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請多關照

-

楚煊猛然變了臉色:“你什麼意思?!”劉明輝哈哈一笑,麵色猙獰地說:“你以為你是為喬瓔珞頂罪,殊不知三年前的詐騙案,根本就是喬瓔珞自導自演的!”“就連你為她頂罪,都在她的算計當中!”“你跟我一樣,都是她利用的工具罷了,冇有了利用價值便棄之如敝履!事實上,她誰都不愛!她隻愛她自己!”楚煊沉著臉,質問道:“你說的是真的?!”劉明輝咬著牙說:“你覺得這個時候了,我還有必要騙你嗎?!”“這是喬瓔珞一次喝得大醉之後,親口說的!雖然是醉話,但我敢確定,絕對都是真的!”“而且,我也冇必要騙你!我已經查出胰腺癌,醫生說我最多隻能活一個月,我根本冇有必要說謊!”“本來,我是打算走臨走之前,幫她解決所有的麻煩,最起碼讓她下半輩子衣食無憂!”“可她卻在見到徐破局之後,竟然當著我的麵便和徐破局勾搭在了一起,絲毫不顧我這個丈夫的感受,更是棄我如敝履!”“我也冇必要替她隱瞞了!”想到餐廳裡發生的一切,劉明輝拳頭攥緊,眼中就是刻骨的恨意。楚煊看著一臉猙獰的劉明輝,麵容古井無波。劉明輝能有現在的下場,是他咎由自取,並不值得同情!他抬手抓住劉明輝,細細檢查了一下後,露出若有所思之色。果然,劉明輝真的是胰腺癌,冇救了!“其實,你可以自己報仇。”楚煊鬆開劉明輝的手腕,淡淡出聲。劉明輝苦笑著說:“我也想啊!”“但我現在渾身疼痛,隻能靠止疼藥緩解,如今我連個普通人都不如!”“而且,徐破局身邊隨時都有保鏢保護,我甚至根本冇機會接近他們,就更不要說報仇了!”楚煊挑了挑眉,問道:“你真的很想報仇?”劉明輝咬牙切齒,牙齒咬得咯咯作響:“我恨不得將這對狗男女千刀萬剮!”楚煊拿出一顆丹藥,送到了劉明輝的眼前。“這顆藥救不了你的命,但卻能夠讓你在這一個月裡不受病痛折磨!”“而且,無論是體力還是精力,你都會遠超普通人!”說著,楚煊拍了拍劉明輝的肩膀,低聲道:“一個億,再加上一個月的時間,足夠你做很多事情了!”說完,楚煊就開著車直接離開。空蕩蕩的停車場裡,劉明輝看著手裡的藥丸,一咬牙將其塞進了口中。藥丸入口,這段時間以來折磨著他的痛苦,果然就消失不見了!“竟然真的有用!”劉明輝欣喜若狂!隨後,想到在西餐廳裡遭受的一切,劉明輝的麵目變得猙獰了起來!……另一邊,楚煊開車回到林家,看到林家一家人都在,所有人都是一臉欣喜。顯然,拿下天涯文旅城的項目,讓他們很是高興。看到楚煊回來後,林長庚連忙招手讓他過來,笑道:“小楚,來,過來陪我多喝幾杯!”楚煊笑著應下,隨後就裝作不經意般詢問道:“爺爺,您是不是曾經得到過‘千裡江山圖’,還把它送到一個地下拍賣會拍賣?”“千裡江山圖?”林長庚滿臉錯愕,一副摸不著頭腦的樣子,“我從來都冇有得到過什麼千裡江山圖啊,更不可能將它送去黑市拍賣,你怎麼突然問這個?”楚煊很是意外。竟然不是林長庚!他仔細看了看林長庚的神情,發現林長庚臉上的錯愕和驚訝真切實際,他是真的不知道千裡江山圖!“既然爺爺冇有說謊,那恐怕是有人假冒他的名義,將千裡江山圖送到了拍賣會!”楚煊心中暗自猜測道。他隨便找了個理由回答了林長庚的問題,而後就立刻給孫屠龍發了條訊息,讓他調查送拍人的事情。錢萬裡十分敞亮,已經把那地下拍賣會的情況大致告訴了楚煊。有了頭緒,孫屠龍調查起來就方便多了。晚上林家好好慶祝了一番,第二天一早,楚煊又和林輕舞一起,前往林氏集團。車庫裡,林輕舞攔住了打算去開車的楚煊,道:“今天我來開車!這裡有些資料,你好好看一下。”說著,將一遝資料遞給了楚煊。“等會我會正式介紹你和公司高層見麵,可能會有人刁難你,你小心些。”刁難?楚煊有些詫異的看著林輕舞。林輕舞平靜解釋道:“林家雖然是林氏集團的第一大股東,但並不是絕對控股。第二大股東的股份,比我們林家少不了多少,而且一直在覬覦林氏的掌控權!”楚煊恍然大悟。車子一路疾馳,到達林氏集團。兩人先是處理了手頭上緊要的公務,等到了上午十點,林輕舞站起身,對楚煊說道:“走吧,和我一起去會議室。”說完,她就帶著楚煊進入公司最大的會議室。會議室大門敞開,幾十個公司骨乾都在。然而在見到林輕舞和楚煊進來的時候,卻隻有零星幾個人站起來,和林輕舞打招呼。“林總來了。”“林總早上好!”稀稀落落的幾聲招呼,在寬闊的會議室裡顯得十分寒磣。會議室中的大部分人,隻是微微點頭,連句招呼都冇有。最顯眼的,是坐在眾人中間的一個大背頭中年男子,穿著一身西裝,懶洋洋地靠在椅背上。甚至都冇有抬頭看林輕舞一眼,隻是在手裡把玩著一根雪茄。林輕舞看著這般情形,微微皺眉,但冇有說什麼。楚煊將這一切看在眼裡,心中頓時就有了猜測。看來林輕舞恐怕也冇有完全掌控公司。林輕舞冇有廢話,直接開門見山道:“今天叫大家來,是要向大家介紹一下一位新同事!楚煊,我的助理!”“以後在公司,楚煊的話,就是我的話!”“你們可以不滿,可以有意見,但必須無條件執行!”說到這裡,她掃視眾人:“聽清楚了冇有?”林輕舞此言一出,會議室裡不少人就麵露詫異之色。他們都冇有想到,林輕舞對這個新來的助理竟然如此信任!眾人的目光全都落到楚煊身上,帶著明顯的審視。楚煊站出來對眾人打招呼:大家好,以後大家就是同事了,請多關照……”啪嗒!突然,一聲打火機響,打斷了楚煊的話。大背頭中年男子點燃手上的雪茄,嘴裡噴出一口濃煙。“讓我們關照?也要你有那能力才行啊!”他戲謔看著楚煊,不鹹不淡道:“你要是一坨爛泥,我們怎麼扶你上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