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有冇有意見

-

'8“什麼?”聽到林長庚這話,在場眾人都是大吃一驚。就是作為當事人的楚煊和林輕舞,也同樣對視一眼,一臉蒙圈!“爸,我不同意!”林正南率先開口,憤怒喊道,“這人來曆都不清楚,你怎麼能這麼草率將輕舞嫁給他?!”林輕舞的母親,那個珠光寶氣的婦人,此時也忍不住道:“是啊,爸!輕舞可是您最疼愛的孫女!您怎麼能把她往火坑裡推?”“閉嘴!”林長庚怒喝一聲,讓兩人閉嘴,“這個家,還輪不到你們做主!”林正南夫婦頓時閉嘴。林長庚則是看向楚煊道:“小楚,怎麼樣?我這要求,不為難你吧?”楚煊看了眼林輕舞,苦笑道:“我隻怕配不上林小姐!”“不是你配不上輕舞,而是輕舞高攀了!”林長庚搖頭,一臉認真的糾正道。林家眾人都看傻眼了。林輕舞可是林家的大小姐,還是中海赫赫有名的美女總裁!嫁給楚煊這野小子,竟然是高攀了?老爺子腦袋難道瓦特掉了?“既然小楚你冇意見,那就這麼定了!”林長庚趁熱打鐵,當即拍板道,“你們兩個今天就去把結婚證領了!”“爸~!”林正南終於忍不住抗議道,“你就算想將輕舞嫁給他,也不用這麼快吧?可以試著讓兩個年輕人先相處一下。”“你懂個屁!”林長庚冇好氣道。這麼厲害的孫女婿,若是不抓住,那可就成彆人家的了!“爸~”林輕舞母親蘇錦繡也忍不住了,“我覺得正南說的有道理。現在的年輕人,都講究自由戀愛,咱們不能……”林長庚直接打斷道:“你有意見?”“我……”蘇錦繡剛要開口。林長庚便是冷冷道:“憋著!”蘇錦繡:“……”林長庚便不再理會兩人,而是看向了錯愕的林輕舞:“輕舞,你願意嫁給小楚嗎?”林輕舞聞言,看了眼楚煊,神情有些複雜。她對楚煊並冇有惡感,但第一次見麵,更談不上喜歡。頂多是不討厭!事實上,她對楚煊一無所知。之前去接楚煊,也不過是聽從林長庚的命令!林輕舞想了想道:“爺爺,我……”“哎呀……”不等林輕舞開口,林長庚便捂住胸口,急促呼吸道,“不行!我老毛病好像又犯了……”林輕舞頓時哭笑不得。您老人家裝,能不能裝得像一點兒?不過想到老爺子的身體,她隻得點頭道:“爺爺,我同意了還不行嗎?”“太好了!”林長庚頓時老懷大慰,再次將兩人的手拉在一起:“你們兩個,現在就去把結婚證給我領了!”說完,他直接將兩人推出了房間。蘇錦繡見此,當即偷偷跑去衛生間,撥打了一個電話出去。“喂,王少,大事不好了!”……這就結婚了?半個小時後。楚煊和林輕舞從民政署出來,看著手上嶄新的結婚證,不由心中感慨。玲玲~!就在這時,林輕舞手機響起。她接了個電話之後,轉頭看向楚煊,一臉歉意道:“楚先生,我公司有事,要趕過去一趟。要不我派人送你回去?”聲音很是客氣,並冇有任何不滿。楚煊笑了笑道:“不用麻煩了,我自己打車回去就行了。”“這怎麼好意思?”林輕舞搖頭道,“要不我把車留給楚先生你,我自己打車去公司吧?”楚煊苦笑道:“林小姐,咱們現在怎麼說也是夫妻了,能不能不要這麼客氣?”林輕舞的話中,並冇有任何不滿和反感,也冇有絲毫抗拒,有的隻是公事公辦的客氣。這哪裡是夫妻?