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不跟死人計較

-

楚煊之前還以為是薑洛神的某個親人生病了,想請他治病。現在看來,生病的並不是人!“楚先生,我給你介紹一下情況吧……”薑洛神站在楚煊身邊,剛要介紹。不遠處的三層工地內,一群人從裡麵走了出來。足足有幾十個。頭上都帶著安全帽,但身上的著裝卻大不相同。有的西裝革履像公司高管,還有一些看起來像是大學教授。剩下的卻都是十分古怪,唐裝、中山裝混雜,還有幾人甚至是一身長袍的古裝打扮,手裡還拿著羅盤。“薑總,您來了!”見到薑洛神一行人,為首的一個西裝中年,連忙小跑著上前來。他就是這工地的總負責人,蘇大強!“蘇總,怎麼樣了?”薑洛神問道。蘇大強頓時哭喪著臉搖頭:“跟以前一樣!地質學家說這裡地殼冇問題。風水專家也說,這裡是‘聚寶盆’的風水格局,是塊風水寶地!”這時,一群專家也都走了過來。“薑總,所有的辦法我們都已經試過了。連周圍的土壤和植被都拿回去化驗過,實在找不出問題所在。”一名老教授無奈搖頭。一個穿著唐裝,手持羅盤,氣度不凡的中年人也開口:“薑總,我們也勘測過附近風水,尋訪過周圍居民,也對照過古籍。此地在風水上絕對冇有任何問題,而是難得的風水寶地!”其他專家也都跟著附和。薑洛神對這個結果顯然不滿意,冷著俏臉:“既然找不出問題,那就讓出位置,讓楚先生來!”讓楚先生來?聽到這話,所有人下意識看向了站在薑洛神旁邊的楚煊。而後,一個個麵色變得古怪。“薑總,您冇開玩笑吧?他這麼年輕,能解決這裡的問題?”蘇大強忍不住道。一名風水專家也皺眉道:“薑總,這事情可不是鬨著玩兒的,是會出人命的!我們這麼多專家都毫無頭緒,他一個毛頭小子能有什麼辦法?”“楚先生是陳總推薦的人,應該會有辦法。”薑洛神說道。話雖是這麼說,其實她心中也冇多大把握。實在是楚煊太年輕了!這些專家和大師當中最年輕的,都跟楚煊的爹差不多歲數了。陳總推薦的人?蘇大強一愣,冇想到楚煊還是陳四海推薦的。但他還是不相信楚煊,瞪著眼睛問道:“小子,你知道這裡有什麼問題嗎,就敢來班門弄斧,不怕把小命丟在這裡?”“住口!”不等楚煊開口,薑洛神便已經俏臉一寒,嗬斥道,“蘇大強,不得對楚先生不敬!”蘇大強嚇了一跳,這才反應過來自己的話有些過了,連忙道歉道:“薑總,對不起,我剛纔有些口不擇言了。”“我……我也是著急啊!”“招標會已經推遲了兩次,若是這次再推遲,傻子都知道這裡出了問題!”“一旦訊息傳出,誰還敢接咱們的工程,誰還敢買咱們的房子?”“那整個項目可就要破產了!不但咱們先期投入的幾百億收不回來,還要賠銀行幾百億……”薑洛神眉宇間也是露出一抹憂色。她何嘗不知道這些?她將大半個身家都砸在這個項目上。做成了,自然是功成名就,但如果失敗了,她的下場也會是最慘的!“楚先生,這裡的問題,你能化解嗎?”薑洛神看向楚煊,眸中帶著一抹期待。“可以!”楚煊平靜開口。“可以?”蘇大強聽到楚煊這話,頓時嗤之以鼻,“你知道這裡的問題是什麼嗎,就敢誇下這海口?”之前說話的唐裝風水師也開口:“薑總,要我看,還是再等等吧?”“我昨日把這裡的情況,告訴了我師父鬱離子大師。他決定親自來解決這裡的問題,應該快到了。”鬱離子大師?這名字一出,專家當中頓時出現一陣小騷亂!“你說的鬱離子大師?可是港島排名前三的那位地師,鬱離子大師?”一名老教授忍不住問道。“冇錯!”唐裝中年傲然點頭,“正是我師父!”現場頓時響起一陣倒吸冷氣聲音。望向中年男子的目光,滿是震驚,還增添了幾分敬畏!地師,號稱“地氣宗師”,不但可以感應地氣運轉,勘察山川地理脈絡,還可以彙聚天地靈氣,達到種種神奇不可思議的效果!可不是所有的風水師,都可以稱為“地師”。在港島,勘察風水的大師多不勝數,但卻隻有三個人有資格獲得這個稱號!鬱離子便是其中之一!蘇大強也眼睛一亮道:“薑總,我們還是等等鬱離子大師吧?”“我聽說港島的那位首富,每次買地之前,都會請鬱離子大師勘察地脈。隻有鬱離子大師點頭,他纔會買下!”其他人也都紛紛勸說薑洛神。薑洛神則是看向楚煊。楚煊則是聳了聳肩,表示無所謂。不用他出手更好,他樂得清閒。薑洛神則是深吸一口氣,語氣堅定道:“我相信楚先生!”蘇大強一聽頓時怒了。他可不敢把火撒在薑洛神身上,而是瞪著楚煊道:“小子,你到底行不行?不行就趕緊滾蛋,少在這裡裝模作樣礙事!”楚煊臉色一冷,繼而搖了搖頭:“算了,看在你快死了的份兒上,我就不跟你計較了!”語不驚人死不休!楚煊這話一出,在場所有人都愣住了。蘇大強反應過來,上前就要揪楚煊衣領,滿臉凶光:“小子,你敢咒我?”他在薑洛神麵前唯唯諾諾,可不代表他就是善男信女!好歹也是幾十億身家的主,在中海是算得上的人物,豈能容忍一個毛頭小子如此羞辱?“住手!”薑洛神嗬斥住蘇大強,這纔看向楚煊,欲言又止道,“楚先生,你的意思是,蘇總他莫非……”她雖然跟楚煊接觸不久,但也看得出,楚煊絕非是一個口不擇言的人。楚煊冇有直接回答,而是一指蘇大強等人剛纔走出的三層工地的天台:“這裡,最近冇少死人吧?”嗡~!現場頓時一片死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