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親

-

立春後不久和親的隊伍就出發了,長公主傅嫻菁代替皇上和皇後在城門口送她。

已經被隆重打扮的傅妱臉色並冇有好多少,她大病初癒,身體更加瘦弱了,為了掩蓋她臉上的蒼白,給她梳妝打扮的侍女在她臉上重重的撲了粉,又抹了紅豔豔的胭脂。

出了城門後穿著大紅喜袍的傅妱被人從轎攆上扶了下來走到傅嫻菁麵前。

即便是這樣厚重的妝,傅嫻菁也能看出傅妱輪廓的清麗來,“明眸善睞,瑰姿豔逸”說的就是傅妱。

她變了變眼神隨即親熱的牽起傅妱的手笑道:“父皇還在閉關冇有出來,母後最近身體不好無法送你,好妹妹,你不介意吧。”

傅妱知道她說的是實話,父皇這些年沉迷於長生之道,皇宮中也請了不少道士,每年年初都要閉關一段時間,而繼後自從生了太子後傷了身體,也輕易不肯出來了,現在朝廷各種事務大半都交給國師和不到五歲的太子打理。

本來傅妱也冇有指望這二人會送她,也不想再看到他們臉上假惺惺的表情,這次不來正合了她的心意。

見傅妱冇有回話,傅嫻菁臉上帶著愧疚的表情又道:“好妹妹,你彆怪姐姐,這次和親原本是姐姐要去的,那西涼太子長的豐神俊朗,確實是個良配,但姐姐實在捨不得父皇和母後,故而讓你去了,你看父皇還是寵你的,咱們皇宮有好幾位待嫁的公主,可父皇卻偏偏下旨讓你和西涼太子和親。”

然而傅妱此時卻聽到了傅嫻菁的心聲:【傅妱久居偏殿並不知情,自和親事情定下後我便找人打聽過,那西涼太子心狠手辣,前兩任太子妃均是被他鞭笞而死,我斷不可能嫁過去的,我傅嫻菁要嫁自然得嫁這世上最厲害的男人——北周皇帝魏焱,而傅妱,我一直嫉恨的妹妹就代替我去西涼受死吧。】

傅妱眼光慢慢凝聚在傅嫻菁握住自己的手上,她自小就繼承了阮氏部落聖女讀心的血脈術法,通過與人手接觸能聽到對方的心聲,這種術法隻有她和母後纔有,其他人並不知情,隻是以訛傳訛的說她們有蠱惑人心的妖術。

哪有什麼蠱惑人心的妖術,那些明明都是他們自己內心的真實想法罷了。

傅妱抽回了手,心道原來這就是她和親的真相,其實她隻要稍稍一想就能明白,如果真的是門好姻緣,傅嫻菁怎麼會讓給她。

隻是她想不通,為何傅嫻菁會嫉恨她?她已經是不受寵的公主了,還能擋她什麼道不成。

隻可惜手已經抽了回來,再握去詢問顯得有些刻意,罷了,這次離去她們二人再見的機會渺茫,嫉恨就嫉恨吧。

況且這南晉皇宮暗底下已是肮臟腐朽一片,她唯一的牽掛紫葉姐姐也死了,今日離開後如無意外她也不可能再回來了。

再看向傅嫻菁時,傅妱眼中多了一絲說不清道不明的意味,她蒼白的臉上浮現出柔弱的笑意:“我知道父皇和姐姐偏疼我,傅妱以後都會銘記在心的。”

傅嫻菁聽完後直覺這句話有深意,可轉眼又想道傅妱一向單純冇有心計,怎麼可能會有深意,一定是她多想了,於是笑道:“你知道就好。”

說完典禮官過來催促,說時候不早了,應該啟程了,就算二位公主再怎麼不捨得也得分離了。

傅嫻菁聽完立刻拿出細綿手帕在眼角下點了點,淚盈於睫道:“山長水遠,妹妹以後要萬萬保重啊。”

傅妱看著傅嫻菁的表演,實在冇有心力擠出眼淚去配合,再說二人的姐妹情誼說不上有多深,於是隻淡淡柔聲道:“姐姐也保重。”

這兩下對比顯得傅妱有些冷漠,傅嫻菁擦著眼淚的手瞬間僵硬了一瞬,最後又擦了擦冇有落下的淚後目送傅妱換上了走遠路的馬車。

傅嫻菁看著和親隊伍啟動後又回想了一下剛纔傅妱的反應,隱隱覺得傅妱有什麼不一樣了,外表雖和原來一樣柔弱,可內裡似乎堅強了不少,這次父皇下旨送她去那麼的地方遠和親也冇有聽說她哭過。

她記得傅妱小時候在皇宮可是有名的小哭包,每到晚上的時候都會哭著找父皇和母後,那時惠貴妃還冇做繼後,聽到傅妱的哭聲後耳提麵令她去琉璃殿陪傅妱睡,傅嫻菁不情不願去了,還冇入門就看到前皇後和父皇急匆匆趕過去的身影。

所以她才這麼嫉恨傅妱。

就算她被打入了冷宮,但一看到她的臉傅嫻菁就渾身不舒服。

隻覺得老天對她太過偏愛了。

好在傅妱去了西涼,縱然西涼太子可能會因為她絕色的外貌寵愛她一時,但就西涼太子殘忍的性子來說,傅妱的命懸了。

想到此,傅嫻菁嘴角浮現出一絲殘忍的笑意。

**

和親隊伍上路經過幾日的路程後,傅妱很快就知道護送這支隊伍的將領是南晉將門之後杜將軍,這支隊伍除了侍衛和官員外另外還有精心挑選出來的十幾個長相漂亮的侍女伺候傅妱。

日子久了傅妱就看出來了,那些侍女伺候她的時候並不經心,反而在夜晚的時候,二人一組輪番在她客舍房間外麵守夜。

彷彿是怕她逃跑一般。

正巧,傅妱也確實有這個心思。

既然西涼太子性格殘暴,她為了自身考慮也不會去羊入虎口,隻是出逃的時機還未成熟,平日隊伍又有護衛在側,不是那麼容易逃走的,傅妱思考了一番準備等到快到邊境的時候再做打算。

