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拜見楚爺

-

楚煊和他們之間的距離在飛速縮短,腳步聲一次次響起,他們的心理防線被徹底擊潰!“你不要過來,不要過來!”馬仁禮四肢並用,在地上連連後退。“你彆過來,你要是過來,我就從橋上跳下去!”蘇媚則扶著受傷的手臂驚聲尖叫。兩人驚恐地看著楚煊,此時的楚煊在他們眼裡,就跟索命的無常一樣!“跳下去?”楚煊挑了挑眉,抬手做了一個“請”的姿勢,繼續說:“好主意啊!跳吧!”“放心,等你們跳下去之後,我會通知你們的家人,讓他們知道你們兩個是一對苦命鴛鴦,為了殉情而死!”聽到楚煊的話,蘇媚和馬仁禮直接懵逼了。蘇媚看了一眼肥頭大耳的馬仁禮,喉頭一動,差點吐出來。雖然她和馬仁禮配合默契,不知道坑了多少人,但想到自己要和這頭肥豬殉情,蘇媚整個人都不好了!馬仁禮渾身肥肉都在顫抖,他用力搖著頭。死亡威脅儘在眼前,馬仁禮什麼臉麵也顧不上了,他直接撲通一聲跪倒在地,求饒道:“楚煊,楚爺爺,是我錯了,求你放過我,放過我吧!”他不想死啊!從高架橋上跳下去,連一具全屍都保不住,他不想落到這樣的下場!蘇媚聽到馬仁禮求饒,立刻從噁心的狀態中清醒過來。她頂著內心的恐懼,擺出了一個妖嬈嫵媚的姿勢,還用完好的左手,拉開了自己的衣領,露出兩團高聳。“楚煊,隻要你能夠放過我,讓我做什麼都可以!”蘇媚對楚煊拋著媚眼,嬌滴滴說道。她還特意用妖嬈的姿勢走到楚煊麵前,伸手去勾楚煊的衣領。楚煊麵無表情,抬手就是一個耳光!啪!剛剛走到楚煊麵前的蘇媚,直接被抽翻!“我就說你們兩個是天造地設的一對!”“一個滿心想著讓女人張開腿賺錢,一個技術嫻熟無比,看來你們兩個平日裡冇少做這種事情吧?”楚煊冷著臉,一腳將跪在地上的馬仁禮踹翻,冷聲道:“但你們千不該萬不該,不該打我老婆的主意!”“下輩子投胎,記得招子擦亮點兒!”說著,楚煊就要繼續抬腳,直接將這兩人踢到高架橋下麵!就在此時。轟轟!發動機的轟鳴聲快速靠近,又是十幾輛商務車風馳電掣地開了過來。十幾輛商務車,都是一水兒的黑色,浩浩蕩蕩,就像是洶湧的黑色洪水一般快速靠近,直接包圍了楚煊和馬仁禮等人!看到那些黑色的商務車,原本還一臉低三下四的馬仁禮,眼睛頓時就亮了!他就像是看到了救星一般,靈活無比的從地上跳起來,哈哈大笑!“哈哈,虎爺來了,楚煊你完蛋了!”馬仁禮哈哈大笑,滿臉得意地叫囂道:“剛纔那些打手,隻不過是我花了點錢隨便找的混混!”“現在我真正的靠山來了,你就等死吧!”蘇媚也在看到那些黑色商務車的時候,勇氣倍增。她捂著臉,狹長的眼睛裡滿是恨意,咬牙切齒地說道:“敢打老孃?等會我一定要親手閹了你!”蘇媚自認還是有幾分姿色的,能夠坐上紫荊銀行行長的位置,她的姿色發揮了很大的作用。冇想到,剛纔她舍下臉麵去勾引楚煊,楚煊卻如此的狠辣無情!楚煊剛纔那一耳光,把她的後槽牙都打鬆動了!但最讓蘇媚惱怒的,並非身體上的疼痛。對她來說,楚煊不隻是打了她的臉,還踐踏了她的尊嚴!十幾輛黑色商務車猛然停下!車門打開,一個身材魁梧的中年男子帶著一群西裝保鏢,浩浩蕩蕩地下了車,從楚煊身後走了過來。正是猛虎集團的董事長,周坐虎!看到周坐虎,馬仁禮臉上頓時就露出了無比諂媚的笑容。“虎爺,您終於來了!”他彎腰哈氣,就跟哈巴狗一樣,走到那中年男子身旁,激動地喊道:“就是這小子!”“隻要弄死他,我把全部家產都給您!”蘇媚也看著周坐虎,眼冒精光。“虎爺,隻要您弄死這小子,我陪您一個月!”她扭動腰肢,妖嬈的走到周坐虎身旁,嬌笑道:“我最近練瑜伽,可以儘情解鎖任何姿勢哦~”說著,還給周坐虎拋了個媚眼!周坐虎看著蘇媚那半扯開的領口,眼睛就像是長了鉤子一樣,向裡麵探去。他聽得心癢,順手就在蘇媚胸口上捏了一把。蘇媚嬌嗔一聲,媚眼拋得更起勁了。周坐虎眼中邪火直冒,當即就抬腳邁步,要去處理蘇媚和馬仁禮口中的傢夥。然而纔剛剛走了兩步,周坐虎就發現不對了。這年輕男子的身形,為什麼看上去那麼眼熟啊?周坐虎心中一驚,連忙幾步走到楚煊側麵。這下子,他終於看清楚了楚煊的臉!周坐虎立刻就是一個哆嗦,嚇得差點尿出來!馬仁禮見周坐虎站在楚煊對麵就不動彈了,心中納悶。他小跑著來到周坐虎身邊,催促道:“虎爺,趕緊盤他啊!”“隻要弄死他,幫我出了這口惡氣,我所有的產業都是您的!”聽到馬仁禮這話,周坐虎臉皮又是一哆嗦!他猛然抬起手,在馬仁禮那驚喜的目光之中,直接一耳光抽到了馬仁禮的臉上!啪!馬仁禮直接被抽翻!周坐虎還嫌不解恨,又一腳踹過去,罵道:“我特麼讓你盤,讓你盤……!”“還特麼虎爺?老子跟你很熟嗎?!”馬仁禮被打得慘叫連連,根本不敢反抗,隻能用手勉強護住自己的腦袋。他整個人都懵逼了!他根本就想不通,明明周坐虎剛纔都對著楚煊舉起了手,為什麼最後這攻擊會落到自己的身上啊?!蘇媚也是不敢置信至極,她嬌聲道:“虎爺,您弄錯——”話還冇有說完,周坐虎就飛起一腳,將她也直接踹翻!“虎你大爺!”緊接著,周坐虎一身氣勢就完全收斂,小跑著到了楚煊麵前,彎腰鞠躬九十度,恭敬道:“拜見楚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