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見

-

第1142章救人

lt;sgt;lt;/sgt;

當天晚上。

百裏殘風以切磋名義,在幽魂殿讓人設下擂台,並‘誠意’邀請幽魂殿所有人前來圍觀。

礙於百裏殘風的身份,加上幽魂殿也的確想跟天魔宗合作,駱滄海很給麵子的答應了,還親自到場主持這場魔宗內部比武。

而百裏殘風這麽做,無非是想幫林霽塵吸引幽魂殿的注意力。

趁夜,林霽塵獨自來到禁魂穀入口。

他剛要靠近,1道法印便從天而降。

林霽塵早有防備,身影挪閃開來,1個黑袍身影從陰暗中走出。

“敢擅闖禁魂穀,就把命留下來吧!”

此人說完,便再度朝林霽塵動手,下手果斷,實力不俗。

林霽塵躲避間,便已經摸清對方底細,化神巔峰。

換做之前,林霽塵對付起來,還會很棘手。

隻不過現在的他已不再是元嬰境了。

林霽塵躲閃間,抓住1個空蕩,突然出手,荒古遺塵劍瞬間出鞘!

@

“凝冰斬!”

銳利的劍鋒劃破夜空,攜帶著可怕的破壞之力!

黑袍高手眉毛1顫,1股不妙的預感湧上心頭,他下意識施展身法。

然而林霽塵這1劍起的太突然,讓他反應不及,儘管要害避開,可肩膀還是中了這1劍。

1股鑽心的疼痛蔓延全身,身上的血肉瞬間被切開,幾乎將他整個臂膀都差點斬斷。

“-!觸發冰凍、破甲效果!”

“冰凍:持續5秒。”

“破甲:防禦-10%,可疊加。”

...

黑袍高手在不可思議的眼神中,被凍成1座冰雕。

他似乎無法理解,1個化神初期的小子,傷害為什麽這麽高...

下1秒,黑袍高手還是依靠秘法解開了控製。

隻不過他的眼神已經開始忌憚起來,林霽塵的恐怖實力,讓他到現在都心有餘悸。

他不敢再貿然出手,竟十分乾脆的往後逃遁。

林霽塵可不會放任他就這樣離開。

手中的荒古遺塵劍金芒1閃,橫空斬去!

“困天金霞!”

1時間,夜空被金芒點亮。

黑袍高手無處可躲,背後中劍,同時也被禁錮當場。

林霽塵殺心已起,擰劍殺去。

—.@gt;

力道突破兩萬的林霽塵,充分詮釋了什麽叫1力降十會,屬性碾壓。

配合上劍心之相的雙倍傷害加成,他的劍招就像是悟道境劍修所能打出來的,招招致命。

黑袍高手底牌儘出,連護身法寶都用了,仍然無濟於事。

不到2十個回合,身為化神巔峰實力的幽魂殿高手,便當場被殺。

看著腳下的屍體。

林霽塵灑然1笑,這就是自己化神後的實力嘛,愛了愛了!

他的實力已經有了質的提升,悟道之下他無敵,這話可不隻是隨便說說的。

斬殺守衛後,林霽塵順利進入禁魂穀。

不過他1進去,禁魂穀的結界便自動開啟。

林霽塵回頭看去,剛剛的入口已然消失。

~app,-app。*。

他想原路返回怕是已經做不到了。

林霽塵嚐試對著結界處來1劍,卻冇有造成任何波動。

林霽塵隻能先放棄破除結界的想法,先找楚天寒要緊。

1踏進禁魂穀,他便感覺心境受到影響。

這裏麵的魔氣似乎很容易擾亂心神,1般修士在裏麵待久了,潛移默化中會被魔氣所侵染。

林霽塵趕緊定神屏息,拋開1切雜念,邁步走進穀內。

禁魂穀1共3道關卡,分別有大量化神境魔物駐守。

然而這對於現在的林霽塵而言,並冇有什麽難度。

林霽塵以無敵之姿,1路從入口殺到穀底,倒在他劍下的魔物不知凡幾。

在清除掉所有麻煩後,他終於在穀底深處,找到了已經昏迷過去的楚天寒。

此刻的楚天寒,十分淒涼,1身白袍被鮮血浸染,手腳都被枷鎖困住,吊在半空。

他的肩胛骨更是被兩根拳頭粗細的鐵鉤洞穿,身上冇有1絲法力,整張英俊的臉龐更是如死人般慘白。

周圍徘徊者許多蝕骨魔鼠,在他腳下隻等著楚天寒1死便開始大快朵頤。

看到這1幕,林霽塵緊握拳頭,眼中升騰起1股無名怒火。

他快步上前,將所有老鼠清剿乾淨,又將所有鎖鏈斬斷。

楚天寒從空中墜落,林霽塵將其穩穩接過,放置在地麵。

“大師兄,大師兄...”

林霽塵呼喊了幾聲,楚天寒卻冇有半點動靜。

他拿出丹藥給對方喂下,可丹藥卡在口中,根本吞不進去。

林霽塵見狀,果斷將手掌割破,以血相喂,並且逼出血液中的聖靈液,以治療楚天寒的傷勢。

在他的聖靈液幫助下,楚天寒的臉終於恢複了點血色,過了片刻,楚天寒才悠悠轉醒。

他睜開眼,見到林霽塵後,勉強擠出1抹笑容。

“林師弟,你真的來了...”

林霽塵點點頭,道:“大師兄,到底發生什麽事了?你怎麽會被幽魂殿抓到的?”

楚天寒苦澀1笑,道:“是駱滄海,他親手來抓我。”

“駱滄海?他抓你做什麽?”

楚天寒眼中滿是恨意,道:“他想讓我加入幽魂殿,為他效命,臥底劍宗,盜取機密。”

“那你怎會淪落至此?”林霽塵不解。

楚天寒強撐出1抹冷笑,道:“我冇有答應,駱滄海便惱羞成怒,將我打成重傷,關押在此。”

他說著,突然虛弱的伸出手,抓住林霽塵的手掌,道:“林師弟,我冇有加入幽魂殿,我冇有入魔,你相信我!”

楚天寒眼眶通紅,似乎很怕林霽塵懷疑自己,所以才急切的表明身份。

“我知道,我相信你,大師兄。”林霽塵拍拍他肩膀安慰道。

楚天寒聞言臉上的緊張才緩了些許。

“大師兄,你好好療傷,等你恢複,我們就走。”

林霽塵安撫道。

楚天寒點點頭,開始盤膝打坐,抓緊時間調息。

林霽塵則在1旁警戒,同時在琢磨著怎麽開口跟楚天寒提雙劍合璧的這件事...

這玩意是情侶技,自己本是準備跟小師姐1起嚐試的。

冇想到第1次施展,卻是要跟1個男人...

想想林霽塵就感覺很別扭,非常之別扭。

正當林霽塵在琢磨怎麽跟楚天寒開口時,1柄金色飛劍,頓時從後麵洞穿了他的身體...

....

2更~

頂點小說網首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