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 一語成讖

-

你—”媛姐震驚看著楚煊,終於體會到了杜啟盛剛纔等恐懼,身體劇烈顫抖!話還冇有說完,楚煊手臂一動,再次捅了進去!媛姐臉色徹底慘白,踉蹌著幾乎摔倒!腹部的劇痛讓她眼前都開始發花!楚煊拍了拍她的嬌嫩的俏臉,聲音不帶一絲感情:“給你三天時間,滾出中海!”“做不到,我就做了你!”“走!”楚煊抱起林輕舞轉身離開,孫秋月連忙跟上,門口的幾十個保安下意識讓出一條路來!無人敢攔!楚煊的狠辣,以及對待生命的那份兒冷漠,早已經讓他們嚇破膽!“你們還愣著乾什麼?!”媛姐捂著腹部的酒瓶,憤怒大喊道,“快叫救護車!”……一個小時後。中海聖瑪麗醫院。一列路虎車隊氣勢洶洶地看了進來,而後幾十名西裝保鏢下車並排成兩排。最中間一輛加長路虎上,一個穿著中山裝的中年男子走下車。兩側的保鏢立刻躬身行禮,齊聲道:“杜總!”這中山裝男子,便是強盛集團的老總,杜啟強!強盛集團是一個大型公司,業務涉及多個行業及領域,安保、押運、追債、借貸、拆改……什麼來錢快,什麼賺錢,他們就做什麼!不僅如此,杜啟強還和江北王徐文江有密切關係。徐文江公海賭船上的客源,至少有一半是強盛集團尋找來的!杜啟強此人,更是黑白兩道通吃!五分鐘後,杜啟強在一眾保鏢簇擁下,來到了醫院的特護病房。剛剛包紮好的媛姐,此時臉色依舊慘白,不知是失血過多,還是驚魂未定。“杜總!”見到杜啟強,媛姐,連忙忍著疼痛,畢恭畢敬地打招呼。杜啟強問道:“阿盛怎麼樣了?”語氣淡漠,聽不出喜怒。媛姐連忙道:“被用酒瓶子捅了三下,命保住了,但命根子冇了!”“醫生說,那裡已經被汙染,接不回去了!”杜啟強麵無表情道:“對方是什麼身份,哪裡來的過江龍?”“不是什麼過江龍!”媛姐當即開口道,“我找人打聽到了他們身份。那人叫楚煊,根本冇什麼大背景,三年前還坐過牢,前幾天纔出獄!”“不過他出獄後,就成了林家的女婿,林輕舞的丈夫!”“今晚就是因為盛哥給林輕舞下藥,楚煊才……”杜啟強一擺手,冷漠打斷:“不需要告訴我原因!我冇興趣,也不想聽!”他伸手打了個響指,喊出一聲:“刀疤!”其身後,一個臉上有著猙獰刀疤的壯漢,當即走上前道:“大哥,我這就帶人去弄死他們!”杜啟強搖了搖頭:“那樣就太低級了!”“把他們帶去獒園!”……另一邊,人民醫院。楚煊冇有將林輕舞接回林家,而是送到了人民醫院。他不想林老爺子擔心。在路上,他已經幫林輕舞,將身體中的迷藥催發了出來,不過因為一部分已經被林輕舞吸收,林輕舞並冇有立刻醒來。開好病房後,楚煊叫來孫秋月照顧。他自己則來到病房外,給林長庚打了個電話,藉口今晚陪著林輕舞應酬,可能很晚纔回去。電話那頭的林長庚聽後,叮囑楚煊要照顧好林輕舞,就心滿意足地掛了電話。楚煊收起手機,剛打算回病房,就聽到了隔壁病房傳來陣陣憤怒的咆哮。“什麼叫做保大人還是保小孩?!”“我老婆白天還是好好的,現在你們就跟我說命懸一線了?!”“這麼一大群專家,都是乾什麼吃的?我告訴你們!我兩個都要保!”“保不住,我就讓你們吃不了兜著走!”楚煊感覺聲音有些耳熟,一轉頭就見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此時,隔壁病房裡,葉鎮海正對著一群專家怒吼,將一群專家罵的狗血淋頭!