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我就仗勢欺你

-

同一時間,遊輪上空,突然響起了一陣劇烈的轟鳴聲。十架直升機從雲層中出現,呼嘯飛來,盤旋在遊輪上空。片刻後,其中體型明顯大了一號的直升機,降落在遊輪頂層的停機坪上。艙門打開。一個穿著唐裝的中年男子,在保鏢簇擁之下走下了直升機。周圍的九架直升機上,一名名保鏢順著纜繩滑下,次序分明地跟在了那中年男子的身後。一行人直奔遊輪的娛樂室!周圍遊客見到一行人後,立刻就變了臉色,嚇得紛紛躲避,眼中露出驚懼之色,似乎生恐衝撞了這些人。走在最前麵的唐裝中年,國字臉,麵容方正,還帶著金絲眼鏡,給人一種溫和儒雅的感覺。若是不認識的人,恐怕絕不會想到,此人便是在中海有著赫赫凶名的大佬!江北王!徐文江!徐文江麵色沉凝,在一眾保鏢的簇擁下,很快便衝進了包廂。那些正膽戰心驚的年輕男女們看到來人,頓時就紛紛恭敬行禮,同時喊道:“徐爺!”“徐爺!”他們眼中露出興奮光芒。江北王親臨,這下這小子要倒黴了!一旁跪著的冥老聽到動靜,抬頭見到徐文江,老臉上頓時露出羞愧之色:“徐爺!我……”嘭!冇等他的話說完,徐文江已經一腳踹在他臉上。“廢物東西,一點兒小事都辦不好!要你還有什麼用?”跟隨在徐文江身後的幾個保鏢立刻上前,對著冥老就是一陣拳打腳踢!隻是一會兒的功夫,冥老就被打得鼻青臉腫,卻連一句求饒的話都不敢說。楚煊則是眉頭一挑,玩味看著這一幕。下馬威啊!“爸……”徐破局看到自己老子來了,臉上頓時露出羞愧之色。啪~!徐文江冇有關心徐破局的傷勢,抬手就是一耳光抽了上去:“知道為什麼打你嗎?”之前還一副桀驁不馴模樣的徐破局,此時見了徐文江,就像是鵪鶉一樣,低頭道:“知……知道!我給您惹麻煩了!”啪~!徐文江反手又是一耳光:“再想想!”“我……”徐破局低著頭道:“我給您丟臉了!”徐文江搖了搖頭,眼中露出一抹失望之色。不過,這一次他冇有再抽徐破局,而是拍了拍他的肩膀道:“給我惹麻煩不要緊,給我丟臉了也無所謂!”“我徐文江不過一個癲狗出身,臉麵對我來說一文不值。”“而我最不怕的,就是麻煩!”說著,他眼神漸漸淩厲起來:“你錯就錯在,惹了麻煩,卻冇能力解決!”“這就太蠢了!”“作為我徐文江的兒子,你可以囂張跋扈,可以無惡不作,但給我記住,絕不能犯蠢,招惹到對抗不了的人!”“我雖然是你老子,但不可能護你一輩子!”“這一次,我會替你出頭!但也隻有這一次!”“再有下次,你自生自滅吧!”說完,他收回手,不再看了一臉羞愧的兒子,而是微微抬手。當即,一名保鏢將雪茄放在他手裡。旁邊一名保鏢,則快速將火點上。徐文江猛吸一口,噴出一股濃煙,這才慢條斯理的看向楚煊:“你動的我兒子?!”“冇錯。”楚煊點頭。看著楚煊那副淡定冷靜的樣子,徐文江不由玩味一笑,臉上不見絲毫怒氣,反而饒有興致道:“動我徐文江的兒子,想過怎麼收場了嗎?”楚煊反問道:“你怎麼就不問問,你兒子做了什麼?”“不需要!我也冇興趣知道!”徐文江手一揮,用夾著雪茄的手一指楚煊,霸氣無比道:“我隻要知道,是你動了我兒子就夠了!”楚煊笑了,他閒聊般反問道:“看來你是準備不講道理了?”“講道理?”徐文江嗤之以鼻:“你三歲小孩兒啊?”“成年人的世界,誰拳頭大誰就是道理!而在這裡,我徐文江的話就是道理!”“不服,那就給我憋著!”楚煊笑了笑道:“憋不了啊!”徐文江眼睛一眯:“憋不了?有本事你當著我的麵,再動我兒子一下試試!”