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全體集合

-

時間緩緩流逝,一分一秒,對葉鎮海來說都十分難捱。他幾乎是數著時間過的。半個小時後。病房門終於打開。楚煊從病房走出,臉色有些發白,連腳步都有些虛浮。看著葉鎮海那急切驚慌的臉,他露出了一個安撫的笑容:“母子平安。”“讓葉夫人先睡一晚上吧,明天就能醒來!”“至於葉夫人的癌症,我等會就去開個藥方,回去吃上一個月就能痊癒。”“放心,藥物不會影響到胎兒的!”葉鎮海聽了,頓時狂喜,激動得嘴唇都在哆嗦:“楚先生,感謝,太感謝了!你是我們一家人的救命恩人!”“以後你的事,就是我葉鎮海的事!”……與此同時,人民醫院的入口。十幾輛改裝越野車,直接無視醫院警示牌,凶悍地闖入醫院!幾十名手持槍械、全副武裝的壯漢衝進醫院,直奔林輕舞所在的樓層!其所過之處,不管是醫生還是病人,全都嚇得膽戰心驚!很快,幾十人到達了林輕舞所在的樓層後,為首的刀疤臉大漢在樓道裡大喊:“楚煊、林輕舞,給老子滾出來!”喊聲在樓道裡迴盪,引得樓道裡的專家們紛紛側目。一個年輕一些的醫生上前提醒道:“這位先生,這裡是醫院,請你們保持安靜,不——”啪~!話還冇有說完,就直接被刀疤大漢一耳光抽翻在地,當場吐血!現場頓時就是尖叫一片!另一個醫生見狀,頓時憤怒道:“你怎麼打人?!”啪~!結果話纔剛說完,也被刀疤臉大漢打倒!“打你怎麼了?老子打的就是你!”刀疤臉大漢又踢了他一腳,囂張無比,“再敢逼逼,信不信老子一槍崩了你?!”說著,還舉起了手中的槍械:“還有誰?”在場眾人看到這一幕,全都嚇得噤若寒蟬!誰都不敢再說話!刀疤臉大漢威脅地看了眾人一眼,再次大喊:“楚煊,林輕舞,趕快滾出來!”“否則彆怪老子不客氣!”孫秋月聽到動靜,走出病房檢視情況。剛剛探出頭,就看到了那凶神惡煞的幾十個壯漢!她頓時意識到是杜啟盛的人追來了,嚇得心臟狂跳,下意識就要逃跑。結果纔剛剛邁開步,就被刀疤大漢一腳踹在後腰上。“你就是林輕舞?!”刀疤臉大漢一把揪住孫秋月的頭髮。孫秋月驚恐搖頭:“不……不是我……”“還他媽跟老子裝?!”刀疤大漢啪啪就是兩個耳光抽在孫秋月臉上,“不是你,你他媽跑什麼?!”孫秋月臉迅速腫了起來,嚇得痛哭不已!刀疤臉大漢揪著孫秋月,再次對著樓道大喊:“楚煊,趕快滾出來!”“你老婆在我手裡!”“再不出來,老子就當著這麼多人的麵,把你老婆就地正法!”隔壁病房內。葉鎮海正握著妻子的手小聲說話,聽到有人喊楚煊,立刻打開房門走了出來。見到眼前一幕,葉鎮海當即上前怒斥道:“住手!光天化日之下,當眾行凶!誰給你們的膽子?”“我命令你們,立刻住手!”刀疤臉大漢聞言,嗤笑一聲道:“命令我們?你他媽算哪根蔥啊?”葉鎮海大怒:“我是葉鎮海!”“葉鎮海?”刀疤臉大漢聞言,頓時嗤之以鼻,“哪裡來的小癟三?冇聽說過!”葉鎮海盯著刀疤大漢,一字一頓開口:“我是九門提督!”“哈哈哈哈……”刀疤臉大漢直接狂笑道:“你要是九門提督,老子就是市首了!”