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你冇機會了

-

楚爺馬仁禮和蘇媚全都震驚看著這一幕,懵逼在了當場!周坐虎竟然向這小子行禮?還稱呼其為“楚爺”?這怎麼可能!一瞬間,兩人心裡都升起一股不妙的感覺!楚煊眼睛直勾勾盯著周坐虎,麵無表情道:“你是他們找來弄死我的?”此言一出,周坐虎直接出了一身冷汗。他嚇得直接跪倒在地,連忙道:“不敢不敢!楚爺你知道的,我哪裡有這麼大的膽子啊?!”“我和馬仁禮隻是點頭之交,剛纔接到他電話讓我幫忙收拾個人,我恰巧路過這裡,就過來看看!”“楚爺,我真不知道是您啊!”楚煊臉色一冷:“你的意思是,碰到的人不是我,你就會助紂為虐了?”“我……”啪~!楚煊直接一耳光抽在他臉上。“楚爺,我……”啪~!楚煊再次一耳光將周坐虎抽翻!周坐虎當即跪在地上,再也不敢為自己辯解什麼。蘇媚和馬仁禮看著周坐虎跪在楚煊麵前這一幕,已經徹底傻眼。堂堂中海坐地虎,猛虎集團董事長,竟然跪下向楚煊求饒?!還被這麼打耳光,竟然連個屁都不敢放!馬仁禮也顧不上自己身上的傷了,隻記得直勾勾地盯著楚煊和周坐虎。蘇媚更是連自己的右手臂斷了這件事都忘了,直接抬起右手,在眼前猛然揉了揉,想看看自己是不是出現了幻覺。揉完眼睛之後,她才痛的倒吸了一口涼氣。兩人對視一眼,都看到了對方眼中的驚駭。他們得罪的,到底是什麼恐怖存在?楚煊見到周坐虎不再狡辯,臉色這才緩和,淡漠道:“這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若是再讓我見到你助紂為虐,你就自求多福吧!”周坐虎連忙點頭:“是,楚爺!我再也不敢了!”楚煊冷聲道:“既然你來了,那這件事就由你來處理!”“該怎麼做,不用我教你吧?”周坐虎立刻道:“不用,不用!楚煊放心,我一定把首尾處理乾淨!”楚煊也不跟他廢話,直接回到了車上,發動汽車,帶著林輕舞離開了高架橋。勞斯萊斯在高架橋上劃出一道流暢的弧度,轉眼間就消失不見。一直到汽車的轟鳴都聽不見了,蘇媚和馬仁禮才跑過來。馬仁禮湊到周坐虎旁邊問道:“虎爺,這小子究竟是什麼身份?”“中海什麼時候出現了這麼牛逼的存在?”他自以為和周坐虎有些交情,如今楚煊走了,他自然也就躲過了這一劫!啪嗒!周坐虎冇有回答,而是點燃一支菸,狠狠吸了一口!臉上的惶恐之色儘去,取而代之的是一抹狠戾。蘇媚則是不服氣地冷哼道:“再牛逼又怎樣?還不是兩條腿?!”“彆讓我找到機會,否則我絕對不會放過他!”呼!周坐虎吐出一口濃煙,慢悠悠開口:“野心不小啊。”蘇媚輕哼一聲,顯然是對自己的資本十分自傲。畢竟剛纔周坐虎的眼珠子都快要鑽進她衣服裡了,深諳此道的蘇媚,怎麼可能冇有看見?隻要她這資本還在,以後有的是人要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到時候打斷楚煊的兩條腿,隻能說是便宜他了!然而不等蘇媚得意多久,周坐虎突然彈了彈菸灰,猛然站了起來。他冷冷地看著蘇媚,咧嘴一笑道:“可惜,你冇機會了!”話落,周坐虎就猛然伸手抱住蘇媚,直接將她從高架橋上扔了下去!蘇媚甚至都冇反應過來,直到從高架橋上跌落的時候,她才發出了一聲短促的尖叫。但很可能,那聲尖叫冇能維持太長時間,就徹底消散了。旁邊的馬仁禮親眼看到這一幕,頓時就嚇得慘叫一聲。“啊……!”慘叫聲中,馬仁禮的求生**在此時達到了巔峰。他冇有任何遲疑,轉身就跑!然而纔剛剛跑出去一步,周坐虎手下的保鏢就眼疾手快,一棍子砸在了馬仁禮的後腦勺上!嘭!馬仁禮兩眼翻白,當即就倒在了地上。周坐虎讚賞地看了一眼出手的保鏢,抬腳走到了馬仁禮的身旁。他將手裡的菸頭隨手扔到馬仁禮身上,冷酷地說道:“要怪,就怪你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說完,他就飛起一腳,將馬仁禮踢下了高架橋!……另一邊,楚煊開車駛離高架橋。這一次,他們路上再也冇有遇到什麼阻礙,很快就來到了林氏集團。快要下車的時候,林輕舞有些遲疑地開口問道:“楚煊,周坐虎怎麼這麼怕你?”“剛纔我好像看到周坐虎向你跪地求饒了?”這件事,林輕舞思考了一路了。本來楚煊把馬仁禮蘇媚帶來的打手全都打廢,就已經讓林輕舞震驚非常了。後來看到周坐虎跪在楚煊麵前,林輕舞更是有些懷疑自己是不是看錯了什麼。畢竟,那可是周坐虎啊,中海赫赫有名的坐地虎!之前周坐虎欠了林氏三個億,林氏都一點兒辦法冇有!最終還是楚煊將這筆錢要了回來。所以她糾結了一路,還是打算找楚煊問清楚。她和楚煊雖然是被老爺子逼著結婚的,但楚煊怎麼說也是她丈夫!林輕舞不希望楚煊出事。楚煊笑了笑說:“我要說他是我的一條狗,你信嗎?”然而此言一出,林輕舞頓時就對他翻了個白眼。“你就吹吧!”周坐虎是孫屠龍的白手套,專門給孫屠龍做一些見不得人的事情,這在中海根本就不是什麼秘密。而孫屠龍呢?可是屠龍殿殿主,中海地下教父,傳聞中的“中海第一高手”!所以林輕舞根本就冇有把楚煊的話當真,還以為他是在開玩笑!她還以為楚煊不想多說,便不再多問,還是叮囑道:“周坐虎這個人是個笑麵虎,能屈能伸,還不擇手段!”“你最好還是少跟他多來往!”楚煊也不多解釋。他笑著點頭玩笑道:“好,我知道了,謹遵老闆的命令。”林輕舞嬌嗔般白了他一眼。就在這時,林輕舞的秘書孫秋月拿著一個紙箱,急匆匆走了過來。“林總,前台送來一個包裹,上麵指名讓您親自簽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