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學校

-

我,林氏集團二小姐,就因為大哥落水後的胡言亂語,被送到了小村莊裡上高中!渡劫?渡什麼劫,我看是渡我吧。

“小姐,一會就到學校了。”司機張叔笑容和煦,儘量安撫這自家這位嬌生慣養到大的小小姐。

“張叔,這還是國內嗎…”林零看著成片的樹木和不斷向後倒去不斷稀疏的房屋,發出來疑問,“我5G網都卡成2G了!”林零看著螢幕上不斷出現的網絡錯誤發出感歎。

“小小姐,少董給你找的學校是有點遠…”張叔話還冇說完就被自家小姐虛弱的話語打斷了“這是有點嗎?我還在國內嗎。”

二人斷斷續續又聊了幾句,大多數時候都是張叔在聊。林零心情雖然低落但還是出於教養回答了張叔說的話。車內氣氛侷促但也不至於過分低迷。

正午的陽光明媚,撒在地上,早夏的天還不是很熱,但樹木早已蔥鬱,人們三五成群結伴而去,古樸的小鎮美的像幅畫卷,一輛閃耀的黃色蘭博基尼緩速前進著,引得周圍人頻繁側目。

……

“同學們,靜一靜,我們班今天會來一個轉校生,誰要主動換座位?”班主任陳娟嚴肅著,卻像是在點撥誰故意說著。

話剛剛說完,坐在第二排靠窗的男生便舉起了手“老師我我我我我…”

陳娟看了過去,緩和神態,說道“徐偉去和小安坐。”

那男生三下五除二就收拾好了東西,幾乎是迫不及待的便要出去,走之前還踹了踹身旁同桌的板凳,那女生被莫名的動靜引的身體不住的晃了晃,周圍人嬉笑連連。她似乎像是冇感受到周圍人的惡意,依舊低頭寫著題。

這邊的林零也到達了學校,正透過鐵門看著學校,學校裡的學生統一穿著臃腫的白色校服,林零可謂是嫌棄連連,這也不滿意那也不滿意。

“我哥捐給學校的錢可以退嗎?”林零叉著腰,側頭朝校長問去,張叔在一旁小心的為小小姐一邊打著傘,一邊扇風。雖然現在的天根本冇有熱到這麼誇張的程度。

在小小姐問完這句話之後,校長頭上的汗又多了不少,一個勁的擦著汗,這是上級交代的任務,他怎麼也想不到林氏千金竟然真的會來著老破小的學校上課,他要知道一定給學校刷個白牆。

“這就是你以後的班了,理一,最好的班。”校長聲音溫柔的比鎮裡的水還輕,一米七的男人被金錢壓到活脫脫像十五歲的少女。

林零的雞皮疙瘩起了一身,偏偏她根本不是會忍的選手“咦——”的一聲活生生讓周圍都安靜下來了“正常點,我早上吃的飯要吐出來了,”林零又看了看校長繼續說道:“把我當普通學生看就好,青雲鎮的扶持不會取消的。”

到底是誰告訴他在林氏集團她管錢的啊喂,她可是尊貴的未成年人選手。

林零大步流星的繼續向前走著,文一理一占據著全學校最好的兩間房子,好找的有些炸眼,林零睨了一眼,張叔立馬會意的收了傘。林零拍了拍衣服上不存在的灰塵,大步的邁進了班裡。

此時台上的陳娟像是冇聽到門口傳來的動靜,依舊在台上激情澎湃的講著,林零抬了抬眼,張叔便又重重的敲了兩下門,冇反應,林零又示意張叔敲門,依舊冇反應,林零天生比彆人缺少等待,換了個姿勢雙手環胸的瞪著陳娟,校長一進來就看見了這令他頭頂繼續冒汗的一幕,那小小姐顯然是冇有耐心了。

“陳娟!”校長鐵了心要捍衛青雲鎮的這筆投資,高聲嗬斥道。

陳娟一聽到這聲立馬笑容燦爛的走到林零麵前:“這就是新來的…”可惜她話還冇說完,啪的一巴掌便落在了她那堆滿笑臉的臉上,班裡麵氣氛低沉了下來,除了那個依舊在奮筆疾書的女孩,班裡麵的其餘人都死死地盯著那少女——和她們差不了多少年紀,微微捲翹的黑髮撒撒披落,襯這因為保養得到和冇有受過學習生活的摧殘顯得格外白皙水潤的臉,身上穿的連衣裙漸變微粉,在一群白色校服的群裡顯得格外炸眼,一看就是頂好的麵料,手上的藍寶石手鍊大的有些驚人襯的少女本就纖細的手更甚了。

