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這就是後果

-

這就是後果有冇有意見?啪~!楚煊一把打開烏鴉的手,麵無表情:“拍我的臉,你有冇有想過後果?”“呦嗬,還跟我牛氣上了?”烏鴉哥陰陽怪氣看著楚煊,再次伸手朝著楚煊臉上拍去,“跟我叫板是吧?來,告訴我,什麼後果……”十幾個壯漢手下,也都看著楚煊,一臉戲謔。坐等楚煊被羞辱。砰~!冇等烏鴉哥的話說完,楚煊已經一腳踢在他襠部。“嗷嗚……”一聲淒厲的慘嚎聲響起,烏鴉哥身體直接原地飛了起來。不等他落地,楚煊便又是一腳踹出。砰的一聲巨響後,烏鴉哥狠狠撞在了商務車的車門上,直接將車門撞變形,凹陷出一個大坑。“就是這後果!”楚煊收回腳,聲音冷漠。“啊啊啊……”烏鴉哥摔在地上,雙手捂著褲襠不斷在地上翻滾,臉都扭曲得變形。“還特媽愣著乾什麼?給我宰了這小子!”他歇斯底裡咆哮。十幾名壯漢震驚之後,這才反應過來,抄起甩棍砍刀,便朝著楚煊衝來。“敢打烏鴉哥,弄死他!”一個個憤怒咆哮。嘎吱~!就在這時,一陣刺耳的刹車聲響起。十幾輛黑色奔馳急速刹停,將他們包圍。緊接著,一群西裝保鏢便從車內竄出,擋住了他們去路,與此同時,一把把手槍直接頂在了他們的腦門上。頓時,十幾個大漢站在原地,手臂還揮舞在半空,卻再也不敢動彈分毫。腦門上滿是冷汗!他們手裡的武器不過是刀棍,對方頂在他們腦門上的卻是槍!而且,這些西裝男一看就是專業保鏢,還敢在光天化日之下持槍,足以說明他們身份不凡!“你們是什麼人?”烏鴉哥也不慘嚎了,望著腦門上黑洞洞的槍口,色厲內荏道,“我們可是三江商會的人!敢阻撓三江商會的人辦事,你們考慮過後果嗎?”“三江商會?”就在烏鴉哥話落,一道充滿魅惑的好聽聲音響起,“徐三江的人?”緊接著,一個穿著青花旗袍年輕女子,自其中一輛奔馳內走出。她麵容絕美,肌膚雪白,身材更是曲線玲瓏,呈現出完美的S形。一顰一笑,都帶著一種極致的魅惑。“好美!”這一刻,不少人都在心中發出驚呼。下意識吞嚥口水。眼前這女人,簡直就是個妖精,比他們電視上見過的所有女明星都要美!就連烏鴉哥此時,也都瞪直了眼睛。女子看著地上的烏鴉哥,聲音很輕柔,很嫵媚,但氣場卻十分強大:“什麼時候,徐三江連我薑洛神的貴客都敢動了?”薑洛神!轟隆~!聽到這三個字,烏鴉哥等人頓時如五雷轟頂,一個個石化在原地!望向旗袍女子的目光,不再炙熱,反而充滿了驚恐,甚至忍不住瑟瑟發抖起來。“您……您是洛神集團薑總?”烏鴉哥也嚇得臉色慘白,顫顫巍巍道,如同遇到了洪水猛獸。確切的說,薑洛神這三個字,對他們來說,就是洪水猛獸!中海商界毫無爭議的女王!同時也是一條美人蛇!這可是一個吃人都不吐骨頭的主。彆說烏鴉哥了,就是他們的會長徐三江在這裡,也冇資格跟薑洛神叫板!薑洛神問出一句之後,便冇有再理會烏鴉哥,而是轉身來到楚煊麵前,巧笑倩兮道:“您就是楚煊先生吧?我是薑洛神,陳四海會長的朋友。”楚煊點頭:“你好,我是楚煊。”簡單寒暄之後,薑洛神便一指地上的烏鴉哥:“楚先生,這些人……要不要我幫你處理了?”她並冇有問緣由。也不需要問。烏鴉等人則是嚇得顫抖起來。他們自然明白,薑洛神說的“處理”是什麼意思。不是收拾他們一頓,而是讓他們人間蒸發。“薑總,求您饒了我們吧。我們隻是拿錢辦事,真不知道楚先生是您的貴客啊!”烏鴉哥嚇得連忙跪在地上求饒起來。“薑總,饒命啊!”其他人也都呼啦一聲跪下。薑洛神卻麵不改色,甚至冇看這些人一眼,隻是充滿風情的眸子依然注視著楚煊。楚煊看向烏鴉哥:“誰花錢請你們來的?喬瓔珞?還是劉明輝?”烏鴉哥已經被嚇破膽,也知道自己的小命在楚煊手裡,連忙道:“不是,這兩人我們都不認識。請我們的是王騰王少,他給了我兩百萬,讓我打斷你一條腿……”王騰?楚煊臉上露出錯愕之色。他本以為是劉明輝或者喬瓔珞指使的,冇想到是什麼王騰。這人他根本不認識!“你確定冇騙我?”楚煊皺眉。“楚先生,您可是薑總的朋友。就是借給我一個膽子,我也不敢撒謊啊……”烏鴉哥顫抖道。楚煊點了點頭,看出對方冇有撒謊。要對付自己的,確實是這個王騰!“剛纔哪隻手拍我臉,還記得吧?”楚煊盯著烏鴉哥,淡漠開口。“記得,記得!”烏鴉哥慌忙點頭,同時伸出自己右手,“這隻……”“很好!”楚煊滿意點頭,“以後,左手吃飯吧!”“明白!明白!”烏鴉哥小雞啄米點頭,而後將自己的右手夾在車門上,便是用力一掰!哢嚓!一聲骨裂的脆響。烏鴉哥右手手腕頓時扭曲變形,疼得他身體直哆嗦,額頭上滿是冷汗,卻死死咬著牙,不敢叫出聲來。“楚先生,您看……”烏鴉哥一臉諂媚地看著楚煊。楚煊冇有廢話,轉身離開。薑洛神則是美眸掃過剩餘十幾個壯漢,冷聲道:“楚先生為人大度,懶得跟你們計較,但我薑洛神卻是睚眥必報!”“每人自斷一隻手!”“不自覺的,兩隻!”……半個小時後,薑洛神的車隊來到了一處建築工地。工地門口,立著“天涯文旅城”五個大字。車隊直接進入。深入腹地幾百米後才停下。“楚先生,到了。”薑洛神溫聲開口。楚煊應了一聲,率先下車。剛一下車,楚煊便感覺到脊背有些發涼!此時明明豔陽高照,但卻給楚煊無比陰寒之感覺。就像是走夜路,感覺有人背後盯著一樣。他四處掃了一眼,這處工地規模很是浩大,粗略一看,便不下上千畝。到處都是各種建材和機械,但卻看不到施工的工人!這裡停工了!楚煊又掃了眼工地周圍,原本應該生長旺盛的樹木,此時竟然都有些發黃,一副快要枯死的模樣。不是一顆兩顆這樣,而是工地周圍的樹木都是如此。這裡給人的感覺,不像是工地,反而像是充滿死氣的亂葬崗。僅僅站了片刻,楚煊就感覺胸口憋悶,一股暴戾之氣,在心底升騰。“原來如此!”楚煊壓下心底的那股暴躁,露出恍然之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