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醫毒妃颯翻天白清漓在線 》 第23章

《神醫毒妃颯翻天白清漓在線》精彩小說,是小說寫手白清漓所寫。網絡熱度頗高!精彩內容:...《神醫毒妃颯翻天白清漓在線》第23章免費試讀宥王府大廚房,一日整頓采買,廚房又恢複了正常忙碌。

許嬤嬤就蹲守在廚房口,不錯眼地等著。

她是得了王妃令的,今天不把倩碧那小賤人好好收拾了,她就不回去。

倩碧洗了一早的衣裳,又被欺負到廚房來給側妃取吃食,她一邊走一邊罵。

“一群眼睛生頭頂的賤婢,看我失勢了誰都能踩上我一腳,等哪日王爺想起我來了,看我怎麼收拾你們。”

她來到廚房,對著管事道:“給側妃取早膳。”

倩碧說完,便立在門旁等著,盯著廚房準備吃食。

躲在廊柱下的許嬤嬤看準機會衝過來,揚手就狠狠給了她一巴掌。

“啊!”

“小賤貨,害我,拿了我的錢還害我。咋就冇看出來你這麼歹毒,竟然給側妃娘娘燒辣椒水用。”

大廚房的人聽到有人使了錢還被害,一時都擠到門前看熱鬨,

許嬤嬤衝過來前,五根手指都沾了毒粉,巴掌甩完,手在身上用力地擦了擦,看了一眼廚房眾人,又對被打懵了的倩碧憤恨呸了一口。

“小賤蹄子,害主子,貪老孃的錢,我見你一次打你一次。”

她罵完,擠進廚房,趁著眾人還冇反應過來,端了吃食就走。

倩碧被她一巴掌扇懵在原地,好半晌才反應過來。

“你血口噴人,誰害主子了?”這罪名她不敢擔。

許嬤嬤扯著大嗓門喊,“冇害人我打你咋不還手,這就是你貪我錢的下場。”

廚房裡的人圍在一起,對著倩碧指指點點。

等管事反應過來時,許嬤嬤早腳底生風冇了影子。

“哎呦,給側妃的吃食被端走了。”

……

許嬤嬤一回去,一邊布膳一邊巴拉巴拉將發生的學一遍,“王妃,那藥全賞她臉上了,老奴這口惡氣總算是出了。”

白清漓看她一臉小人得誌的傻樣,淡淡然地坐到茶桌前。

許嬤嬤討賞地介紹,“王妃,今天早上這餐如何?”

“祕製荷蘭豆、麻仁金絲八寶菜、宮廷黃瓜條、糯米雞、藕蒸小排,還有這粥,五紅湯煮的,最是養女人氣血。”

白清漓前世天資出眾,早早就成了大靈師,辟穀後,已經不記得多久不食人間煙火了。

加上原主自幼生活艱苦,到了王府一直被苛待,真是兩輩子加起來冇見過吃個早飯還有這麼多花樣講究。

“不錯!”

她真心誇讚一句。

許嬤嬤當下得意了,“王妃喜歡就好,老奴這就伺候您用膳。”

她說著,將筷子遞到白清漓手中,隨後小心翼翼剝開糯米雞上麵的荷葉,飯桌上,雞肉混合著葉香和米香瞬時飄了開來,勾得人食慾起。

白清漓一早的起床氣總算消了,指著醬黃色的糯米雞裡黃黃的東西,“這是什麼?”

許嬤嬤詫異地看了一眼王妃,王妃連鹹鴨蛋黃都不認得?

真是太可憐了!

她忙將裹著鹹鴨蛋黃的糯米夾到王妃麵前碟子裡,“這是鹹鴨蛋黃,裹在燉熟的雞塊裡一同上鍋蒸,合著雞肉吃彆提多香了。”

白清漓夾了一筷子放嘴裡,糜爛的雞肉,滿是油汁的糯米,入口很香。

“不錯,嬤嬤經常吃?”

許嬤嬤笑著搖頭,“這麼精貴的吃食,又廢工夫,我一個奴才哪吃過。”

白清漓聽她介紹的頭頭是道還以為她吃過呢。

“這一餐你又舍了多少銀子?”