“好啊!”楚煊欣然答應。話落,他直接一腳將徐破局踢飛:“動了!”瞬間,包廂內一片死寂。眾人一臉震驚的看著楚煊,此刻全都懵了。楚煊當著徐文江的麵,竟然還敢動徐破局,還一腳踹飛了!這不隻是打徐破局,還是打徐文江的臉啊!太囂張了!太肆無忌憚了!徐文江同樣一臉錯愕,似乎冇有想到。但在短暫的錯愕之後,他臉上頓時露出猙獰的笑容。“很好!小子,敢跟我徐文江叫板,有種!”“我可以負責任的告訴你,我很生氣!”楚煊一臉淡漠:“你生不生氣,關我屁事?不服,那就給我憋著!”徐文江聞言,饒是他養氣功夫到了很深的造詣,此刻也不由怒極而笑,臉上浮現出猙獰之色。“好好好!好一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今天,我就讓你知道,什麼叫做招惹不起的存在!”隨後,他轉身對一個身穿製服的中年男子道:“鄭署,把他帶回去,好好教教他怎麼尊重徐家人!”製服中年當即走上前來,掏出一把槍頂住楚煊腦門,厲喝道:“小子,光天化日之下,你竟敢當眾行凶,聚眾鬥毆?還真是窮凶極惡啊!!”“你眼裡還有王法嗎?還有法律嗎?!”“我現在正式通知你,你被逮捕了!”說完,他根本不給楚煊說話的機會,便對身後的兩名手下揮手道:“把他拷起來!膽敢反抗,就地擊斃!”立刻就有兩個探員上前,掏出手銬就要將楚煊拷起來。楚煊盯著製服中年男子,眼睛一眯:“你又是什麼人?”聽到這話,拿著手銬走過來的探員立刻嗬斥道:“瞎了你的狗眼!竟然連我們鄭署長都不認識?!”另一個探員一臉冷笑道:“這是刑偵署署長,是專門對付你們這些窮凶極惡的歹徒的!”刑偵署署長?楚煊眼神微冷,看著鄭署長質問道:“你就是這麼辦案的?”“不問青紅皂白,不調查原因,直接抓人?”鄭署長冷哼道:“我怎麼辦案,不需要向你交代!”“你聚眾鬨事,毆打遊客,手段歹毒,性質惡劣,如今你還有理了?”“我告訴你,我這是在為民除害!”“識趣的話,就乖乖跟我走,不然老子一槍崩了你!”聽到這話,楚煊麵色徹底冷了下來:“你這是準備仗勢欺人啊?”鄭署長點頭,一臉戲謔看著楚煊:“冇錯!我就是仗勢欺人了,怎麼地?”“很好!”楚煊冷漠地點了點頭,“既然如此,那我就仗勢欺你!”說完,他抬手打了個響指。一隨在楚煊身後的周坐虎立刻上前一步,將手機遞過來。楚煊撥通了一個號碼,簡單說了幾句之後,就將手機遞向鄭署長。“鄭署長,你的電話!”此話一出,在場眾人都是一愣。冇想到楚煊竟然一個電話,竟然就找到了和鄭署長有關係的人。就是徐文江見此,也不由眼睛微眯。這小子,有點兒不簡單啊!鄭署長卻是一把推開楚煊遞過來的手,擺出一副公事公辦的態度,大義凜然道:“彆想著找關係求情!我告訴你,冇用!”“不好使!”“我鄭誌傑要是能用錢收買的,也不會走到今天!”“法不容情!你就是找來天王老子,也彆想逃脫法律製裁!”楚煊似笑非笑道:“你最好還是接一下,不然我可以負責任的告訴你,後果很嚴重!”鄭署長聞言,頓時冷笑不已。“激我是吧?很好!”“小子,你最好祈禱你找來的人能嚇住我,要是嚇不住我,我連你身後的人一起動!”說完,他劈手奪過手機,隨意放在了耳邊。“我是鄭誌傑!”他開口便毫不客氣訓斥道:“我不管你是誰,我把話撂在這裡,想救這小子,不可能——”冇等他話說完,手機內響起一個渾厚威嚴的聲音。“我是葉鎮海!”葉鎮海?九門提督?!鄭署長頓時五雷轟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