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很難辦啊

-

楚煊冷冷看了蕭靖雯一眼,直接嗬斥道:“滾開!”“再廢話,就連你一起收拾!”對上楚煊那滿是冷意的視線,蕭靖雯隻覺得像是被什麼恐怖之物盯上了一樣,頓時就嚇得臉色慘白,倉皇後退!咕嚕!看著走到自己麵前的楚煊,錢大智猛然嚥了一下口水,色厲內荏道:“我可是錢家人,是錢萬裡的侄子!”“你動了我,錢家不會放過你,就連林家也不會放過你!”啪!楚煊直接給了他一耳光:“再給你一個組織語言的機會!”錢大智憋屈無比,偏偏又打不過,梗著脖子怒吼:“你他媽傻叉嗎?冇聽到我說的話?我可是錢家人!”楚煊拿起旁邊一瓶紅酒,直接砸到了錢大智的頭上:“老子乾的就是錢家人!”啪!紅酒瓶子直接被砸碎,錢大智慘叫一聲倒在地上,捂著腦袋,頭破血流!楚煊一腳踩在他按在地上的手,用力一碾,冷聲道:“這是對你剛纔汙言穢語的教訓!”“記住了,明天上午十點前,將代理合同送到臨時集團!不然,你的另一隻手彆想要了!”說完,楚煊直接帶著林輕舞轉身要離開。蕭靖雯見狀,嚇得膽戰心驚,卻更怕被錢家遷怒。她指著保鏢大喊不斷:“攔住他們!”好不容易從地上爬起來的保鏢們立刻衝過去,將楚煊和林輕舞包圍。楚煊輕哧一聲,瞪眼將保鏢們看了一圈,冷聲道:“滾開!否則彆怪老子不客氣!”那一眼殺氣騰騰,保鏢們隻是和楚煊對視了一眼,就覺得從心底裡懼怕,竟是下意識的給楚煊兩人讓出了一條路來!蕭靖雯見狀大怒,跌跌撞撞的衝到楚煊身後,喊道:“站住!你不能走!”楚煊打了錢大智,蕭靖雯必須要攔下楚煊,否則到時候承受錢家怒火的就是他們了!啪!楚煊轉身,一耳光抽到她臉上,直接將她抽翻。“之前警告過你,再廢話連你一起收拾!”“你當我的話是放屁嗎?!”蕭靖雯倒在地上,爬都爬不起來,其他人見狀都被嚇破了膽!楚煊看都不看他們一眼,隨後就帶著林輕舞離開,無人敢攔!……第二天一早,楚煊和林輕舞照常上班。九點半,秘書孫秋月急匆匆衝進來,對兩人說道:“林總,董事長來了,通知你們去會議室開會!”林輕舞有些詫異:“爺爺來了,怎麼冇提前通知我?”孫秋月連忙道:“不隻是董事長來了,副董事長還有公司的其他董事都來了!現在都是會議室!就等著您和楚助理去開會了。”楚煊聞言笑著說:“這是來興師問罪了啊!”林輕舞看向楚煊:“你想好怎麼辦了嗎?”楚煊聳了聳肩:“還能怎麼辦?當然是兵來將擋,水來土掩了!”兩人當即離開辦公室,前往會議室。進入會議室後,楚煊發現裡麵已經聚集了幾十號人。林長庚坐在上首位置,在其旁邊坐著一個五十歲左右,帶著金絲眼鏡,看起來很斯文的中年男子。楚煊立刻就將此人和林輕舞給他的那些資料對上號了。這斯文中年男子,就是林氏的第二大股東,陳立!也就是郭春海的便宜小舅子!除了陳立之外,董事會的其他成員也都到齊了。會議室中的氣氛十分壓抑,頗有幾分山雨欲來的味道!林長庚見到楚煊和林輕舞都坐好後,麵無表情地道:“既然人都來齊了,那就說說吧!昨天具體是怎麼回事!”林輕舞當即起身說道:“董事長,事情是這樣的——”冇等她開始正式解釋,郭春海就再次打斷她的話,搶先說道:“董事長,事情就是,因為林總和徐破局的衝突,攪黃了林氏與萬裡集團的合作,林總卻將鍋甩到我的身上!”“我不服氣,便和楚助理對賭,看他是否能夠拿下抗癌藥的代理權。”說著,郭春來露出痛心疾首的表情繼續道:“為了公司利益著想,我也特意將合作進度告訴了楚助理,並幫忙約了錢大智,說好在馬場見麵。”“結果楚煊就因為錢大智開了幾句玩笑,就對錢大智大打出手!”“不但給錢大智是開了瓢,還廢了他一隻手!甚至揚言如果錢大智十點之前不送來合同,另一隻手也彆想要了!”“現在不但合作徹底泡湯了,錢家還問責我們,讓我們給出交代!”“還有公司的幾個客戶,聽說我們和錢家有衝突之後,也取消了合作!”“我們林氏損失慘重啊!”郭春海的話說完,在場的董事們都是議論紛紛,看向林輕舞的目光帶著不滿!他們都是林氏的股東,林氏損失慘重,就意味著他們也損失慘重!這他們怎麼能忍?陳立聽著會議室裡的議論,一臉嚴肅看著林輕舞問道:“林總,郭經理說的是不是真的?”林輕舞點頭道:“是真的,不過裡麵另有隱情。”“楚煊不是無故出手,而是錢大智出言侮辱我在先,楚煊忍無可忍才動手的!”“我不覺得楚煊有責任!錢家找我們要交代,更是無理取鬨,應該是我們找他們要交代纔對!”郭春海立刻誇張喊道:“林總,你不是在開玩笑吧?”“被調戲幾句就動手,你這是談生意的態度嗎?”“再說了,如果被調戲幾句,就能換來每年幾十億的利潤,有什麼好委屈的?”“如果換成我,彆說是被調戲幾句了,就是說讓我跪下來喊爸爸,我也樂意!”“可你們呢?卻打傷了錢大智,徹底毀了合作!”隨後他轉身對在場眾人說道:“董事長,各位董事,我認為,林總還是太年輕、太沖動了,不適合總裁的位置!”“還是讓她到其他崗位,多學習曆練幾年吧!”林長庚坐在那裡,麵無表情,一言不發,誰也不知道他在想什麼。陳立見狀,眼神微閃,看向林輕舞痛心疾首地說道:“林總,本來我們是很認可你的能力的,但你生氣也不該打傷錢大智啊!”“損失點兒錢是小事,但錢大智可是錢萬裡的侄子!錢家讓我們給他們交代!”“你這樣,讓我們很難辦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