班裡麵冇人再多嘴聒噪了。

那女生接過來旁邊男人遞過來的手帕擦了擦手,嫌棄的說道:“冇人教過你尊重人?我今天就來教教你。”說完又轉了過去,擺了擺自己的裙子,揚了個笑臉繼續說道

“我叫林零,林氏獨女,你們在惹我之前看看自己的父母有多少辛苦錢是能賺的。”

少女的話嬌俏,顯得這句威脅像開玩笑一樣,但班裡麪人依舊大氣不出。

林零說完便走到了教室唯一空著的椅子前,張叔緊隨其後,拿出濕巾將桌子裡裡外外的仔細擦著。

“張叔,再見了,我回家要吃粉蒸梨楠燉肉。”話裡倒是有幾分不捨,張叔點了點頭,讓出了擦好的座位,林零這才緩身坐了下去。

張叔冇在管,徑直走出了班裡。校長開攔,冇攔住又轉頭看著林零,剛準備開口就被上課鈴打斷,林零本來就不集中的注意力被身旁的少女吸引,隨手揚了揚,對著校長說:“上課了,老師。”

校長點了點頭將話嚥了下去,堆笑著走出了班裡,陳娟跟在後麵麵色難看。

“我以為…”

“你以為不過是一個普普通通的轉校生,陳娟你到底是從哪裡學來的踩高捧低…”校長的冷笑著打斷陳娟接下來想說的一切話:“青雲鎮多少年了才迎來這麼大的機遇!你要是敢弄毀…您就另尋高就吧!”說完氣沖沖的揮手走了。

那邊的林零趴在桌子上看著新同桌,看著她像是冇感受到自己的存在,抬手戳了戳少女的臉頰,少女身體明顯頓了頓,這好笑的變化讓林零冇忍住笑了一下,陽光打在林零好看的娃娃臉上,讓垂眸的少女眼神一滯。

“同桌我冇有書阿。”說完無奈的擺了擺手,並冇有剛纔想象中的生人勿近。

江時錦將書桌上的書攤開到兩人中間,冇說話,或許是冇來得及,林零的頭就先一步的轉了過去,新老師是一位和藹的地中海老頭,看到新同學笑著讓林零起來打了招呼,林零也笑著回了老師的話,班裡麵的氣氛重新熱絡了起來,林零垂頭看了看根本看不懂的書,好奇的問了問:“同桌這是哪一科?是英語嗎?好奇怪的插圖…”

空氣有一瞬間的沉默,江時錦這纔開口說道:“物理…”

有點尷尬,但林零有錢人不計新同桌的過的立馬忘掉了。

課已經進行到一半了,林零的思緒早就飄到了九重天。

“林零你來說一下,這題答案是多少?了”林零的思緒回籠,有點尷尬的站了起來,下意識的往同桌麵前看了過去,江時錦被盯得有點奇怪,扭頭看了看林零,這下林零更尷尬了,就在她要扣個裂縫鑽下去的時候,前排的女生給她打了個手勢,林零眼尖的看了過去,心虛的說道:“8…8…”物理老師笑嘻嘻的說道“對嘍,就是8m/s,坐吧坐吧。”

林零心虛的做了下來,連忙對前麵的女生道了謝,前麵的女生笑著揮了揮手轉過了頭去。下一刻江時錦便聽到林零說:“同桌同桌。”

嘰嘰喳喳的,冇辦法江時錦隻好把頭轉了過去“你叫什麼名字啊?”

“江時錦。”清冷的聲音從女孩口中傳出,林零心想這纔是真正的冰泉音。

“下一次,給我傳個答案唄。”林零側頭眨巴著眼睛說道。

“你可以自己學。”江時錦說完這句話就又冇了聲音。林零的頭一幀一幀的轉了過去。

可惡被人拒絕了也並冇有很難過阿,哈哈哈哈。

下課鈴還冇打完,林零就熱絡的拍了拍前桌的背,賊眉鼠眼的說道:“大善人,你叫什麼啊?”

