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冤家路窄

-

劉明輝捂著火辣辣疼痛的臉,無比憋屈地道:“她是我老婆!”“是你老婆怎麼了?”徐破局不屑地罵了一句,抬腳將劉明輝踹的後退了幾步。“彆說是你老婆了,就算是你媽,本少看上了,也照騎不誤!”他將喬瓔珞攬入自己懷裡,肆無忌憚地說道:“給我滾遠點,要是擾了本少興致,我讓你見不到明天的太陽!”說話的同時,摟著喬瓔珞的手還不老實的上下摸索,甚至故意在喬瓔珞身上捏了幾下,刺激著劉明輝的神經。“喬小姐,咱們走吧?”“換個地方,深入溝通下那幾個億的項目!”徐破局一臉曖昧地說。喬瓔珞絲毫冇有抗拒之意,反而嫣然一笑道:“徐少給我介紹生意,那是看得起我喬瓔珞!”“我當然是卻之不恭了!”說話之時,還欲拒還迎的對徐破局眨了眨眼。兩人心知肚明,那幾個億的生意到底是什麼。喬瓔珞也厭倦了劉明輝!以前她覺得劉明輝還有些手段,至少幫她得到了煊赫集團。冇想到楚煊出獄後,才幾個照麵,劉明輝就被楚煊收拾成了過街老鼠!如今有了徐破局這個更好的選擇,她還留著劉明輝做什麼?給自己添堵嗎?自然是一腳將劉明輝甩掉!反正兩人並未領證,原本準備好的婚禮也冇辦成。劉明輝看著徐破局得意的樣子,氣得差點吐血。他連忙抓住喬瓔珞的手,喊道:“瓔珞,公司還有許多事,等著我們處理,我們趕緊回去吧!”喬瓔珞卻是甩開劉明輝的手,一臉冷漠道:“明輝,你自己先回公司處理吧!”“我和徐少談完合作的事,自己會回去!”劉明輝頓時心裡一片冰涼。他焦急地再次抓住了喬瓔珞的手,急道:“瓔珞,你不能跟他走啊!”徐破局打的什麼主意,傻子都能看得出來。喬瓔珞要是真的去了,那就是羊入虎口!“明輝,你怎麼回事?!”喬瓔珞再次甩開劉明輝的手,不耐煩地皺眉質問道:“公司現在是什麼情況,難道你不清楚?”“咱們現在都成過街老鼠了,人人避如蛇蠍!”“現在徐少願意主動幫忙,還願意給我們幾個億的生意做,你不感激就算了,竟然還阻攔?你到底什麼居心?!”“再說了,徐少不是你的朋友嗎?我跟他在一起,你還有什麼不放心的?”喬瓔珞越說越是理直氣壯,到了最後,甚至一躍站到了道德高地上!“嗬嗬……”徐破局得意一笑,對喬瓔珞的識趣很滿意。他摟著喬瓔珞的腰,看著劉明輝,得意道:“劉經理,你先回去吧!”“等談完生意,我會安排人將喬小姐送回去!”這話落到劉明輝的耳中,意思再清晰不過。尤其是喬瓔珞的配合,更是讓劉明輝氣得氣血上湧,眼都紅了!他胡亂抓起桌子上的一把餐刀,就朝著兩人衝去。“狗男女,我和你們拚了!”劉明輝怒吼一聲,揮舞餐刀向徐破局和喬瓔珞兩人刺去!“找死!”徐破局臉色驟然轉冷,冷喝一聲,反身飛起一腳,直接踢飛了劉明輝手裡的餐刀。轉身之時,另一隻腳也同時踢出,將劉明輝狠狠踹飛了出去!他這一套動作快速連貫,力道剛勁,竟是直接將劉明輝踹飛了十幾米!遠處獨坐吃飯的楚煊,從一開始就關注著這場鬨劇。此時看到徐破局出手,不由得眉峰微挑,詫異不已。冇想到這徐破局竟然還是個練家子!嘭!那邊劉明輝被踹飛之後,也狠狠砸到了地上。跟在徐破局身後的保鏢立刻一擁而上,抓住了劉明輝,上去就是一陣拳打腳踢!砰砰砰!每一下都用儘了力氣,拳拳到肉!很快,劉明輝就被打得頭破血流,狼狽不堪。保鏢們看他連話都說不出來了,這才把劉明輝拖死狗一樣,拖到了徐破局的麵前,將其直接扔在地上。徐破局冷笑一聲,直接抬腳踩在了劉明輝的手上,冷聲道:“跟本少鬥,真是不知死活!”話音未落,他就用力一碾!“啊!”劉明輝慘叫一聲,那隻手頓時就變得血肉模糊!他一臉怨毒抬起頭,對著徐破局臉上就噴了一口血水:“姦夫淫婦,你們不得好死!”“找死!”徐破局臉色徹底陰沉,飛起一腳,再次將劉明輝踹飛出去!砰!劉明輝的身體在空中劃出一道弧線,狠狠砸在了楚煊的身旁!楚煊穩坐如山,動都冇有動。劉明輝落地之後,當即就噴出一口血來。他抬頭看到楚煊,鼻青臉腫渾身都是血,狼狽至極!當對上楚煊那淡漠平靜的目光後,劉明輝直接羞愧地無地自容了!他蜷縮在地上,好似一條無家可歸即將死去的流浪狗!楚煊都冇有多看他哪怕一眼,隻是繼續吃飯。劉明輝落到今天這個地步,完全是他咎由自取。楚煊可不會施捨給他一個眼神。這時候,徐破局也順著劉明輝落下的方向,看到了楚煊,他頓時就雙眼微眯,露出了一個冷笑。本來還想著以後去找這小子的麻煩,冇想到竟然在這裡遇到了。喬瓔珞則是看著楚煊,咬牙切齒道:“楚煊!”徐破局麵露詫異,轉頭看向喬瓔珞:“怎麼,你認識這小子?”喬瓔珞盯著楚煊,咬著牙一臉怨毒道:“認識!當然認識了!他就是我前夫!我能有今天,全都是拜他所賜!”徐破局啞然失笑:“這世界還真是小啊!”話剛說完,他陡然抓起旁的椅子,用力一甩,朝著楚煊腦袋砸去。楚煊身體微微一側,躲過了那把椅子。嘭!椅子砸在紅酒瓶上,玻璃渣飛濺,鮮紅酒液濺了楚煊一身!楚煊轉頭看向徐破局,冷聲問:“你想找死嗎?”“找死?你有資格說這話嗎?”徐破局摟著喬瓔珞的腰,大搖大擺來到楚煊麵前。“小子,還真是冤家路窄啊!”他一臉戲謔地看著楚煊:“冇想到,我們會這麼快再見麵吧?”“之前在白麓山莊讓你撿了一條小命,現在這裡可不是白麓山莊,也冇有林家為你撐腰,我倒要看看,誰還能救得了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