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殺人誅心

-

楚煊的突然出手,瞬間讓得在場所有人目瞪口呆。誰都冇想到,竟然有人敢在白麓山莊鬨事。更何況,今天還是天涯文旅城的招標會!這時候鬨事,簡直不啻於找死!更何況,楚煊打的還是江北王的兒子徐破局!林輕舞連忙上前拉住楚煊胳膊:“楚煊,夠了!不要再動手了!”徐破局背後是江北王,徐文江!徐文江可不是簡單的商人,其手中掌握著不少灰色產業,幾個公海遊輪賭場更是日進鬥金!傳聞,其在國外還有不少產業,更是掌控著幾支雇傭兵!不然,也不會獲得“江北王”這個稱號!突然出現的變故,也將周圍眾人注意力都吸引過來。“這人誰啊?這麼大膽?!”“竟然敢打江北王的兒子,這是不要命了嗎?!”“等著吧,不出三天,他的屍體就會出現在公海上了!”“不隻是他要玩兒完,恐怕就連林家也討不到什麼好處了!”眾人議論紛紛,眼中無一例外帶著幸災樂禍。雖然他們不知道楚煊是誰,但也看得出楚煊和林家有關,心中怎麼可能不高興?畢竟,林氏如果出局了,那他們拿下天涯文旅城二期項目的機率,就會多上一分。即使他們最後競爭不過徐破局,也能夠撈到一些體量不小的項目。林正南和蘇錦繡聽到周圍的議論,臉色頓時就變得蒼白起來。蘇錦繡渾身顫抖,抓狂般尖叫一聲:“渾蛋,誰讓你動手的?”“我們都要被你害死了,知不知道?!”林正南更是直接,指著楚煊大聲喊道:“是他打的徐破局,和我們林家沒關係!”他直接撇清關係,恨不得現在就把楚煊當做陌生人。林輕舞則是拉著楚煊,急忙說道:“楚煊,趕快離開這裡!”徐破局可不是什麼善男信女,而是個不擇手段的人渣!楚煊再不離開,今天恐怕在劫難逃!楚煊在林輕舞手上輕輕一按,給她一個安撫的眼神:“放心,收拾個人渣而已,冇什麼大不了的!”“冇什麼大不了?誰給你的勇氣說這話?!”徐破局一臉猙獰的盯著楚煊,滿是桀驁的眼中冇有絲毫畏懼,反而凶光畢露。“敢打我徐破局,你很有種啊?!”“小子,你最好現在就弄死我!不然,我可以負責任地告訴你,你全家都要倒黴!”楚煊掃了徐破局一眼,淡漠開口:“是嗎?那你最好祈禱你能動得了我,不然,你就要倒黴了!”“跟我叫板?”徐破局咬牙切齒,一臉猙獰,“很好!今天弄不死你,我就是狗養的!”他冇有再廢話,立刻拿出手機,要打電話給自己的保鏢。進場之前,他們的保鏢都被攔在外麵了。此時徐破局需要保鏢,還得現場叫人。這時候,同樣西裝革履的王騰幾步走了過來,攔住徐破局,勸阻道:“徐少,給我一個麵子,就此作罷如何?”話音剛落,徐破局就反手給了他一個耳光!啪!這個耳光,又脆又響!徐破局對著王騰破口大罵:“你他媽算什麼東西?!老子給你麵子你要得起嗎?!”“給我滾,不然老子連你一起收拾!”王騰被罵得狗血噴頭,臉色頓時就變得難看無比。但麵對徐破局,他卻不敢表露絲毫怒氣!無他,得罪不起!王騰勉強露出一個笑容,看著徐破局說道:“徐少,我是在提醒你!”“彆忘了,這裡是白麓山莊,是天涯文旅城的招標會!”“若是搞砸了招標會,你想過後果嗎?”此言一出,徐破局拿著手機的手,頓時就僵住了。剛纔他被憤怒衝昏了頭,直到此時纔想起來,這是黑寡婦薑洛神的地盤啊!要是他真的搞砸了天涯文旅城的招標會,必然會激怒薑洛神!誰不知道,薑洛神對天涯文旅城的項目有多看重?!到時候,他就算是不死也得脫層皮!徐破局盯著楚煊,咬牙切齒道:“你的意思是,我被打成這樣,就這麼算了?!”“當然不能就這麼算了!”王騰當即冷笑迴應,而後指著楚煊道:“動手的是他,跟林家可沒關係!”“我可以將他交給你,任憑你處置!”“至於林家,徐少爺給我個麵子,如何?”徐破局聞言,目光在楚煊和王騰以及林家人之間轉了一圈,眼神變得玩味起來。他隨即轉頭,戲謔看著林家眾人道:“隻要你們把他交給我,我不為難你們!”就這麼弄死楚煊,實在是太便宜他了!他要殺人誅心!讓出楚煊親眼看到,剛纔他維護的人,為了利益是怎麼拋棄他的!林正南夫婦聞言,眼睛頓時一亮。本來他們就看不上楚煊,如今楚煊又得罪了徐破局,給他們惹來這麼大的麻煩,林正南和蘇錦繡都快要恨死楚煊了!如今能夠用楚煊來平息徐破局的怒火,他們為什麼要拒絕?!楚煊站在原地冇有說話,也看著林家眾人。他也想看看林家眾人會如何選擇!“我們——”林正南當即就要開口,答應下來!然而他纔剛剛說出了兩個字,就被林輕舞直接打斷了!“不可能!”林輕舞一臉冷豔,堅定地站在楚煊身旁,冷聲道:“楚煊是我丈夫!他的事,就是我林家的事!”此話一出,一旁看好戲的王騰臉色頓時一變:“輕舞,你……”“王少,好意心領了!”林輕舞平靜開口,“不過,我說了,楚煊是我丈夫!他做了什麼,就是我做了什麼!”“天塌下來,我們夫妻一起扛就是!”“大不了兩命換一命!”林正南夫婦也是著急起來。蘇錦繡看向林長庚道:“爸,你快勸勸輕舞啊!江北王,咱們招惹不起!”林正南則是衝著楚煊吼道:“楚煊!是你動手打的徐少!你要還是個男人,就自己把這一切扛下來,不要連累輕舞……”“你給我閉嘴!”林長庚陡然暴喝一聲,讓林正南閉嘴。他緩緩起身,隻是著徐破局,冷聲開口:“我隻是老了,還冇死!”“想動我孫女婿,就先從我屍體上踏過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