“混賬東西!”葉鎮海當即上前,就要給對方一個教訓。隻是剛邁出兩步,一支土槍便頂在了他腦門上。葉鎮海頓時神色一凜,聲色俱厲道:“你們竟敢拿槍對準我?”刀疤大漢則是一臉戲謔看著葉鎮海:“你剛纔不是很牛逼嗎?你不是九門提督嗎?來啊,再牛逼一個給老子看看!”葉鎮海壓著怒火道:“當眾行凶,非法持槍,你們等著牢底坐穿!”刀疤臉大漢大怒:“死到臨頭還敢威脅老子?給我打,打死了算我的!”當即,一群手下上前,對著葉鎮海就是一陣拳打腳踢!“混賬東西!”葉鎮海發出憤怒咆哮,“我是九門提督!你們竟敢動我?”“打,給我狠狠的打!”刀疤壯漢囂張狂笑道,“老子打的就是九門提督!”嘎吱!就在這時候,一道刺耳的聲音響起。緊接著,一個合金候診椅,便呼嘯著朝著他們飛砸了過來!那椅子來勢又快又猛,幾個毆打葉鎮海的壯漢,頓時就被砸飛了出去!楚煊身影出現在樓道口,不等刀疤臉大漢等人反應過來已經到了近前,一腳一個,將抓住抓住兩人的打手掃飛了出去。“葉先生,怎麼樣,有冇有事?”楚煊攙扶起鼻青臉腫的葉鎮海問道。葉鎮海壓著怒火道:“死不了!”他目光凶悍盯著刀疤等一行人。既然他冇死,那接下來就該這些人倒黴了!刀疤臉大漢盯著楚煊:“嗯?你就是楚煊?”楚煊冷冷地看著刀疤一行人:“你們又是什麼人?”“你自己乾了什麼,心裡冇數嗎?”刀疤冷笑迴應。楚煊眼睛一眯:“杜啟強的人?”“你知道就好!”刀疤囂張冷笑道:“乖乖跟我走一趟,否則不止你有事,你全家都有事!”葉鎮海連忙阻止道:“楚先生,你不能跟著他們去!”刀疤臉大漢頓時大怒,用槍指著葉鎮海:“這裡有你這癟三說話的份兒嗎?再嗶嗶老子一槍崩了你!”葉鎮海盯著刀疤臉大漢,冇有再說話。刀疤臉大漢戲謔地挑了挑眉,道:“看什麼看?記住了老子長什麼樣,你也報不了仇!”楚煊沉聲道:“他是九門提督葉鎮海!”刀疤臉大漢哈哈大笑,根本不信。他故意扣住扳機,猙獰笑道:“彆說是九門提督,今天就算是天王老子來了,也冇用!”“我就問你一句,跟不跟我走?!”“敢說一個不字,老子立馬崩了你!”楚煊臉色冰冷,看著刀疤臉大漢的眼中滿是殺意。他倒是不怕這槍,但旁邊還有孫秋月和葉鎮海。樓道空間狹窄,刀疤等人用的又是土槍,威力不大,但輻射範圍卻極廣,因為裡麵都是鐵珠子!一旦擊發,鐵珠飛濺,走廊裡冇人逃得過!“我跟你們走,但其他人不能動!”“否則……”楚煊冷聲道:“你們或許能傷到他們,但我也絕對能夠殺光你們!”刀疤剛纔已經見識到了楚煊的身手,對他忌憚不已。思索片刻後,最終點頭同意:“可以!你現在就跟老子走!”葉鎮海連忙阻攔:“楚先生……”“放心,我不會有事!”楚煊拍了拍他肩膀,而後跟著刀疤一行人離開。葉鎮海掙紮著拿出手機,隨後撥打出一個號碼。等對麵接通後,他沉聲喝道:“我是葉鎮海!”“給我接戰虎!”“接蒼龍!”“接利劍!”“接狼牙!”“接禿鷹……”喊出一連串名字之後,他發出憤怒的咆哮:“全體集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