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那是我的光

隨著邢昭陽和程梧萌一天天熟悉,程梧萌不再是以前那個無所顧忌,沉默不語的女孩了。

而是成為一個主動融入群體,勇於發表自己的觀點,自信的女孩了。

她的改變,班主任也是看在眼裡的,隻是她和邢昭陽的關係頗為親密,又成為了尹老師的另一個顧慮。

他走到班級門口,“王沐蘅,你出來。”

“老師,您找我有事?”

“程梧萌和邢昭陽最近是不是在處對象?”

“冇有啊老師,有什麼不對嗎?”

“哈,冇……冇事,回去吧。”

尹老師覺得可能是自己想多了。

原本冇人注意到程梧萌,可邢昭陽的出現改變了這一景況。

語文課。

“你們很活潑呀,我記得我以前教過一個女生,她沉默寡言的,總是穿的一身黑,披散著頭髮。

感覺她整個人都很壓抑……”邢昭陽一邊聽語文老師描述,一邊打量著程梧萌,越看越像。

“老師,您說的不就是程梧萌嘛,哈哈哈。”

邢昭陽打斷了語文老師。

全班目光一致投向程梧萌,大家都感歎天下竟有如此相似之人。

語文老師笑笑,“好巧啊,但是那個女孩喜歡坐一組靠牆邊的位置。”

全班再一看,又和程梧萌的位置對上了。

語文老師無奈笑笑,“我可冇有要陰陽誰的意思啊,怎麼會這麼巧啊,我覺得我們班同學都很健康可愛的呀!”

邢昭陽把凳子朝程梧萌挪近了,“內向姐,傷感姐,沉默姐,你喜歡我叫你哪個。”

“不用這麼麻煩,就叫我姐得了。”

“占我便宜。”

“你自己要叫的。”

“你才幾歲,我管你叫姐,搞笑。”

“你幾歲了,小屁孩。”

“小爺我16。”

“還真是小屁孩。”

邢昭陽更好奇她的年齡了,可她怎麼都不說。

因上場球賽贏了,又要和另一個班比了。

球場上。

“小阿狗,你們班和哪個班比啊?”

“好像是十二班吧,你們呢?”

“傻狗,我就是十二班的。”

“好好好,原來是十二班的貓跑出來了。”

邢昭陽在遠處清楚的看著他們二人有說有笑。

“邢昭陽,接著來給我們當啦啦隊啊!”

“我的快樂冇了,怎麼當啊?”

“彆啊,打完球再傷感。”

“就你那幾個小迷妹還不夠啊,哪裡就缺我一個了。”

邢昭陽還是調整好心態為好兄弟加油了。

比賽最激烈時。

“十班加油,十班必勝。”

程梧萌喊道。

“十二班加油,十班必輸。”

張茗哲喊道。

“你閉嘴。”

“你才閉嘴啊,看咱倆誰吼的過誰。”

“淨欺負人。”

邢昭陽又一次瞥見他們嬉鬨,笑在臉上,苦在心裡。

球賽結束,回到教室。

程梧萌回來,看到邢昭陽呆呆的坐位置上。

“怎麼了,這是被小美傷了?”

“對,我的小美和彆人說說笑笑了,我就隻能在旁邊看著。”

“你得大膽讓她明白你的心意啊。”

“真的嗎,表明心意她就會和我在一起?”

“我也說不好,但是我可以儘力幫你。

那你是不是喜歡王琳可啊?”

“喜歡她,我瘋了還是你傻了啊?”

程梧萌表麵上說著幫他追求女孩,可心裡也覺得不開心。

“你以後離張茗哲遠點,好嗎?”

“為什麼?”

“隨你,你愛咋咋。”

程梧萌深知自己成績不好,相貌平平,如何配得上陽光自信的邢昭陽呢。

昭陽昭陽,如同朝陽般可望而不可即。

邢昭陽便是照進她內心深處的一縷陽光,她隻是一個內心陰暗的小姑娘,如何能與朝陽般的他並肩而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