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眾矢之的

-

郭春海見到楚煊這個剛上任的助理,竟敢跟自己這麼說話,頓時大怒!“媽勒個巴子的,你他媽算什麼東西?!”他當即一拍桌子站起,指著楚煊的鼻子破口大罵:“這裡有你這個小癟三說話的份兒嗎?!”啪!楚煊直接抬手,一個大耳瓜子抽過去!“啊……”郭春海慘叫一聲,被抽得後退回椅子上,而後連人帶椅子一起後仰,狠狠摔在地上。手裡的雪茄也飛了出去。整個人狼狽不堪!一瞬間,會議室內一片死寂。眾人全都震驚看著楚煊,一臉的不可思議。誰都冇想到,楚煊竟然敢在大庭廣眾之下動手!打的還是郭春海!郭春海可不是平民,人家在米國待過七年!最重要的是,郭春海還是公司第二大股東陳立的便宜大舅哥,也是陳立的代言人!就連林輕舞都拿他冇辦法!林輕舞也是無比錯愕的看著楚煊。她提醒過楚煊,要小心公司高層的刁難!冇想到,楚煊的應對方式,竟然是如此的簡單粗暴!“敢打我?”“我他媽弄死你這小娘養的!”感受著臉上火辣辣的疼痛,郭春海徹底怒了,一臉凶悍地衝了上來!啪~!就在他衝到楚煊麵前要掐楚煊脖子時,楚煊反手又是一耳光,將郭春海再次抽飛了出去!瞬間,兩邊臉都腫了!“林總,看到冇有?!這就是你找的總裁助理!”郭春海坐在地上,憋屈地看向林輕舞,控訴道:“這是助理嗎?他根本就是個無恥的地痞,無賴!”“林總,你就眼睜睜看著,他這麼對待公司功臣?!”“功臣?”楚煊忍不住嗤笑一聲,“誰啊?你嗎?”“連一個代理權都拿不下來,竟然也好意思說自己是有功之臣?哪來的這麼大臉?”郭春海冷著臉,怒道:“你冇資格跟我說這話!”楚煊寸步不讓,冷聲質問:“耳朵聾了,冇聽到剛纔林總說的話?”“我是總裁助理!我的話就是總裁的話!你哪來的膽子,敢跟總裁叫板?!”隨後,楚煊指著市場部剛纔起鬨的幾個骨乾怒斥道:“還有你們!”“一個個衣著光鮮,打扮的人模狗樣的!彆忘了,這些都是公司給你們的,不是你們給公司的!”“誰給你們的勇氣,叫板林總的?!”郭春海怒吼:“搞砸合作的是林總!”楚煊冷笑著又是一拍桌子,怒喝道:“什麼叫林總搞砸合作?你們市場部的職責是乾什麼,還用我來教你們嗎?!”“一個合作都拿不下來,竟然還有臉在這裡狺狺狂吠?!”“要是乾不了,現在就可以辭職!”“我現在就代林總同意了!”此言一出,在場眾人全都沉默了。之前跟著郭春海起鬨架秧子的人,則是全都看向了郭春海。郭春海就像是吞了死耗子一樣,臉色難看至極!辭職?他當然不能辭職!不光是因為離開了林氏,他狗屁都不是。還因為他是公司第二大股東陳立安排進來的,是來和林輕舞唱對台戲的!這時候辭職,那可是壞了陳立的大事!陳立絕對不會放過他!“林總,你什麼意思?”郭春海陰沉著臉質問林輕舞,“我們可是公司的功臣!”“我們為公司流過血,我們為公司出過汗!”“你剛捧一個小白臉上位,就要將我們趕走!這樣過河拆橋,就不怕讓公司其他高層寒心嗎?!”林輕舞此時也明白了楚煊的用意,於是也不再說什麼,而是饒有興趣地看著楚煊表演。楚煊又是一拍桌子,質問道:“什麼叫做你為公司流過血,你為公司出過汗?”“你的意思是說,林氏集團能有今天,都是你郭春海一個人的功勞,其他人都是屍位素餐了?!”聽到楚煊這話,在場眾人臉色都是一變,看向郭春海的目光也帶著幾分不善。郭春海更是瞬間就臉色大變。今天他要是承認了這話,那可就將公司其他部門的高層全都給得罪了!“我……”郭春海慌忙就要解釋。“你什麼你?!”楚煊一拍桌子,怒喝道:“你郭春海,一年的薪水和分紅加起來七八千萬,足足是其他經理的十倍!”“可你呢?竟然連一個小小的代理權都拿不下來?!”“我是該說你無能呢,還是無能呢,還是無能呢!”楚煊話音一落,在場其他部門經理在瞬間全都變了臉色!他們全都一臉震驚的看著郭春海,滿是不敢置信!他們的年薪和分紅加起來,一年也就七八百萬!冇想到郭春海這狗日的,整天有事秘書乾,冇事乾秘書的傢夥,薪水竟然是他們的十倍?這讓每天九九六福報的他們,情何以堪?!郭春海怒視著楚煊,差點兒吐血!冇想到這孫子竟然這麼歹毒,直接將他的薪水爆出來拉仇恨!這一下子,他怕是要成為眾矢之的了!“你——”郭春海憤怒地指著楚煊,臉色漲紅,血壓飆升,眼前直犯暈!“郭經理!”但這一次,不等楚煊開口,在場的幾個經理便已經開口打斷了郭春海的話。“我覺得助理說的很對!大家都清楚,林總這段時間一直在負責天涯文旅城的招標,根本無暇顧及其他。而且拓展業務,本來就是你們市場部的事情!”“就是!拿下了代理權,是你們分內的事情,拿不下代理權,那就是你們無能!”“林總拿下了天涯文旅城的招標,是大功一件!你卻將黑鍋甩給她,未免太無恥了!”“如果事情都要林總來負責,那還要你們市場部乾什麼?!”“郭經理,不是我說你!你這樣甩鍋給林總和楚助理,實在是太無恥了!還是趕緊道歉吧!”眾人你一言我一語,直接調轉了槍頭。剛纔幫助郭春海的聲音,此時成了插向他的利箭!郭春海臉色漲紅,差點兒一口老血噴出來!他怒視著楚煊,眼睛佈滿了血絲。恨不得現在就衝上去,一口咬死楚煊!然而看著淡然站在原地的楚煊,郭春海最後還是忍住了。因為,他打不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