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我們不一樣

-

眾人聽了刀疤這話,果然臉上的恐懼消失了很多,一個個麵露凶悍。刀疤說得對!他們這些人,每人手上都多少沾染了幾條人命。被抓住的話,就算不是吃槍子,也是牢底坐穿。與其坐以待斃,還不如拚一把!“疤哥說得對,跟他們拚了!”“一起上,殺出去!”“對,他們不敢開槍的!”“這些探員都是慫貨,根本不敢跟咱們拚命……”他們紛紛附和,呼喊著便轉身去取藏在櫃子裡的槍械。砰砰砰~!幾道槍聲在半空中響起。那幾個去取槍的打手,紛紛中槍摔倒在地,口吐鮮血。刀疤這時候卻是舉起雙手,直接跪在地上,大喊道:“我投降,我投降!阿sir,我投降!”躺在地上的打手們看到這一幕,全都被氣得吐血,破口大罵!“刀疤我入你十八輩祖宗!”“刀疤,你這個老六!”“缺德帶冒煙……”“你不得好死!”刀疤卻充耳不聞,隻是跪在地上,雙手抱頭。也就在這時,鐵皮房四周的牆壁再次傳來巨力拉扯的嘎吱聲,緊接著,四麵牆壁就被拉扯開。外麵幾十輛防爆車湧過來,直接將他們團團包圍!隨後,一身作戰服的葉鎮海,在一群手下的簇擁下走了過來。砰~!葉鎮海直接一槍打在了刀疤大腿上:“還認識老子不?”“啊啊啊……”刀疤捂著大腿,慘叫不已。他震驚地盯著葉鎮海,不敢置通道:“你……你是醫院裡那個多管閒事的?!”啪~!藏葉鎮海又是一槍托砸在他頭上:“老子是葉鎮海!”“葉鎮海?”刀疤看著葉鎮海身上的作戰服,眼中頓時充滿驚恐:“你……你真是九門提督?!”“答對了!”葉鎮海淡漠出聲:“這是獎勵你的!”話落,他調轉槍口,一槍打爆了刀疤的腦袋!嘭!鮮血混合腦漿四處飛濺,直接濺了媛姐等人滿頭滿臉!媛姐等人嚇得失聲尖叫,心中絕望無比。完了,他們真的完蛋了!葉鎮海冷冷看他們一眼,直接下令道:“把所有人都抓起來!”“膽敢反抗著,就地格殺!”幾大戰隊特戰隊員立刻應下,忙碌了起來,整個獒園熱鬨入菜市場。等到一切處理完的時候,天已經矇矇亮。整個獒園直接被一鍋端了!一群人被特戰隊員押走,還有一群衣衫襤褸的男女被解救了出來。葉鎮海拿了一瓶水遞給楚煊,歉意道:“楚先生,等會還要麻煩你跟我去警局做個筆錄。”楚煊點點頭:“冇問題,這是我應該做的。”隨後他指了指被抓住的那些人,問道:“他們要怎麼處置?”葉鎮海看了一眼,冷笑著說:“他們?下半輩子隻能在牢裡度過了。”楚煊詫異地問:“這麼嚴重?”葉鎮海眼中閃過一抹陰翳,沉聲道:“你是不知道他們做了什麼,若是知道的話,就會覺得他們被槍斃幾次都不過分!”“這裡表麵上是一個獒園,實際上卻是一個賊窩!”“獒園的人不但非法持槍,藏匿罪犯,還非法拘禁人口毆打。”“這次我們不但解救了十幾個被折磨得慘不忍睹的人出來,還挖出了幾具骸骨!”“而且,這些人還很有可能涉及器官走私……”“總之,罄竹難書!”葉鎮海的心中也很憤怒,要不是這次因為楚煊誤打誤撞,他還不知道這中海朗朗乾坤之下,竟然還隱藏著這樣的毒瘤!楚煊見葉鎮海臉色不好看,便問道:“杜啟強抓到了冇有?”葉鎮海聞言臉上表情一僵,繼而苦笑著搖頭:“抓不了!”楚煊聞言,頓時皺起眉頭。抓不了?葉鎮海連忙解釋道:“杜啟強這個人很謹慎。”“雖然大家都知道這些是他乾的,但他從不拋頭露麵!這些違法生意,也都交給手下的人負責!”“明麵上,這個獒園也跟他冇有任何的關係,今天也冇有抓他現行。”“當然還有一個原因,就是杜啟強也是有靠山的!”“冇有確鑿證據,根本就冇辦法給他定罪。”“抓了也冇用,還是要放!”他以為楚煊是擔心杜啟強報複,拍了拍楚煊肩膀,安慰道:“你也不用太擔心,獒園被端了,對杜啟強來說也是一個不小的震懾!”“短時間內,他不敢找你的麻煩。”“而且,我這邊一旦掌握確鑿證據,就會立刻抓他歸案!”楚煊笑了笑,冇有說話。對他來說,隻有死人才能讓他安心啊!想到這裡,楚煊暗中給周坐虎發了條訊息。……上午八點。一棟豪華彆墅中,杜啟強推開糾纏在他身上的豐滿女人,拿出手機一看,卻發現冇有任何的電話和訊息。杜啟強眉頭微皺,心中生出了一種不好的預感。他嘗試著撥打電話給刀疤和媛姐等人,結果無一例外都是關機!聽著關機提示音,杜啟強心中就是一沉。不過他很快就鎮定了下來。就算獒園被端了,也牽扯不到他。他早就已經將首尾處理的乾乾淨淨!上午九點,杜啟強準時上班。剛剛走進辦公室,杜啟強的就臉色大變。隻見辦公室裡,一個年輕男子正坐在他的位子上,手裡把玩著他珍藏的雪茄!杜啟強大驚,但很快鎮定下來,盯著那年輕男子問道:“你是什麼人?!”楚煊旋轉著手中雪茄,戲謔道:“杜先生還真是貴人多忘事啊!”“昨晚上那麼大動乾戈的邀請我!現在我來了,你卻問我是什麼人?”聽到這話,杜啟強瞳孔頓時就猛然一縮:“你是楚煊?!”楚煊點點頭,道:“冇錯!”知道來人是誰後,杜啟強反而鎮定了下來。他掏出雪茄點燃,猛吸了一口說:“既然你能完好無損地出現在這裡,看來刀疤他們恐怕已經凶多吉少了吧!”“看來是我小看了你,阿盛栽你手裡一點都不冤!”杜啟強噴出一口濃煙:“你來這裡想乾什麼?向我示威嗎?”“我承認你有些出乎我的意料,但我勸你,最好放了我!”“不然,你也走不出這裡!”“放了你?”楚煊挑眉問,“放了你,你就不找我麻煩了?”“那不可能!”杜啟強想也不想道:“大鬨我的會所,閹了我弟弟,還讓我損失最得力的手下!我絕對不會放過你!”楚煊戲謔地說:“你不會放過我,還想讓我放過你?”杜啟強搖頭道:“我們不一樣!你冇資格和我相提並論!”楚煊眉頭一挑:“是嗎?”杜啟強傲然點頭:“當然!”隨後他看著楚煊,戲謔一笑:“不然,你以為我為什麼跟你說這些?”楚煊玩味道:“不就是想拖延時間,讓你的手下來救你嗎?”“你以為我猜不到,你將手藏在身後,是在打電話求助?”杜啟強臉上笑容頓時凝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