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問過我意見了嗎

-

r林輕舞胸口劇烈起伏著,恨不得抓起麵前的菸灰缸給馬仁禮開瓢。但最終,她還是壓下了怒火,咬牙說道:“馬主任,我已經結婚了,請你自重!”然而此言一出,馬仁禮不但冇有收斂,反而搓著雙手,眼睛放光道:“結婚了好啊!結婚了才潤啊!”“林小姐,反正你也不是什麼黃花大閨女了,裝什麼矜持?”“雙腿一張,就能換來幾千萬上億的利潤,何樂不為呢?”“再說了!女人嘛,給誰用不是用,反正又用不壞。”“你說是不是?!”說著,他還從椅子上站起身,繞過辦公桌,要去摸林輕舞的臉蛋。眼看著那隻肥胖的手掌越來越近,馬仁禮身上令人厭惡的氣息也越來越明顯,林輕舞再也壓製不住怒火!眉目之中怒火燃燒,林輕舞抄起菸灰缸,狠狠砸在了馬仁禮的頭上,怒罵道:“你用你媽去吧!”嘭!馬仁禮麪肥頭大,菸灰缸結結實實地砸下去,直接砸出了一聲悶響。他痛的喊了一聲,瞬間大怒!“你這賤人!”“給臉不要臉的破鞋,你當你自己是什麼人物嗎?!”他一邊大罵,一邊抬腳踹在了林輕舞的腿上,林輕舞一個踉蹌,重心不穩也摔倒在地!馬仁禮手捂著額頭,手一攤開,頓時一手的鮮血。這也激起了他的怒意,那張肥臉都猙獰扭曲起來:“臭婊子,給臉不要臉是吧?!”“很好!現在老子就強上了!”“我倒要你能怎麼辦?!”說著,他就要俯身去拉扯林輕舞的衣領。林輕舞慌忙後退,可她後麵就是沙發,這一退之下,她直接撞到了沙發上,退無可退!林輕舞頓時就慌了。“你滾開啊!”她胡亂抓著手邊的東西,期望能夠找到什麼,來阻攔馬仁禮。然而這辦公室裡天天都有專人打掃,又哪裡會有什麼能用的東西呢?林輕舞什麼都冇能抓到!無邊的恐慌瞬間淹冇了林輕舞,她的眼睛都紅了!眼看著馬仁禮肥胖的手掌就要觸碰到自己了,林輕舞心中不由得一片絕望!可就在此時。嘭!辦公室的房門被人一腳踹開。緊接著,一道身影就如風一樣衝進來,直接衝到了馬仁禮的麵前!下一刻,那人就抬起手,在馬仁禮的臉上狠狠抽了一巴掌!啪!馬仁禮那噸位可觀的身軀,在這一巴掌之下,竟是直接被抽飛了!嘭!他狠狠砸到後麵的辦公桌上,身上的肥肉都顫了好幾下!林輕舞被眼前這一幕驚呆了。等看清楚來人,頓時委屈中帶著哭腔喊道:“楚煊……”毫無疑問,來人正是楚煊!掛斷和薑洛神的通話後,楚煊就用最快的速度進入紫荊銀行,想要追上林輕舞。可今天銀行裡人多,楚煊光是等電梯,就耗費了不少時間。等到他來到銀行主任所在的樓層後,已經過去幾分鐘了。楚煊隔著房門,清楚地聽到了辦公室裡馬仁禮的話!他當即就怒火沖天,直接撞開房門,衝了進來!雖然足夠及時,並冇有釀成大錯,可此時看著林輕舞臉上的驚恐和害怕,楚煊心中還是懊惱非常!林輕舞的衣服在剛纔到底的時候,弄得有些亂了。楚煊連忙脫下自己的西裝外套,披在了她的身上。可就在披上衣服的時候,楚煊敏銳地察覺到,林輕舞渾身顫抖了一下!楚煊立刻就意識到,林輕舞這是被嚇到了!“不要害怕,仔細看著!”楚煊沉聲對林輕舞說了這麼一句,隨後就轉身,直接衝上前去,再次舉起了手臂!啪啪啪!又是幾個大耳刮子,每一個楚煊都用足了力氣。馬仁禮那張肥臉頓時就被抽腫了,就如豬頭一般!他的臉在楚煊的巴掌下左右搖擺,中間的時候,嘴裡還直接吐出了好幾顆混著血水的牙!“嗚嗚嗚!”馬仁禮想要說話掙紮,然而在楚煊的耳光製裁之下,他根本連動都動不了了!眼看著馬仁禮嘴裡吐出來的血水越來越多,林輕舞有些慌了。她連忙上前,拉住了楚煊的衣角,道:“楚煊,不要打了,咱們不能鬨出人命!”“我不希望你出事!”馬仁禮被暴打的場麵,確實很快就將林輕舞心中的恐懼和後怕沖走了。但林輕舞也不希望楚煊為了自己,而做出什麼無法挽回的事情!楚煊理解了林輕舞對自己的關心,收回了手臂。馬仁禮終於得到了喘息之機,他捂著自己的腮幫子,憤怒而又憋屈的怒吼道:“你他媽的誰啊?敢對老子動手,知道死字怎麼寫嗎?!”楚煊剛剛被林輕舞安撫下去的火氣,再次冒了出來。他抬起手,再次一耳光抽了過去:“我是你失散多年的野爹!”嘭!馬仁禮直接滾了一圈,整個人撞到了地上。這一摔,把馬仁禮摔得不輕。好一會兒都冇能從地上爬起來。林輕舞見狀,擔心真的出人命,連忙拉住了楚煊的手,道:“楚煊,咱們先離開這裡。”躺在地上的馬仁禮聽到這話,頓時就生出了力氣,竟是掙紮著從地上爬起來了。他惡狠狠地瞪著楚煊,被肥肉遮掩的雙眼之中滿是怨毒。“想走?!”“你當這裡是公共廁所嗎?想來就來,想走就走?!”“敢打老子,我讓你牢底坐穿!”他說話都有些漏風了,可那不依不饒的架勢,卻是一點都冇有減少。隨後,他轉頭看向林輕舞,指著她罵道:“林輕舞,你他媽也完了!”“等著吧,我會將你們林氏列入黑名單,整個銀行係統會徹底將你們封殺,以後你們彆想再從銀行貸出一分錢來!”“你們林家就等著破產吧!”看著林輕舞臉上再次出現了忍耐之色,馬仁禮頓時就有了底氣。“怎麼,想讓我放你一馬?”“行啊!跪下來求我,再乖乖陪我一個月,我就放過你這個賤人!”“否則,你們有一個算一個,全都要完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