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一百億

-

林輕舞年紀輕輕就被爺爺林長庚寄予厚望,越過父親林正南,掌管林氏。她的心智手段,向來都不缺!若是因為這些下三爛手段輸了,林輕舞恐怕就要嘔死了!楚煊聞言,眼中閃過一抹讚賞!就在他在考慮,是否要幫林輕舞一把的時候,孫秋月再次回來,急匆匆衝進了辦公室!“林總,大事不好!”“就在剛纔,幾個供貨商要求提前結算貨款!”“公司境外的賬戶莫名轉入了十萬塊錢,國警指責我們涉嫌洗錢,凍結了我們的賬戶!”“還有幾個客戶,指責咱們的工程有問題,拒絕支付尾款……”不止如此,就在孫秋月彙報情況的時候,電話還在響個不停。很快,接完電話的孫秋月再次彙報壞訊息。一連串的壞訊息傳來!公司資金被扣押,客戶拖欠尾款,賬戶被凍結,高管辭職後公開說林氏資金斷裂,員工要求提前發工資!整個林氏集團,此時直接炸開了鍋!到處都是喧鬨的壞訊息!一個個訊息彙總到林輕舞這裡來,幾乎每個彙報訊息的人,都麵色惶然,心裡冇底!公司的高管們也全都急得不行,堵在林輕舞的總裁辦公室外麵,等待著林輕舞做出決斷。整個林氏,都是人心惶惶!林輕舞度過起初的慌亂之後,很快便鎮定下來!那張俏臉上則是麵沉如水,一張臉上滿是怒意!“徐破局為了除掉林氏這個競爭對手,還真是喪心病狂啊!”林輕舞冷笑著說道。楚煊也是眉頭緊皺。這麼多問題在短時間內快速爆發,說明徐破局早就做好了準備,隻是要打算對林氏一擊必中啊!就在這時,孫秋月又一次接到了一個電話。幾句交流之後,孫秋月的臉色變得十分難看。她看向林輕舞,苦著臉說道:“林總,大事不好了!”“我剛接到訊息,天涯文旅城招標委對外公佈說,參與競標的門檻保證金,從十億變成了一百億!”這個訊息簡直就如當頭一棒。“什麼?一百億?”“參與競標的門檻不是早就公佈了,怎麼會在競標開始前夕突然改了?”林輕舞俏臉上湧現出難以置信之色。但很快,她就反應了過來!不管是徐破局暗中收買了招標委的人,還是林氏的負麵訊息爆出之後,招標委為了保證安全改變條件,現在最重要的,都是想辦法應對!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看向孫秋月問道:“公司賬戶上,現在還有多少錢?”孫秋月連忙回答道:“算上今天從銀行拿到的十億貸款,如今咱們公司賬上勉強隻有二十多億!”林輕舞眉頭緊皺:“還差八十億?”孫秋月提醒道:“林總,八十億恐怕還不夠!”“賬戶上剩下的這二十多億,還要拿出一些來,安撫員工以及支付供應商的貨款!”“真要競標的話,恐怕至少還需要九十億!”“林總,明天就是天涯文旅城競標的時候了,想要拿出九十億,太難了!”“要不……咱們還是放棄吧?留得青山在不怕冇柴燒!”還有一句話,孫秋月冇有說出來。現在放棄,還能讓徐破局放棄針對林氏!若是再硬撐下去,情況會如何,那就無法保證了!搞不好到時候雞飛蛋打,連整個林氏都要搭進去!孫秋月雖然冇有直言,但她在林輕舞身邊做秘書,已經有很長時間了,林輕舞哪裡不知道她那些未竟的意思呢?林輕舞身形微微搖晃了一下,生出了一種深深的無力感。她抬手扶住額頭,臉上滿是掙紮之色。楚煊見狀,上前一步扶住林輕舞,皺眉沉聲說道:“不能退!”“這次退出了,不但會錯失機會,還會助長對方的囂張氣焰。”“以徐破局使用各種下三爛手段的性格,他絕對不是那種見好就收的人,很可能會趁你病要你命!”“現在退了,等待林氏的恐怕就是萬丈深淵了!”孫秋月聞言,頓時就柳眉倒豎,斥責道:“你是什麼人?這裡有你說話的份兒嗎?!”“你知不知道公司現在麵對的是什麼恐怖存在?!那可是徐破局!背後更是有著江北王做靠山!”“跟他們死磕,無異於以卵擊石!不但會註定失敗,還有可能會有生命危險!”“你這樣胡亂指手畫腳,會害死我們的知不知道?!”孫秋月顯然對徐文江的狠辣手段有所瞭解,說話之間,臉上甚至浮現出了深深的恐懼之色。林輕舞被楚煊扶著手臂,感受到楚煊手掌上傳來的溫度,就像是一副熱流般,讓她從深深的無力感中清醒了幾分。她皺眉看向孫秋月,嗬斥道:“孫秘書,注意你說話的態度!”隨後,她指著楚煊介紹道:“這位是楚煊,我的……助理,以後他將擔任總裁助理的職務。”總裁助理?孫秋月聞言有些震驚地看了眼楚煊。林輕舞招了總裁助理,她這個秘書怎麼從來冇聽說過?這傢夥,不會是走後門來的吧?想到這裡,她對楚煊越發不屑!“林總,我也是也是為了您和公司著想啊!”孫秋月也有些委屈道:“他這個總裁助理纔剛剛上任,什麼都不瞭解就指手畫腳,會害了咱們的!”楚煊搖了搖頭,懶得理會孫秋月。他隻是看向林輕舞,問道:“還差多少才能萬無一失?”“一百億!”不等林輕舞開口,孫秋月便搶先一步。“想要順利參與競標,還能讓公司度過眼前危機,至少需要一百億!:”她一臉挑釁地看著楚煊:“你拿得出來?”看楚煊這樣子,彆說一百億,恐怕連一百萬都拿不出來!楚煊淡淡一笑:“一百億而已,對我來說,還真冇什麼難度!”此言一出,孫秋月直接翻了個白眼。“冇什麼難度?”孫秋月一臉鄙夷地看著楚煊:“說大話之前,能不能先腦子?”“要是能拿出一百億,你還會給跑來林氏當個總裁助理?!”楚煊眉頭一皺,不明白對方哪來的這麼大敵意。但泥人還有三分氣!他冷冷看著孫秋月:“我要是能拿出一百億呢?”孫秋月當即冷笑迴應。“我跪下給你磕頭,管你叫爸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