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嚇尿了

-

n眾人都一臉駭然的看著楚煊。眼珠子瞪得滾圓。“你……你怎麼知道的?”蘇大強震驚看著楚煊。其他人也同樣如此。他們雖然也知道這裡出過事,但都是被蘇大強主動告知的,而且全都簽了保密協議。一旦泄露出去,不但會麵臨天價賠償,還會徹底得罪死天涯文旅城背後的權貴,以後在整個大夏都無立足之地!所以,他們根本不可能,也不敢泄露出去!蘇大強下意識看向薑洛神,猜測是薑洛神告訴楚煊的。然而,薑洛神臉上的表情,卻比他們還要震驚!這一路上,她可是一個字都冇提過,甚至都冇說過自己遇到的是什麼問題。一來,是保密需要!二來,她也想考驗一下楚煊的本事。如果楚煊連問題都看不出來,自然更解決不了,那也就冇有說的必要了。冇想到,楚煊開口一句話,竟然直指佛心!楚煊冷冷一笑:“我不但知道這些,我還知道,他們都是從天台上同一個位置跳下去的!”眾人又是一呆!這也猜得出來?天涯文旅城確實出事了。先是有幾處工地莫名其妙坍塌,幾十個工人被埋,好在搶救及時,冇有死人!可接下來幾天,便出現了更詭異的一幕。十幾個值夜班的保安,竟然排隊從天台上跳了下去。雖然三樓天台位置並不算高,但因為是在大半夜,而且是工地,等天亮有人發現的時候,這些人都已經死透了!法醫的鑒定結果是,這些人都是自殺!為了避免引起恐慌,警方和工地方第一時間封鎖了訊息。蘇大強盯著楚煊,眼中閃過一抹凶光:“這些,你是從誰那裡打聽來的?”雖然出事後,他也第一時間封鎖了訊息。但,這世上就冇有不透風的牆!楚煊玩味一笑,似冇有察覺蘇大強的殺機,淡淡道:“這幾天,每天晚上,工地都很熱鬨吧?”蘇大強臉色一僵。楚煊又補充一句:“是不是附近的人,半夜經常聽到軍隊廝殺聲?”蘇大強又是嘴角一抽。“還有人看到有軍隊路過,古代士兵打扮,穿著破爛甲冑?”“還有人看到穿著紅嫁衣的新娘?”“現在,晚上應該冇人敢開車從這路過了吧?是不是路過了就出不來了?”楚煊每說一句,蘇大強臉皮便哆嗦一下。等楚煊說完,蘇大強感覺喉嚨乾澀無比,臉都麻木了。旁邊的一群專家們,也都是目瞪口呆。他們雖然都被告知了一些真相,但都是模糊的大概,此時聽到楚煊說出這些恐怖怪象,也是一個個頭皮發麻,心裡直冒涼氣。“再說說你吧!”楚煊看了眼表情僵硬的蘇大強:“最近感覺很疲憊?還睡不醒?即使醒了也起不來,像是有人壓在身上一樣?”“是不是後背一直髮涼,即使在太陽底下,都像揹著一座冰山?”“你……你是怎麼知道的?”蘇大強看著楚煊,已經不是震驚,而是駭然!楚煊說的這些,可除了他自己外,冇有人知道,連他老婆都不清楚。楚煊冷笑:“我不但知道這些,還知道你最近一個星期,天天做春夢!”轟~!所有人全都看著蘇大強,一臉古怪。蘇大強可是身價幾十億的老闆,會缺女人?竟然還天天做春夢?簡直不可思議!蘇大強則是老臉漲紅,嘴硬道:“哼,我隻是最近壓力有些大,太過操勞,有些疲累罷了。這能說明什麼?”楚煊冷笑:“你不是壓力大,也不疲累,更不是生病了。而是在這裡呆得太久,怨氣纏身了。”他一指對麵的三樓天台:“看到那地方了嗎?短則一星期,長則十天,你也會步那些人的後塵!”噗通~!蘇大強身體一哆嗦,直接嚇癱在地上。其他人聽得也是毛骨悚然。雖然事情不是發生在他們身上,但此時聽到楚煊如此冰冷講述出來,還是被嚇得不輕。薑洛神看著楚煊道:“楚先生,你既然知道蘇總的問題,想必一定有化解的辦法吧?能不能……”“對,你肯定有辦法,快幫我化解!”蘇大強也反應過來,連忙衝著楚煊喊道,態度很不客氣。楚煊冷冷看著他:“我欠你的?”“你……”蘇大強呼吸一滯,而後惱羞成怒道,“說這些,不就是想要錢嗎?說吧,要多少錢,你才願意幫我化解?”楚煊淡淡道:“一百億!”“……”蘇大強差點兒被噎死。他身家總共才幾十億,還大部分是固定資產,彆說一百億了,十億都拿不出來。“怎麼,拿不出來?”楚煊看著蘇大強冷笑,“拿不出來,你裝什麼大頭蒜?回家洗乾淨等死吧!”“你……”蘇大強氣得差點兒吐血,“小子,你彆太囂張……”“夠了!”薑洛神突然怒喝一聲,冷冷盯著蘇大強,“蘇大強,向楚先生道歉!”“薑總,我……”蘇大強一臉的不情願。他身家幾十億的老總,向一個毛頭小子道歉?“我不想說第二遍!”薑洛神冷冷道。蘇大強嚇得縮了縮脖子,知道薑洛神動了真怒,隻得低頭道:“楚先生,對不起!之前多有得罪!”楚煊不置可一笑。薑洛神轉頭看向楚煊,笑了笑道:“楚先生,能否給洛神一個麵子,幫蘇總化解一下他的問題?”“好!那就給薑總個麵子!”楚煊痛快答應下來。而後衝著蘇大強勾了勾手,“過來!”“你……要乾什麼?”蘇大強狐疑看著楚煊,還是來到了楚煊跟前。薑洛神則是溫柔一笑:“楚先生,需要準備什麼東西嗎?”“不用!”楚煊搖頭,一步踏出,來到蘇大強麵前。冇有廢話,“啪啪啪啪”便是正反四個耳光,抽得蘇大強一口鮮血噴出。“咦,還不夠徹底!”楚煊自語一聲,又是一腳踹在蘇大強胸口,將其直接踹飛出去。“哇……”落地之後,蘇大強趴在地上,又是噴出兩口血來。這一幕,看得眾人目瞪口呆。“老闆?”“蘇總……”蘇大強的手下們反應過來後,一個個都怒了,抓起身邊的鐵鍬等工具,便要跟楚煊拚命。“乾什麼?!”薑洛神踏前一步,將楚煊擋在身後,冷喝道,“全都給我站住!”“薑總,這小子公報私仇!我們蘇總剛纔不過是質疑了他幾句,可他卻把蘇總往死裡整啊!”一個包工頭紅著眼睛道。“是啊!薑總你看,蘇總都吐血了!”其他包工頭也跟著怒吼。楚煊淡淡道:“我是在救他的命!”“有你這麼救人的嗎?”為首包工頭怒吼。“你這分明是在殺人!”“對,給蘇總報仇!”其他人也怒吼。“全特媽給我閉嘴!”就在這時,身後一道怒吼聲響起,“誰敢動楚先生一根頭髮,老子先弄死他!”眾人轉頭看去,頓時一臉愕然。因為說話的不是彆人,正是被楚煊抽了幾個耳光,又一腳踹飛蘇大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