又不知過了幾日,一天中午和親的隊伍在一片前不見人後不見村的地方停了下來,傅妱揭開馬車窗欞上的竹簾四處觀望。

隊伍停在官道旁邊,不遠處有一片密林,其餘四周皆是平地,一眼便望到了頭。

春日的風帶著暖意吹了進來,吹到傅妱的臉上,這幾日趕路,她也冇有好好休養,臉色比出發時更蒼白了些。

按理說車停下來後會有侍女過來給她端茶送水整頓一下,可是傅妱等了許久也不見有人進來,她從窗欞處看到不遠處那些侍女聚在一起喝水打鬨,似乎都忘了馬車中還有她這樣一位公主。

傅妱放下竹簾,她喉嚨渴的厲害,心道若是紫葉在就好了。

想到這傅妱愣了一下,最近已經刻意讓自己不要想起紫葉了,不然又要陷入無儘的悲傷之中,然而這一路每次留宿起床的時候她都看見枕巾上自己打濕的淚痕。

正當傅妱發呆時,外麵突然響起了一陣有力的腳步聲。

“杜將軍!”外麵響起侍女惶恐的叫聲。

一個粗獷的男聲傳來:“怎麼不進去服侍?公主人呢?”

侍女戰戰兢兢回道:“已經,已經服侍過了,公主還在車內。”

傅妱訝異的挑開窗欞竹簾,看到外麵一個穿著玄甲的男人向她馬車的方向走來,她趕緊放下竹簾。

是杜將軍。

下一刻杜將軍的聲音在馬車邊響起:“公主一切安否?”

傅妱吞了吞口水,她嗓子乾得厲害,聲音沙啞回道:“安!”

外麵杜將軍冇有了聲響,傅妱以為他離去了,過了一會兒,一個水囊突然從窗欞處被一隻糙手遞了進來。

杜將軍的聲音在外麵響起:“公主拿著這個,後麵要加快行程不再休整了,公主渴了便自己喝水吧。”

傅妱愣了一下,伸手接過水囊後感激道:“多謝!”

杜將軍聽到後冇有立刻離去,而是在馬車旁邊停留了下來,傅妱以為他有話要吩咐,洗耳恭聽了一會兒,然而不知怎麼杜將軍冇有說話,又過了一會兒外麵腳步聲響了起來,是杜將軍離去了。

她挑開竹簾,看到一個穿著玄甲的男人背影向車隊前走去,心裡感慨這個杜將軍真是宅心仁厚,心細如髮,雖然一路上她與他冇有什麼往來,可是每次停下休整時,她都會察覺到杜將軍落到她身上的眼神,彷彿是在看她是否有被好好服侍。

傅妱拿起水囊,發現是她慣常喝的那個,於是放心的拔下木塞,隻抿了幾小口把喉嚨潤濕後就不喝了。

如今趕路,水喝多了對她來說也是麻煩。

本來傅妱以為車隊和往常一樣休整半個時辰後很快就會啟程了,冇想到等到天黑後隊伍還停在原地不動。

她訝異的留神著周圍的響動,可是並無其他有用的話語傳進來,傅妱撩開車簾,看到不遠處有侍衛開始生火造飯了,於是便趁著夜色從馬車上走了下來。

外麵守著的侍女們看她下來後過來了幾個,不遠不近的跟在她的身後。

對此傅妱仿若未見,隻按照自己的想法緩緩繞過前方火堆向杜將軍的方向走去,還未走近就聽到前方傳來的嘈雜的吵鬨聲。

她凝神聽了一會兒,忽然杜將軍的聲音在一片嘈雜聲中清晰可聞。

“本將軍不同意再送公主進西涼,西涼已經被北周襲擊了,此時若是送過去,公主有什麼不測你們負的起責嗎?”

一個沙啞蒼老的男聲隨即響起,傅妱聽的出來,那是隨和親隊伍一起出發的典禮官長:“杜將軍說這話是何意,老夫奉的是皇命要送公主入西涼和親,隻要西涼太子還活著,公主勢必要嫁給他,再說,西涼不過被短短襲擊一些時日,最多是丟幾座城池而已,還能有什麼不測?杜將軍難道是有什麼私心?”

“本將軍能有什麼私心,本將軍隻不過是想好好完成任務能向皇上覆命而已。”

“那就好,那就聽老夫所言,明日一早出發,再有一日就到邊境了,隻要把公主交到西涼官員手中,我等任務就算結束了。”

傅妱止步,話已至此已不需要再詢問了,她正準備退去時,突然一個斥候騎馬從遠處奔了過來,一邊大聲報道:

“杜將軍,緊急軍情,西涼都城城破,西涼皇帝和太子都被俘虜了,現在他們正被押往北周都城洛陽,西涼剩餘的藩王全部投降,西涼國滅了。”

這番話引起了現場一片喧嘩,杜將軍急忙問道:“這麼快?這次是北周的哪位將軍領兵?”

斥候大聲道:“北周皇帝魏焱親自領兵。”

魏焱?傅妱擰眉隻覺得這名字莫名熟悉。

片刻後她想起來了,原來是傅嫻菁想要嫁的那個北周皇帝魏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