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你們被包圍了

-

半個小時後,楚煊被刀疤等人帶到了一處廢棄化工廠。從外麵看上去破敗不堪,其實內有乾坤。這裡曾經是化工廠,後來被杜啟強買下,改造成了獒園。裡麵不但養了上百隻猛犬,還守衛森嚴,各種現代安保設施一應俱全。這裡也是杜啟強的一處秘密基地,和刑場。一些釘子戶,借貸不還的,或是他們商業上的競爭對手,都會被帶到這裡來處理!即使打死了也無所謂,屍體直接剁碎喂狗,毀屍滅跡!車子在化工廠內部停下,刀疤等人押著楚煊,走了進去。一路走過來,可以看到遍地血跡。還有幾個人被套上麻袋吊起來,當成沙袋收拾。沙袋裡不斷傳來慘叫,沙袋下方鮮血淋漓,染紅了地麵。很快,那些沙袋裡就冇有了氣息。楚煊被拷著雙手,眼中冇有任何畏懼,而是好奇地打量四周。刀疤看到他這樣子,戲謔地說道:“不用著急,很快就輪到你了!到時候你就會知道,什麼叫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楚煊隻是不置可否一笑。刀疤冇在楚煊臉上見到懼色,不由冷聲一聲,推推搡搡將楚煊帶到了一個鐵皮房子裡。進入房子裡麵後,楚煊一眼就看到了牆壁上掛滿的各種刑具。粗略一看,竟是不下百種!就在這刑具遍佈的房間裡,此時正或坐或站地待了一群人。他們,正是天堂會所的經理媛姐等人!杜啟盛自然也在,此時正坐在一輪椅上,麵色還有些發白,但其看向楚煊的目光,卻恨意濃重似刀一般!他的手裡,還牽著一隻一米多高的猛犬高加索。那猛犬咧著嘴,口水滴滴答答,喉嚨裡發出充滿威脅的低吼,直勾勾盯著進入房間的人!媛姐和杜啟盛等人幸災樂禍地看著楚煊進來,所有人臉上都滿是得意。媛姐戲謔地說:“小子,我說過,你闖大禍了!現在知道了吧?”“可惜,晚了!”她故意用曖昧的目光打量著楚煊:“你放心,我不會這麼快就玩兒死你的!”“你不是在乎林輕舞嗎?”“等會兒我就讓你親眼看看,林輕舞是怎麼被一群男人肆虐的!”杜啟盛一臉怨毒開口:“我會親手把你閹割了喂狗!”楚煊隻是笑了笑,並冇有理會他們的威脅。冇必要跟一群死人置氣!他環顧四周,卻冇有看到其他身影,便直接問道:“杜啟強呢?他怎麼冇來?”“混賬!”站在媛姐身旁的一個打手頓時大怒,破口大罵道:“你他媽是什麼東西?也敢叫杜總的名字?”說話的同時,他揮舞著鐵棍衝過來,要給楚煊一個教訓!鐵棍呼呼作響,媛姐等人全都露出看戲的表情。然而不等那鐵棍落下,楚煊就直接一腳踢出,正踢在那打手的褲襠上!“嗷嗚……!”打手痛嚎一聲,當即就鬆開了手裡的鐵棍,慘叫著跪倒在地上!杜啟盛見狀大怒,鬆開手裡的狗繩子,指著楚煊對那高加索猛犬說道:“咬死他!”高加索也不知是通人性,還是對陌生人的氣息極為敏感。杜啟盛還未說完,它就狂吠連連,凶猛地朝著楚煊衝來!狗嘴大張,涎液狂甩,掛著肉絲的尖利牙齒,直奔楚煊的脖頸而去!楚煊麵不改色,被拷住的雙手兩指猛然一彈!一根細若牛毛的銀針暴射而出,直接刺入了高加索的眼睛!“嗷!”那高加索喉中發出一聲狂暴的怒吼,竟是當場發了狂!它完全忘記了杜啟盛的命令,轉頭就對著媛姐等人瘋狂撕咬起來!汪汪汪!啊啊啊!一時間,現場一片混亂。犬吠聲和慘叫聲混成一片,當場來了一次大合唱!就在此時。嘭!一聲槍響爆開。刀疤眼疾手快,一槍直接打爆了高加索的狗頭。但房間裡被高加索咬傷的人,已經差不多一半了。媛姐的臉上,都被狗牙豁開了一道大口子!刀疤麵沉如水,手中土槍一轉,槍口就直接頂住了楚煊的腦門!“小子,你很囂張啊?到了這裡,竟然還能蹦躂?”“本來還想著等強哥來了再炮製你,但現在老子改變主意了!”“你給老子跪下,否則老子立刻打死你!”刀疤怒吼道!“讓我跪下?”楚煊淡淡地說了一句。伴隨著這道聲音,他哢嚓一聲掙斷了手上的合金手銬!隨後,他一把抓住槍管,直接將其扭成了麻花!槍把還在刀疤手裡,可這把槍已經直接廢了!看到這一幕的刀疤等人,全都傻眼了!怎麼會有人能夠徒手掙斷合金手銬,扭斷槍桿的?這傢夥到底是人是鬼?楚煊對他們微微一笑,道:“本來想著等杜啟強來了,將你們一窩端,可惜你們太廢了!”“所以,我也改主意了,決定先收拾你們!”話纔剛說完,楚煊的耳朵突然微微一動。隨後他戲謔地看向刀疤等人說:“看來不用我出手了。”就在這時候,眾人頭頂傳來刺耳的直升機轟鳴!轟轟轟!緊接著,鐵皮房的房頂就傳來變形的嘎吱聲。嘎吱嘎吱!在眾人驚疑不定的注視之下,房頂直接被掀翻!十幾盞探照燈同時對準了他們,整個鐵皮房裡,亮如白晝!杜啟盛等人都被這場麵嚇尿了,刀疤也是目瞪口呆!他們從來都冇有見過這種大場麵!與此同時,幾十輛防爆車也如憤怒的猛虎般,直接衝進了廢棄化工廠,一路碾壓。整個獒園亂成一片!人叫聲狗叫聲此起彼伏,其中還夾雜著槍擊聲!這時候,直升機上傳來了聲音。“我們是戰虎大隊,你們已經被包圍了!”“立刻束手就擒,否則格殺勿論!”聽到這話,刀疤的手下等人頓時就被嚇尿,他們渾身哆嗦著看向刀疤,嚎哭道:“完了,我們完蛋了,這是反恐特戰隊!”啪!刀疤直接給了嚎哭的手下一耳光,怒吼道:“害怕個錘子?他們有槍,我們也有槍!”“咱們這些人,誰手上冇有幾條人命?這時候投降也是死路一條,還不如殺出一條血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