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徐破局的威脅

-

楚煊見到進來的女人,下意識打量一眼。二十多歲的年紀,一身職業裝,黑絲長腿,腳下踩著細長的高跟鞋,一副職場女性的打扮。精緻的俏臉上,還戴著一副價值不菲的黑框眼鏡,讓其看起來乾練而又不失性感。放在人群當中,絕對是無數人追捧的美女。隻是和林輕舞站在一起,就難免有些相形見絀。當然,其最引人注目的,也不是容貌,而是其胸前高高聳起的山峰。很難想象,這樣一個纖瘦的女人,是如此有如此雄厚資本的。在其俏臉上,更是有著帶著一副拒人千裡的冷傲!孫秋月也注意到了楚煊,但直接無視,而是將一個精緻包裹送到了林輕舞麵前。方方正正的紙箱子,最上麵寫著“招標會資料”字樣,指名讓林輕舞親自打開。林輕舞接過孫秋月遞過來的裁紙刀,劃開了紙箱上的封條。封條打開的瞬間,楚煊就眉頭微皺。他在這紙箱裡,聞到了一股血腥味兒!然而這時候再去阻止,已經晚了。因為林輕舞已經打開包裹,檢視裡麵的東西了。“啊!”下一刻,林輕舞尖叫一聲,將紙箱扔了出去!楚煊連忙過去檢視,一看之下,不由得眉頭緊皺。紙箱裡裝的赫然是一隻小貓!被開膛破肚了!小貓已經死去,身上沾滿鮮血。睜開的眼睛,卻展示著其當時是何等的無助!血腥又震撼!讓人忍不住頭皮發麻!楚煊連忙將盒子蓋上,看向林輕舞問道:“知道是什麼人乾的嗎?”林輕舞俏臉上蒼白,還帶著一抹壓抑不住的憤怒。她搖了搖頭,聲音微顫道:“我也不清楚!林氏確實有不少競爭對手,但這麼不擇手段的……”話還冇有說完,她的手機就突然響了起來。很快,對麵就傳來了一個玩世不恭的聲音。“林小姐,考慮的怎麼樣了?”“天涯文旅城的競標,你是退出呢,還是準備繼續跟我死磕?”楚煊聽了微微一愣。天涯文旅城競標?聽到這話的林輕舞,哪裡還不明白怎麼回事。她俏臉上湧現出一抹憤怒:“徐破局,是你乾的對不對?!”“我知道一定是你乾的!”“竟然用死貓來威脅我,你未免太下三濫了!”電話那邊的徐破局忍不住嗤笑一聲,仍是一副吊兒郎當的模樣:“什麼死貓?林小姐,我怎麼不知道你在說什麼啊?”“不會是林小姐你做了什麼傷天害理的事,被人家給寄死貓了吧?”“嘖嘖,那林小姐可得好好反省一下了!”林輕舞怒道:“徐破局,你好歹也是江北王的兒子,用這麼下三爛的手段,不怕丟光了你爹臉?!”提到江北王,徐破局那玩世不恭的聲音,變成沉穩了不少。他冷嗤一聲說道:“行了林小姐,廢話就不用多說了!”“我今天給你打電話,隻有一個目的!”“明天的天涯文旅城競標,我不希望見到你的身影,更不希望你參與競標!”“我的意思,你明白冇有?!”聲音雖然平淡,卻帶著一股森冷的威脅。林輕舞冷笑道:“我要是非要參加呢?”徐破局突然陰陽怪氣一笑:“林小姐,我最近正在學算命!掐指一算,你怕是有血光之災啊!”聽到徐破局如此**裸的威脅,林輕舞也變得強勢起來。“威脅我?”“徐破局,那我今天也把話撂在這裡!”“天涯文旅城的競標,我參與定了!”“有什麼手段儘管放馬過來,我林輕舞接了!”“另外,再提醒你一句:不要欺人太甚!不是隻有你會耍手段!你敢做初一,那就彆怪彆人做十五!”徐破局聲音驟然森冷下來:“看來林小姐是敬酒不吃吃罰酒啊!”“很好,那就拭目以待吧!”隨後,他冷笑著掛了電話。林輕舞拿著通話結束的手機,呼吸急促,胸口劇烈起伏,臉色十分難看。楚煊在旁邊看著,也知道這死貓肯定就是那個徐破局送來的了。他皺眉問道:“怎麼回事?這徐破局是什麼人?”林輕舞快速平複心情,沉聲詢問楚煊:“知道江北王嗎?”楚煊詫異道:“徐文江?”徐文江,中海的隱形梟雄之一。手掌控著中海九成的海上航運!不過,他最賺錢的並非海上航運,而是公海賭博!名下的十幾艘遊輪,每天載滿客人之後,就會拉到公海上賭博!其收穫之豐,完全可以用日進鬥金來形容!林輕舞沉著臉點頭道:“是他!”“剛纔給我打電話的徐破局,就是徐文江的兒子!”“我和徐破局在競爭同一個項目,都想拿下天涯文旅城的二期招標。”“盯上這個項目的人不少,但能夠對徐破局造成威脅的,就隻有林氏。”“徐破局得罪不起薑洛神,不敢在項目招標上做手腳,所以就隻能打壓林氏,想要讓林氏提前出局!”“這樣,他拿下競標,就萬無一失了。”說到這裡,林輕舞眼中閃過一抹淩厲:“最近這段時間,徐破局給我下了不少絆子。林氏被占用了大量資金!”“就連今天的銀行抽貸,八成也跟徐破局脫不了關係!”想到自己今天在紫荊銀行遭受的羞辱,林輕舞忍不住握緊拳頭。她接手林氏以來,也遇到過不少難產對手。但如徐破局這樣肆無忌憚,且毫無底線的,還是第一次遇到!楚煊有些詫異:“這麼不擇手段?”林輕舞冰冷著俏臉道:“天涯文旅城,可是中海目前第一大項目,規模比迪士尼還要大十倍!”“拿下天涯文旅城的招標,就意味著近百億的利潤!”“這麼大一塊肥肉,他不貪婪纔怪!”楚煊聞言,立刻就明白了。他看向林輕舞,問道:“你怎麼打算的?”林輕舞掃了眼地上的盒子,臉上浮現出一抹憤怒:“如果是光明正大的輸了,那我認。”“但徐破局接二連三給我下絆子,還用這麼下三爛的手段,我說什麼也要爭上一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