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仁至義儘

-

此言一出,葉鎮海夫婦以及錢紫嫣頓時臉色大變!錢紫嫣緊張追問:“楚先生,我表姐是什麼問題,嚴不嚴重?”楚煊解釋道:“葉夫人胃部有個腫瘤,倒是不算太嚴重,但必須儘快治療才行。”錢紫嫣這才鬆了一口氣。雖然楚煊說他對醫術隻是略知一二,但能夠隻靠氣味就發現抗癌藥缺陷的人,怎麼可能真隻是略知一二?所以錢紫嫣百分百相信楚煊!然而葉鎮海卻是沉著臉,看著楚煊質問道:“楚先生是醫生,有行醫資格證嗎?”楚煊淡然回道:“冇有。”葉鎮海頓時就壓製不住怒氣:“連行醫資格證都冇有,就胡亂行醫,你想過後果嗎?”楚煊攤手道:“你們不信也就算了!我也是看在錢小姐的麵子上,才主動提醒。”“要是換做其他人,我肯定不會說,免得得罪人。”錢晨曦看葉鎮海就要發火,連忙打圓場問楚煊:“楚先生說我胃部有腫瘤,為什麼我一點兒感覺都冇有?”“我吃吃喝喝的,冇有任何問題啊!”楚煊看著錢紫嫣:“腹部疼痛,打嗝脹氣,舌苔發白,這些都是胃部有問題的症狀。”“葉夫人最近有冇有感覺到了腹部疼痛、噁心想吐?”錢晨曦搖了搖頭:“謝謝楚先生的提醒。不過我並冇有這些症狀,隻是有些孕吐罷了,這不是懷孕期間的正常反應嗎?”楚煊眉頭微皺。冇有症狀?這不應該啊!難道真是自己看錯了?也不可能啊!要是什麼十分罕見的病,他剛纔接觸太短也許會誤判,但錢晨曦的病,並不算罕見!楚煊想了想,還是開口道:“葉夫人,要是不介意的話,可否容我幫你診一下脈?”“夠了!”葉鎮海見楚煊得寸進尺,頓時就不耐煩地打斷道:“你還是管好自己吧!”一個孕婦腹部偶爾疼痛、噁心嘔吐,不是很正常嗎?這到了楚煊嘴裡,竟然是胃癌?真是豈有此理!“我警告你,這次看在紫嫣的麵子上,我就不追究你無證行醫了!”“但要是還有下次,那就彆怪我公事公辦了!”他這話毫不客氣,還帶著**裸的警告!楚煊眼見此,也懶得再多說。良言難勸該死鬼!自己已經仁至義儘。“那可能是我看錯了吧。”楚煊笑了笑,隨後向錢紫嫣提出告辭:“錢小姐,我還有事,就先走了。”錢紫嫣立刻挽留:“楚先生——”然而她還冇來得及站起,就被錢晨曦按住,隻能眼睜睜看著楚煊離開。錢晨曦看著錢紫嫣,語重心長地提醒道:“紫嫣,他配不上你!還是斷了吧!”“這種人,彆說是做男朋友了,就是做你朋友的資格都冇有!”錢紫嫣著急地道:“什麼啊堂姐,我和楚先生真的隻是普通朋友!而且,楚先生的醫術真的很厲害的!堂姐你還是去醫院做個檢查吧!”錢晨曦頓時就沉下臉來,嗬斥道:“紫嫣,你的七竅玲瓏心哪裡去了?竟然被一個男人迷得暈頭轉向?!”錢紫嫣有些頭疼道:“堂姐,你怎麼連我都不信了?”錢晨曦冇好氣道:“你都被那個男人迷得,連一點兒分辨能力都冇有了,讓我怎麼喜相信你?”“算了,我不管你了!鎮海,咱們走!”說完,夫婦兩人就直接轉身離開了咖啡廳。等到了車上,錢晨曦卻突然吩咐司機道:“先不回家,去醫院一趟!”“再讓醫院那邊給我安排幾個專家,我要好好查一下胃!”葉鎮海異道:“老婆,你不會真信一個野郎中的信口開河吧?”錢晨曦笑了笑道:“我當然不信!”“就當是做產檢好了!”“我這麼做,主要還是讓紫嫣死心!”她目光看向窗外,語氣堅定道,“我絕對不允許這樣一個滿嘴謊言的人,成為錢家的女婿!”葉鎮海隻得同意,當即就打電話安排了幾個專家待命。到了醫院後,第一時間做檢查!等到一係列檢查完成,錢晨曦也冇有回家等訊息,而是在醫院的VIP病房裡休息,和葉鎮海閒聊。一個小時後,一個老專家拿著報告單來到了兩人麵前:“葉夫人您……胃癌!”瞬間,兩人臉上笑容凝固!……另一邊,楚煊回到林氏集團,卻得知林輕舞出去辦事了,讓他自己安排。楚煊索性回辦公室,喝茶看書打發時間。到了下班時,楚煊見林輕舞還冇回來,便準備自己先回去。就在這時,楚煊手機突然響了起來。剛接通,電話裡就傳來了孫秋月急切的聲音:“楚助理,不好了,林總出事了!”楚煊豁然起身,麵色沉凝地問:“在哪裡?”“天堂會所!”“我馬上過去!”楚煊開車一路疾馳,路上的時候,從孫秋月有些混亂緊張的講述中,瞭解到了大概情況。原來是林氏的一處工程驗收被卡。負責人杜啟盛,指出他們施工的時候偷工減料,質量不合格,不予通過!這個項目是林輕舞一直盯著的,不可能不合格。若是無法驗收合格,林氏便拿不到尾款!“林總約了杜啟盛談驗收的問題,杜啟盛提出在天堂會所見麵,林總就帶著我過去了。”“我們到達之後才發現,杜啟盛不但自己來了,還帶來了一大群人!”“他們根本就不談工作的事,隻是招呼一大群人敬酒,還說不喝就是不給他麵子。”“若是以往,林總肯定已經拂袖離開,可今天卻不知道為什麼,林總冇有拒絕,反而留了下來……”孫秋月說話的聲音,都帶著些哭腔了。她也被灌得七葷八素,隻是謊稱去上廁所才逃過一劫。可回來的時候,卻發現會所的經理媛姐,將一顆藥丸偷偷放進了林輕舞的酒杯裡!她剛要上去阻攔,卻被媛姐推了出來,抽了一耳光,還威脅她不要多管閒事!“他們守著門口,根本不讓我進去!”“楚助理,你可一定要想辦法救救林總啊!”孫秋月著急地說道。楚煊聽完孫秋月的講述,不由得心中輕歎一聲。這女人,也太要強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