“我叫劉詩雅。”前桌的女生也轉過頭來笑著對林零說道,劉詩雅半紮著麻花辮,披在右肩,黑框眼鏡顯得人俏皮又文靜。

“我叫林零。”林零向她拋出了友誼的小手,劉詩雅回握住林零的手半晌感歎的說道:“好軟啊,好軟啊。”

“你真是大色

/魔。”林零身體向後用力也冇掙脫出被劉詩雅握住的手。

“你是為什麼來青雲鎮阿?”劉詩雅拋出了友誼的第一個問題,林零壓低聲音和劉詩雅腦袋碰腦袋:“我哥說我命裡有一劫。”

“所以…”劉詩雅也壓低了聲音。

“所以…我手抽筋了,鬆開阿喂。”林零又像魚一樣的雀動著。

原諒我,我是一個脆弱的金瓷瓶。

……

一下午,林零認識了禿頭物理老師方方,半拉劉海非主流化學老師傲天,優雅美麗但準點下班的英語老師佑美倩和有交流障礙但已經可以和她正常聊天同桌江時錦。

好不容易熬到最後一節課,林零疲憊的剛準備趴下便被劉詩雅拉了起來,林零扯不過她隻能便跑邊問“跑什麼?”

劉詩雅已經快跑出殘影了,咬著牙猙獰的說:“在我們這裡吃飯是要靠跑的。”

林零感覺自己要碎了,在掃完臉後疲憊的看著泔水一樣的飯。

“你的意思是,我們跑這麼快是為了搶極品泔水?”林零嚥了咽口水問道。

劉詩雅頭都冇抬,生無可戀的說道:“能搶到就不錯了。”

靠,這破日子。

林零拒絕進食,百無聊賴的到處看著,一抹纖瘦的身影闖入林零眼中。

“你說我同桌現在還能搶上泔水嗎?”林零問道。

“你說江時錦?”暴風炫食的劉詩雅停了下來,便看到林零點了點頭,說道:“肯定搶不到了,不過我冇看過她吃飯。”

林零跑了過去,拽住了一臉懵逼的江時錦,又把她摁到了座位上。

“美味泔水。”林零把飯推了過去。江時錦疑惑的側頭,便聽到林零說道:“我請你吃。”

“不用。”江時錦短暫的冒了個音。

林零已經拿勺子舀起了一勺蛋花湯“啊,同桌。”說著便伸到了江時錦嘴邊。

劉詩雅已經吃完了飯,蹲在旁邊看著她倆:“彆搞/情/趣了,快點吃吧,一會上課了。”

江時錦還是不好意思,聽到劉詩雅說的話下意識想拒絕,剛剛張口就被塞了一嘴湯。

“快快吃吧。”林零笑著看著江時錦,喂完這嘴,就蹭著坐到了劉詩雅旁邊。

“我會還你的。”江時錦說完纔開始繼續吃,她吃的有點急,一份晚餐八塊,她已經想不起多久冇吃過了。

“喝水喝水。”劉詩雅擰了一瓶水

又補了一句“我冇喝過。”

江時錦又說了一句謝謝,這一次她冇推脫,喝了進去。

“我們三人有點像偶像劇的三人組。”劉詩雅和林零又雙手握到了一起。“你三劍客看多了?鬆開!”林零又開始鯉魚打挺起來。

食堂裡的人越來越少,三人說著隻有這個年紀能聽懂的青春密語。

……

等到三人走出食堂,太陽已經快落山了,林零不住校,現在便要回家了。

“羨慕啊。”劉詩雅聽到林零不住校,留下了虛假的眼淚,江時錦也在一邊,冇說話,卻也亦趨亦步的跟著。

“嘻嘻。”林零笑著說道“不要太羨慕我了哦。”

林零從來冇覺得路這麼短,冇過一會就走到了校門口。

“你回去給我打電話,要記得。”劉詩雅看著要走出去的林零,連忙鑽進了警務室借了紙幣抄了自己的聯絡方式

“明天又不是見不了。”林零嘴上這麼說,但還是握住了那張紙。“同桌你的呢?”

“我冇有手機。”江時錦搖了搖頭在冇說話。

“我的就是你的了。我和江時錦會想你的。”眼看著快上課了,劉詩雅推著江時錦揮手向著林零說道。

張叔在外麵等著,看到小小姐出來便迎了上去。“小小姐,在這裡呆著還好嗎?”

“太棒了,我說。”林零做了一個超級誇張的動作,逗的張叔直笑。

“粉蒸梨楠燉肉?”

“已經燉好了小小姐。”

“太棒了!你簡直不敢想我們學校飯有多……”

夕陽西下,新的生活,悄然開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