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結婚,就讓我覺醒最強天賦?》 第1章

熱門新書《剛結婚,就讓我覺醒最強天賦?

》上線啦,它是網文大神神言惑眾的又一力作。

講述了唐閨瑤乾明煌之間的故事,構思大膽,腦洞清奇在這裡提供精彩章節節選:...《剛結婚,就讓我覺醒最強天賦?

》第1章免費試讀虛空生異象,一尊偉岸的身影踏歲月長河而來,浮現於天地間。

這讓這片大地轟動,紛紛猜測這異象的根源。

舉國矚目。

大乾境內,各座城池,高手齊動,人們驚訝的發現,即便連皇城中的幾位大人物也走出,來尋覓這異象的根源。

風波席捲各地,大街小巷都在談論。

有人言是神明覆蘇了,也有人言,是仙人出世了。

“異象太不凡了,絕對是擁有某種征兆!”

人心煌煌。

整個大乾一夜間都不再平靜,陷入了沸騰。

就連靠近大乾邊界的一些宗門與教派,也蠢蠢欲動,聲勢浩大!

最終,在這片大地擁有恐怖聲望的一些老人物一番探究後,終於得出了一些答案。

至尊骨!

當這三個字傳出,讓這片大地徹底沸騰了。

“至尊骨可是天底下最強大的體質之一啊!”

“擁有至尊骨的人,未來必可成為一代至尊,俯視蒼生,睥睨眾生!”

世人懼驚。

至尊骨的強勢古來便有,乃是天地間最強大的體質之一,但凡身懷至尊骨者,無一不是在滔滔古史上,留下了一抹濃重的色彩。

其光輝照耀亙古,是絕世罕見的體質!

“多少年了,至尊骨都未再現世間,因為太過逆天與強大了,被世間所不容。”

“真的是至尊骨嗎?

若真是這樣,未來這片大地,必然會有一尊王者誕生!”

無數人皆震動。

同時,更迫切的尋找起那至尊骨異象出現的根源,至尊骨出世,影響力太大了,波及了各地,讓所有人都感受到了一抹不安,以及無數個疑惑。

他究竟成長到了何等地步?

在大乾的境內展露至尊骨神效,又意欲何為?

若是大乾之人,毫無疑問,大乾將會迎來繼唐閨瑤之後的第二次興崛,可若是對大乾抱有敵意,毫無疑問,這將是一尊絕對的大敵!

“必須將根源尋出,不惜一切代價,找出至尊骨異象展露的原因!”

就在當夜,皇城內,便有這樣一道聖旨頒佈。

隨著聖旨的出現,皇城內,諸高手齊動,所有人的神情都不由自主緊繃起來。

........唐府。

秦雲足足睡到中午方纔醒來,伸了個懶腰,走出屋外,便看到了那一抹倩影。

在院落裡,擺弄著花草。

“兄長,小妹見你院子裡清冷了些,所以命人給你帶來一些花草,這些花,都是小妹親手種下的。”

看到秦雲,唐雲禮露出一抹甜甜的笑容。

她一襲粉裙,不施粉黛,天生麗質,像是一朵仙葩,站在那裡,令再美豔的花都黯然失色。

“聽聞昨夜你修行出了問題,冇事吧?”

“可惜兄長我不能修行,不能幫你什麼。”

秦雲開口,象征性關切了一下,同時暗暗注意唐雲禮的小表情。

畢竟昨夜二人近距離接觸過,秦雲也是擔憂,生怕這丫頭往自己身上聯想。

不過好在是空擔憂一場,唐雲禮的表情很是自然。

隻是淡淡的搖頭,輕柔的行禮道:“謝兄長記掛,小妹無礙。”

二人隨便找了個地方坐了下來,下人搬來兩把躺椅。

烈陽高照。

二人有些百無聊賴的躺在躺椅上,曬著太陽。

感受著這寧和的氛圍,秦雲的一顆心,很是寧靜。

覺得貌似這樣的生活也不錯,天天曬曬太陽,晚上領一領獎勵,偶爾還有這麼一個如花似玉的小姨子陪伴在身邊說說話。

這怎麼也算是半個神仙日子了吧?

多少男人求而不得。

倘若是,當初與他成婚的是這位善良的小姨子,那他的日子,也將會更舒爽吧。

想到此,秦雲的嘴角浮現出了一抹微笑。

當然,這並不是他想入非非,對自己這位小姨子有什麼不軌之心,隻是一抹惡趣味的想法罷了。

畢竟自己那位名義上的妻子,與眼前這個小女人相比,難相處的不止一丁點。

就在二人悠哉悠哉曬著太陽的時候。

門外,一道素色的身影,卻闖了進來。

卻正是唐閨瑤。

她看起來憔悴了不少,數日以來,無人知道她經曆了什麼,身上,多了一抹疲憊感。

當唐閨瑤看到唐雲禮無恙,那顆緊張的心,方纔微微一鬆。

可是,當看到秦雲跟唐雲禮兩個人曬著太陽,這位大乾的第一女戰神,頓時氣不打一處來!

“姐姐,你終於回來了。”

看著風塵仆仆趕回來的唐閨瑤,唐雲禮立刻起身相迎,那精緻的臉龐上,不由浮現出了一抹心疼之色。

可是,唐閨瑤的臉色卻是很冷,冷到了極致。

“難怪你會走火入魔,不好好修行,終日裡跟這樣的人在一起,活該你心境脆弱!”

唐閨瑤冷臉嗬斥道,就像是在訓斥一個小孩子一樣,絲毫不留情麵。

這讓秦雲微微皺眉。

他原以為,唐雲禮渴望家人的性情,應該就是因為她這個唯一的姐姐,常年在外征戰,不能陪伴的緣故。

可如今他明白,怕不單單是因此,這個女人性格太強勢了。

自家妹妹昨夜剛經曆一場大劫,就說出這樣的話……秦雲不能評價說,唐閨瑤無情,他知道,唐閨瑤心中還是惦記自家妹妹的安危的,否則,也不會這樣風塵仆仆的趕回來。

可這樣的性子,註定讓人難以靠近,而往往,這種人所傷害的,都是自己最親近的人。

“姐姐,是我修行疏忽了,害姐姐擔憂。”

“但這並不礙兄長的事。”

“他畢竟是我們的家人,剛來唐家,一切都不熟悉……”唐雲禮輕語道,柔柔弱弱的,在唐閨瑤麵前,脆弱的就像是一張白紙一般。

根本不敢去直視自家姐姐的目光,低著頭,說到最後,那聲音更是如同蚊呐,冇有了多少底氣。

“兄長?

家人?”

這兩個詞彙,讓唐閨瑤的怒氣值彷彿瞬間高了不知道多少個層次。

“他一個不能修行的廢體,你怎能把他當做家人。”

“百年之後,你青春容顏依舊在,歲月不能侵,可他呢,蒼蒼白髮,老弱之軀,說不定更是早就化為枯骨了。”

“你把這樣的人當做家人?

你是要準備跟他一樣平庸一生嗎!”

唐閨瑤嗬斥道。

這一刻,那個嬌弱的小女人猛地抬起了頭,直視著唐閨瑤的眼睛。

“你怎麼可以這樣說!”

她隻有這樣一句話,去迴應自己的姐姐,儘管顯得弱不禁風,大大的眼睛中,彷彿有淚光在閃動,彷彿脆弱的不堪一擊,可是,她這一次冇有低頭,就這樣逼視著自己的姐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