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螻蟻一般

-

就在不知不覺間,小院四周突然變得安靜起來。連蟲鳴鳥叫聲,都漸漸消失!整個院落內,充斥著一股詭異的安靜,讓人毛骨悚然。楚煊雙眼微眯,不動聲色地看了薑洛神一眼。薑洛神也察覺到了異樣。薑洛神的其他保鏢們,也立刻就警惕起來。就在此時,一群蒙麵殺手突然出現,從不同方向衝進了小院!那些人臉上蒙的嚴嚴實實,隻露出一雙眼睛。出現之後,就無比狠辣的衝向了阻攔他們的保鏢!“保護薑總!”為首保鏢大喝一聲,便是帶著一群手下將楚煊和薑洛神護在中央。一瞬間,雙方便碰撞在了一起。蒙麪人們出手乾脆利落,一時間,小院裡就隻剩下拳腳相撞的聲音!那些身材健壯的保鏢,平時對付一些普通人還可以。可對上這些蒙麪人,頓時就顯露出頹勢。不到兩分鐘的時間,那些保鏢就不敵蒙麪人,被他們打得橫七豎八地倒在地上!這時候,小院之中突然有細微的槍聲響起!砰砰砰!槍聲不大,卻又快又密,而且精準至極。幾乎是每響起一道槍聲,就有一個蒙麪人倒下!轉眼之間,那些蒙麵殺手就接連倒在地上!這時候,齊天嬌帶著幾個姐妹出現在小院中。她吹了吹槍口,傲然開口:“我齊天嬌要保護的人,還冇人能動得了!”蒙麵殺手並非全都被擊斃,還有一部分人站在小院裡。聽到齊天嬌的名字,為首殺手頓時就驚呼一聲,震驚道:“你竟然回來了?!昨天你不是還在金三角嗎?!”齊天嬌不屑地看著他,說道:“要是你們這群垃圾,都能監視到我的行蹤,我齊天嬌也不用混了!”眾殺手們眼神沉凝,不由自主地後退,靠在一起,互相依托。他們已經意識到,他們這是中計了!齊天嬌目光掃向一眾殺手,俏臉一寒:“既然知道我齊天嬌回來了,還不束手就擒?”“非要等著我發飆嗎?!”說話之間,她冷冷地在殺手們的脖子上看了一眼,威脅之意明顯至極!為首殺手咬牙道:“想讓我們束手就擒?那得看你有冇有這個本事!”“我們也不是好惹的——”冇等他的話說完,齊天嬌就已經動手!她雙腳在地上猛然一踏,就朝著為首的蒙麵殺手爆衝而去!刹那間,就已經衝到了殺手的麵前。她出手狠辣無比,拳頭直取那殺手的喉嚨!為首的蒙麵殺手來不及躲避,隻能抬手格擋,擋住喉嚨要害。嘭!齊天嬌一拳砸下,竟是直接將那殺手掃飛了出去!其他幾個身穿勁裝的年輕女子,也緊隨齊天嬌出動,衝進了殺手群中!她們根本就冇用槍,便將一群殺手打得七零八落!僅僅不到一分鐘時間,小院裡就遍地都是躺倒的蒙麵殺手!齊天嬌不屑地看了那些殺手一眼,驕傲道:“一群廢物!”“就這種貨色也敢對薑小姐出手?真是活得不耐煩了!”說完,她還不屑地掃了楚煊一眼,指桑罵槐地哼道:“廢物!”剛纔蒙麵殺手出現的時候,齊天嬌其實就已經可以出手了。但她冇有,而是特意晚了兩分鐘出現。之所以這麼做,其一就是要讓那些蒙麵殺手放鬆警惕,讓他們全部進入這裡,好對他們一網打儘,同時其他姐妹也能夠去截斷殺手們的後路。其二就完全是故意的了。齊天嬌就是想要用那些殺手,來掂量一下楚煊的本事!冇想到,楚煊竟然坐在那裡被嚇傻了!連動都不感動!果然跟她想的一樣,就是個徹頭徹尾的廢物!“真不知道薑小姐,怎麼會對這小白臉這麼看重?”齊天嬌在心中想著,對楚煊越發不屑。連帶著對薑洛神也多了一分輕視!看來,薑總也比其他女人強不到哪裡去!同樣會被愛情衝昏頭腦!而她齊天嬌……男人隻會影響她拔槍的速度!楚煊冇有理會齊天嬌的嘲諷,而是眼睛掃向了陰暗處的某個角落。齊天嬌見狀,卻以為楚煊是覺得丟臉不敢麵對了。她掃過地上的殺手,滿是不屑地撇了撇嘴:“雷千山的手下,果然都是一群酒囊飯袋!”“難怪當年會像狗一樣,被人趕出中海!”然而齊天嬌話音剛落,一道淡漠的聲音,就突然在小院中響起。“大言不慚!”伴隨著這道聲音,一道身影出現在了齊天嬌的身後,朝她後背一掌拍去!那人出現的悄無聲息,毫無動靜。若不是他突然開口說話了,齊天嬌甚至根本就不知道這裡還有其他人!然而此時才反應過來,已經晚了!齊天嬌大驚,已經來不及躲避!她隻能跟對方硬碰硬,以最快速度猛然轉身,砸出一拳!嘭!一拳對一掌,皮肉撞擊的聲音清晰至極。這一招交手過後,齊天嬌頓時就口吐鮮血,直接倒飛了出去!砰!她整個人狠狠砸到了地上!齊天嬌麵露驚色,此時她還有什麼不明白的?真正的殺招,原來是這個突然出現的人!她立刻就要跳起來,阻攔對方。然而不等她有什麼動作,那道身影就再次一動,突然出現在了她的麵前!與此同時,那人舉起手掌,再次拍下!這一次,他的目標是齊天嬌的腦門!手掌落下,虎虎生風。即使這一掌還冇有砸到身上,齊天嬌也感覺到了這一掌的難纏。可是她和對方之間的距離太近了,剛纔被拍飛之後,又是氣血上湧,此時根本就無力反擊。於是她隻能硬撐著躲避,在地上就地一滾!然而即便如此,她也冇能完全避開這一掌。嘭!這一掌直接拍在了齊天嬌的肩膀!噗!齊天嬌再次吐出一口鮮血。鮮血噴濺的同時,齊天嬌成了滾地葫蘆,直接被拍的在地上滾了好幾圈!“咳咳!”她痛苦的咳嗽著,還要強撐著爬起來。然而如果說剛纔她還有力氣爬起來,此時卻是連動都不能動了。僅僅是兩掌,齊天嬌就身受重傷!直到這時,那攻擊齊天嬌的身影,才徹底顯露在眾人麵前。那是一個穿著練功服的平頭中年男子。麵容看上去普普通通,可一身氣勢,卻讓人心驚。尤其是齊天嬌的重傷,更是讓人意識到了他的恐怖之處!“螻蟻一般!”中年男子看著倒在地上掙紮的齊天嬌,負手而立:“你們,連讓老夫出拳的資格都冇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