?”說著,就要過來將向連城攙扶起來。“不要動我!”向連城連忙阻攔,隨後冇有任何停頓的催促道:“趕快,送我回白麓山莊,去找薑洛神!”“快,快!”保鏢和司機不敢怠慢,連忙以另外兩輛保鏢車開路,掉頭前往白麓山莊。……八角亭中,薑洛神剛剛換了一套新茶具,準備為自己沏一壺新茶。然而水還冇有燒熱呢,她就聽到外麵傳來一陣嘈雜之聲。緊接著,薑洛神就看到了一直跟隨在向連城身邊的保鏢,一臉慌亂的衝了進來。“怎麼回事?向叔剛離開不到五分鐘不到,他的人怎麼又回來了?”薑洛神心中納悶。不等她想出一個結果,那保鏢身後就出現了一大群人。隻見向連城的其他保鏢們小心翼翼地抬著一張擔架,急匆匆走進來。而趴在擔架上的人,正是向連城!薑洛神這下子是徹底坐不住了,她也顧不上正在泡的茶了,連忙起身,詫異問道:“怎麼回事?向叔這是怎麼了?”為首的保鏢一臉急切,回答說:“薑小姐,老闆剛纔吐血了!”“而且他現在還極為痛苦,我們隻能將老闆抬進來了!”為了獲得最雅緻的景色,白麓山莊各處都是依照地勢而建造的園林景觀,車子根本就開不到薑洛神的這個小院。保鏢們為了把向連城帶上來,還硬生生當場做了一副擔架!薑洛神立刻想到了楚煊之前的預言,不由有些呆滯。“這也太神了吧?!”她喃喃自語道。就在這時,向連城也被保鏢們抬著,來到了薑洛神的麵前。“快,薑小姐,那小子在哪裡?快讓他過來給我治病!”向連城連聲催促,聲音之中仍舊能夠聽得出那無法承受的痛苦之意。薑洛神冇有打電話,隻是皺眉看著向連城,說道:“向叔,求人最好有求人的態度!你這一口一個小子算是什麼?我勸你最好姿態放低一些,不然惹怒了楚煊,我也幫不到你。”向連城疼得渾身都是冷汗,剛纔保鏢們隻是把他從車上轉移到擔架上,就讓他痛得差點暈過去。此時他後腰上的痛苦,好似已經連通他的大腦了。他隻是說句話,就疼的死去活來。這種痛苦,根本就無法忍受!聽到薑洛神的話,他頓時也慌了,要是楚煊不出手,他恐怕就要疼死了!“是是是,是我態度有問題!”“薑小姐,還請你幫忙,把楚煊請過來!我願意為之前的無禮向他道歉!”因為無法忍受的疼痛,向連城低頭了!薑洛神見狀,點頭道:“好,既然如此,那我就先打個電話試試吧。”說完,她就從自己的保鏢手中接過手機,走到一旁給楚煊撥打電話。隻是一分鐘不到,薑洛神便轉身回來了。“怎麼樣?”向連城連忙追問,一臉急切道,“他什麼時候過來?”薑洛神手撫額頭,俏臉上露出一抹無奈:“他說自己睡著了!”“有什麼事,明天再說!”向連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