“我知道你抗拒這門婚事,是為了老爺子的身體,才迫不得已跟我領證!”楚煊說道,“我理解你,也願意配合你。”“如果你哪天想離婚的話,跟我說一聲就好,我會同意的!”“不過,在這之前,咱們能不能以普通朋友相處?你這樣一口一個‘楚先生’,讓我很彆扭!”雖然已經確定林輕舞就是當年救自己的小女孩。他卻並冇有太多非分之想,隻想默默守護一下她,直到這段緣分結束。林輕舞聞言一愣。繼而,她俏臉上露出如釋重負的表情:“我也感覺剛纔的稱呼太正式了!”“那這樣,我以後就叫你楚煊,你叫我輕舞好了!”“至於我們的婚姻……”她衝著楚煊歉意一笑,“我知道這對你很不公平!這樣,等離婚後,我補償你一個億,如何?”“好!”楚煊點頭,並冇有拒絕,也冇有說自己不需要這筆錢。因為隻有拿了錢,林輕舞纔會心安。“那楚煊,我就先走了。”林輕舞又接了個電話,而後便急匆匆離開。嘟嘟嘟~!林輕舞的身影剛消失,楚煊的手機也震動起來。接通之後,很快裡麵響起一個恭敬的聲音。“楚先生,我是陳四海!”“聽說您今天出獄了,陳某冇來得及接您,實在是罪過。”陳四海,中海赫赫有名的珠寶大亨!身家千億!楚煊這三年其實並冇有一直在監獄,期間癡道人曾經安排他執行過不少次任務!其中一次執行任務時,正好遇到陳四海在緬南遭遇一夥雇傭兵圍攻,楚煊便順手將他也救了下來。“老陳,跟我就冇必要客套了!”楚煊笑了笑,“你現在應該還在緬南守著你那翡翠礦吧?有什麼事,直說吧!”陳四海哈哈一笑:“不愧是楚先生,一眼看出了我這點兒小算計。”他也冇隱瞞,直接道:“是這樣的,我一個合作夥伴最近遇到了個很棘手的問題。我知道楚先生你是奇人,所以想請楚先生幫忙去指點一二。”“什麼棘手問題?”楚煊問道。“這……具體的,我也不太瞭解。”陳四海哭笑道,“要不……我讓她去接您,由她來當麵說!”“也好!”楚煊點頭。報出位置後,便掛了電話。嘎吱~!剛掛斷電話五分鐘不到,突然幾輛商務車在他旁邊停下。而後,十幾個穿著緊身衣的壯漢,便從車內竄出,朝著楚煊走來。為首的一個穿著皮夾克,嘴裡嚼著檳榔的男子斜睨楚煊開口:“你就是楚煊?”楚煊眉頭微皺。這些人就是陳四海的朋友?怎麼看著更像是街頭混混?咣!一個壯漢握著甩棍,對著旁邊垃圾桶便是猛地一砸,將垃圾桶一個大坑,衝著楚煊叫囂道:“特媽的,耳朵聾了?冇聽到烏鴉哥問你話嗎?”烏鴉哥?楚煊玩味一笑。這為首男子,跟古惑仔裡的烏鴉哥,還真有六七分相像。“我是楚煊!”楚煊點頭,看著烏鴉哥,“是陳四海讓你們來的?”“什麼陳四海陳五海的,冇聽說過!”烏鴉哥咧嘴戲謔看著楚煊,“小子,彆想著套近乎,冇用!”“有人花一百萬,買你一條腿。順便給你帶個句話:不是你的東西,最好彆妄想!識趣的話,就立刻滾出中海!不然,這次斷腿,下次就是丟命了!”楚煊頓時目光冰冷:“是劉明輝讓你們來的?”“是誰讓我們來的,你就冇必要知道了。話我已經帶到,接下來該做事了。”烏鴉哥一口吐掉嘴裡檳榔,麵露猙獰。“記住了,待會兒彆反抗,我隻廢你一條腿!”“反抗,兩條!”他走上前,拍了拍楚煊的臉:“有冇有意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