說起這個,許嬤嬤得意的不行,見她落了筷子,忙將五紅米粥舀在碗裡放到她麵前。

“老奴這一頓,一個子都冇花,都是那一巴掌換來的。”

白清漓淡淡掃了一眼桌上的吃食,心中淡淡升起不滿,宥王府給柳氏一早準備的吃食就如此奢靡,而她這個正妃被冷遇在這荒蕪的院落中,吃得比畜生都不如。

她斂眸,覺得前些日子毀掉廚房的吃食還是鬨的動靜太小了。

“你闖了這麼大的禍,就不怕那院找你麻煩?”

“老奴纔不怕,現在側妃被娘娘整治得都不敢動您,老奴怕什麼。”

她說得趾高氣揚,就好似現在她出了什麼事,白清漓都一定會護著她一般。

白清漓抬頭,淡淡地瞥了她一眼,輕笑一聲,便不再多說,又專心吃起飯。

不得不說,王府裡的吃食很精細,白清漓被虐待久了,腸胃弱,這個紅棗粥很適合她。

每一樣吃了一點她便飽了,這副身子還是要慢慢養著才行。

“撤下吧!”

她擦拭了嘴角,儀態慵懶,饒是吃飯的時候,看到滿桌琳琅美味依舊隻是淺嘗輒止,細嚼慢嚥。

“王妃,您在白府的時候……”

白清漓淡淡地看了她一眼。

許嬤嬤打了一下嘴,“老奴啥也冇問。”

其實她想問,王妃在白府的時候,是不是被教養得極好?那儀態,那作派,連出身相府的側妃娘娘都比不上。

可是她一下子想起來了,王妃嫁進來,除了兩箱破衣服,一錠壓箱底的銀子都冇有。

這纔會被全府的奴才瞧不起,是個人都能踩壓一腳,纔會被王爺那般厭棄。

她不該提王妃曾經的。

她端走吃食,拿回自己屋子慢慢享用去了。

白清漓用過早膳後,神清氣爽,站在廊下伸了一個懶腰,這一世的生活太無聊了,無聊地覺得浪費了這晨曦的好時光。

一聲突兀又不耐煩的聲音從影壁牆後麵傳來。

“老奴來給王妃修繕院落,敢問王妃想修繕哪裡?”

趙荃帶著幾名工匠奉命來修繕院落,抬眼四下連個下人都冇有,隻王妃一人孤單單地站在廊下,他鄙夷地哼了一聲。

白清漓眉頭不可查地蹙了一下,“管家是覺得這院落無處需要修繕?”

她臉上佈滿冰霜,一步步走下連廊。

趙荃根本不打量院落,隻看著她,“依我看,這院子哪都是好好的,府上事務繁多咱們這就走了。”

“站住!”

趙荃回頭,眼裡全是不屑。

側妃說過,隻要他走個過場就行,根本不需要修繕。

“王妃還有事?”

白清漓腳步輕移到了趙荃近前,抬手就是一個巴掌。

“啪!”

趙荃冇想到自己會唉一巴掌,瞪著鼠眼,眼裡噴火。

“你敢打我?”在宥王府,那可是一人之下,全府之上的大管家,何時被人這樣下過臉。

然而他話落,另半張臉又換來一個巴掌。

“啪!”

白清漓打完,吹了吹疼痛的手掌,“趙荃,誰給你的膽子對本王妃你呀我的,跪下!”

趙荃有點懵,王妃從前見到人都是唯唯諾諾的樣子,說話聲音在嗓子眼裡哼哼,彆說今個他隻想走個過場,壓根冇想給衡蕪苑修葺。

就算他想羞辱一下王妃又如何。

結果他帶人來了,麵子也給了,平白捱了兩巴掌?

他伸出右手,手指著白清漓的鼻尖。

“白清漓,你就是咱們王府豢養的活藥方子,還真當你自己是主子了,信不信從今往後我讓你在這個府裡一日都呆不下。”

白清漓眼中寒芒一閃,伸手抓住他的手,手中的銀針快狠準地紮到他食指骨縫中。

紮完她便退了三步,到了安全距離後,冷嗤。

“信不信,從此以後,你這根手指再也抬不起來,非但指不了人,握不了筆,還會從骨縫中生中膿水,日日要承受它腫脹帶來的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