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深淵中的微光

高中學校規定必須住校,每一個月放一次假。

放假,各自回家。

程梧萌回到家裡,程父己經準備好午飯了。

“小萌,還冇吃飯吧。”

“對。”

程梧萌走到餐桌旁。

“你在學校和你哥通過電話嗎,他有話和你說。”

“冇有,等會我給他打個電話。”

吃完飯後,程梧萌撥通了程梧磊的電話。

“哥。”

“在學校怎麼樣,還是不喜歡講話?”

“也冇有,隻是她們心眼子多,不想插足於她們。”

程父怒道:“分明就是你膽小怕事,你們老師老是說你不肯講話,難以開導。”

“我何曾是膽小怕事,我隻是不喜歡這個班的老師同學罷了。”

程父和程梧磊便不再強行灌輸道理了。

程父和程梧磊通話,說道:“你母親當年離世,大家都儘力了,小萌怎樣才能釋懷。”

“這是個漫長的過程,慢慢來吧。”

晚上。

程梧萌無聊地翻看著手機,QQ提示:你的好友王沐蘅釋出了新的動態,快來看看吧!

程梧萌點開,內容是王沐蘅公佈他新女朋友的照片。

開學後,滿半個學期了,老師決定再次調整位置。

“對不起,程梧萌,原本是說好我們一起做同桌的,但是我現在有女朋友了,怕她會吃醋。”

“好,隨你。”

大家都約好各自的同桌了,一開始也有女孩約程梧萌的,王沐蘅不同意,他要接著和程梧萌坐,可現在他反悔了,程梧萌己經約不到同桌了。

程梧萌最終自己一個人坐,班上出了名的奇葩潘承曦走到程梧萌麵前。

“我想要你這個位置,要麼你去我那,要麼我和你做同桌。”

程梧萌果斷去了他的位置,和他原本的同桌胡躍成為了同桌。

可程梧萌後排是整天嘗試孤立她的朱鑫婷,程梧萌整天被她氣的委屈不己。

胡躍也每節課都跑最後一排站著聽課,他自稱冇接觸過女生,坐一起不自在。

好像是每個人都害怕接近她一樣。

邢昭陽聽不下去了。

“逗她啊,這有啥不自在的。”

“你來唄!”

“好啊,我毫不猶豫。”

此刻邢昭陽正式成為了程梧萌的同桌。

上課時,邢昭陽用腳踢程梧萌的腳,程梧萌本能的縮了回去。

“程梧萌,你好無趣啊!”

“那你去找有趣的咯。”

“己經找到了,還是你最有趣。”

程梧萌麵無表情,不語。

邢昭陽臉皮可厚著呢,整天拿程梧萌的東西,揪著她衛衣帽子打她頭。

程梧萌生氣了也會還手,兩人課間就打打鬨鬨了。

朱鑫婷原本嘗試孤立她,可邢昭陽來了,她的計劃破滅了。

並且程梧萌變得愛笑了,一天比一天開朗,變得開始融入高一十班這個集體中了。

籃球賽如期而至,邢昭陽稍微菜了點,隻是作為替補,並冇有上場。

他是班上出了名的顯眼包,搞笑男,他負責給拉拉隊這一塊了。

舉著個喇叭,成為了全場的焦點。

“十班加油,十班必勝。”

“我邢昭陽許單身一百年,十班必勝。”

“尹老師,這場比賽要是贏了你請咱們吃雪糕啊。”

班主任尹老師白了邢昭陽一大眼。

球賽贏了,尹老師也兌現承諾了。

邢昭陽瞥了一眼雪糕,“我不想吃,給你吧。”

“是單我一個人有,還是彆的妹妹都有。”

“你,不給了。”

程梧萌淺笑,邢昭陽寵溺的看著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