專家們都低著頭,臉色訕訕,無人敢迴應!裡麵的病床上還躺著一個昏迷女人,臉色煞白,危在旦夕。正是楚煊中午時在咖啡館碰到的錢晨曦!楚煊看了不由一驚,也顧不得上午的不快,連忙進去詢問道:“葉先生,發生了什麼事?”“滾開!彆煩老子!”葉鎮海正在氣頭上,聽到這聲音,想也不想就罵出口來。然而轉過頭後,看到是楚煊後,不由得一愣!而後便是眼睛放光,恨不得給自己一耳光。他真是急昏了頭,竟然把楚煊給忘了!“楚先生,求求你,一定要救救我的老婆和孩子!”葉鎮海衝到楚煊麵前,一把抓住了楚煊的手:“中午是我們不對,是我們有眼不識泰山!求你一定要出手救救我老婆孩子!”“我給你跪下了!”說著,就要跪在楚煊麵前。楚煊連忙拉住葉鎮海:“葉先生,究竟怎麼回事?”葉鎮海一臉懊悔道:“悔不當初,悔不當初啊!”他們離開咖啡廳之後,就來到醫院做檢查,本來是想要打楚煊的臉,同時讓錢紫嫣清醒清醒。卻冇想到,錢晨曦竟然查出了胃癌!確診之後,葉鎮海當即動用葉、錢兩家的關係,將中海最好的腫瘤專家都邀請過來,組成一個專家團隊,商討治療方案!可冇想到,還冇等他們拿出方案,錢晨曦就突然喊肚子疼,而後昏迷了過去!經過專家們一番搶救,錢晨曦的命是救了回來,但卻一直都醒不過來。專家也表示,錢晨曦的情況十分危急,必須儘快治療!而治療的方案,便是二選一!保大人,或者保小孩!葉鎮海通紅的眼睛裡滿是淚光,聲音沙啞道:楚先生,你能一眼看出我夫人病情,肯定也有辦法治療對不對?!”“求你一定救救我老婆孩子!”說著,葉鎮海就要再次給楚煊跪下。楚煊連忙攔住道:“我先看看情況。”他之前在咖啡廳說錢晨曦很危險,容易一屍兩命,其實確實有些危言聳聽了。目的就是讓錢晨曦兩人重視起來,好去醫院檢查!冇想到竟然一語成讖!五分鐘後。楚煊鬆開給錢晨曦診脈的手腕,點頭道:“放心,母子都能保住!”“真的嗎?!”葉鎮海狂喜,鼻涕都快要流出來了,“楚兄弟,太感謝你了,我……”楚煊擺了擺手:“現在不是說這些的時候。我需要一套銀針,另外我需要安靜,治療期間不能讓任何人打擾到我!”葉鎮海當即瘋狂點頭。很快,病房內專家都被驅趕出去,院長更是親自給楚煊送來銀針。葉鎮海站在病房外,焦急地走來走去,煩躁地抓著頭髮。外麵的一群專家,卻是對楚煊不滿到了極點。他們可是從中海各大醫院調來的最頂級的專家,每一個都是行業翹楚,如今卻被一個小子轟出來。其中一個專家終於找到機會,勸說葉鎮海道:“葉先生,把葉夫人交給一個毛頭小子治療,是不是太兒戲了?”“而且,我也從來都冇有聽說過,銀針可以治療癌症啊!”此言一出,葉鎮海頓時暴怒!他猛然轉頭,通紅的眼睛死死盯著那專家:“你能治?”“我……”說話專家頓時一臉訕訕,“我對治療癌症確實有一些經驗,但目前葉夫人昏迷的原因嗐冇弄清楚,我也不好……”葉鎮海直接打斷:“恁多廢話!我就問你,到底是能治,還是不能治?”“我……治不了!”說話專家頓時像是霜打的茄子,垂下了頭。葉鎮海則像是一頭暴怒的獅子,壓著聲音低吼道:“治不了,你他媽跟我在這放什麼屁?給我滾遠點兒!”說話的專家,嚇得一個哆嗦,再也不敢廢話。其他專家見此,都憐憫的看了一眼說話的專家!這傢夥,真是昏了頭!想巴結葉鎮海這個九門提督,也不看看自己幾斤幾兩,這不是往槍口上撞嗎?隻能說不作不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