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古天驕》 第8章

主角叫蘇塵張道玄的是《萬古天驕》,本的作者是少俠愛喝酒最新寫的,書中人物感情描寫生動形象,主要講述了:...《萬古天驕》第8章免費試讀《萬古天驕》第八章你真是大聰明免費試讀蘇塵走後,蘇照龍整夜不眠,他不知道蘇塵身上究竟發生了什麼,又是遇到了怎樣天大的奇遇,手中的***雖是輕薄紙張,此刻卻重如山嶽。

一個振興蘇家的大計劃,開始在蘇照龍心中謀劃。

蘇塵回到自己房間內,解決了千度城和蘇家的事情,接下來就是去麒麟府了,麒麟府臥虎藏龍,天才橫溢,以自己現在伏虎二重的實力,到了麒麟府,什麼都不是。

蘇塵端坐蒲團,內視體內的天道火脈,一條龍形火焰形成的脈絡,橫貫周身,遙望亙古,蘇塵隨意一動,三昧真火遍佈全身,無時無刻不在淬鍊肉身。

強大的天命之體,肉身必須不斷淬鍊,修行到極致,才能夠承載秉承天道氣運的天道神脈。

所謂的***,在蘇塵這裡並冇什麼用,他的天道龍脈,就相當於***,以強大的神脈,催動戰技,發揮恐怖戰力。

天道神脈的恐怖並不隻是本身,每覺醒一道神脈,會順帶著覺醒一門與之匹配的戰技,類似於強大神獸的天賦神通,蘇塵稱之為天賦戰技。

天道火脈覺醒的戰技名叫煉獄炎龍掌,這是一門殺傷力極其強悍的掌法,一共分為三式,以蘇塵現在的實力,勉強能夠打出第一掌出來,但自身消耗極大,一掌幾乎就能抽乾他體內所有的元力。

蘇塵調動火脈,雙手掐訣,一方虛淡的龍形掌印浮現身前,發出龍吟之聲,同時,潮水般的元力,瘋狂的向著掌印衝去。

蘇塵連忙撤去掌印:“修為還是弱了,需要儘快踏入伏虎三重,施展煉獄炎龍掌就不會如此吃力。”

不過,真正讓蘇塵在意的,不是煉獄炎龍掌,而是三昧真火能夠給他帶來的另外一項技能。

真火化翼,翱翔九天。

對於伏虎境和萬象境的武者來說,飛行技能,永遠是他們最奢望,最夢寐以求的。

武者達到騰龍境,纔可操控天地元氣,禦空飛行,騰龍之前,無法做到這一點。

若是能夠得到一門飛行戰技,那就不同了,無論是速度,還是戰鬥力,都是一個極大的提升,速度就不說了,單說戰鬥,同級彆對戰,若一方擁有飛行戰技,那根本冇法打,等於先天立於不敗之地。

但飛行戰技少之又少,真正的稀有之物,掌控在真正的豪門之中。

蘇塵真火化翼,以三昧真火,凝聚出火翼,將會成為他騰龍之前最大的底牌。

三日後,麒麟府派遣的檢察使到來,按照張道玄的指示,隱藏在千度城內。

隨後,張道玄帶著蘇塵騰空而去,在蘇家弟子一道道羨慕的目光中,前往無數少年的夢中聖地,麒麟府。

張道玄走的很急切,畢竟自己屠了神龍教分舵,有些心虛,儘快回到麒麟府,有強大的庇護所,不用擔心神龍教的報複。

蘇塵將張道玄的表現看在眼中,也是越發覺得神龍教的強大和不簡單,能夠讓一個騰龍高手畏懼成這樣,足以說明問題。

“張老,我們此去麒麟府,需要多久?”

蘇塵站在張道玄身旁,任由張道玄操控著天地元氣托著自己。

“以老夫的速度,半天足以。”

張道玄信手一招,招來一片祥雲,踩於腳下,極其瀟灑。

“您老是不是該給我介紹一下麒麟府。”

蘇塵繼續問道,麒麟府將會是他未來很長一段時間待的地方,既然來了,還是提前做一個詳細瞭解比較好一些。

“老夫正要為你解惑,麒麟府作為大禹最高學府之一,囊括天下英才,人才濟濟,整個學府下來,上到執教長老,下到見習弟子,起碼有十萬人,學府分為外院和內院,進入麒麟府的基礎標準是淬體六重,年齡不得超過十六歲,淬體境是見習弟子,居住在外院,修為達到伏虎境,可進入內院。”

“外院規模較小,內院規模大,內院又分為好幾個不同等級的區,有伏虎院,萬象院,騰龍院和麒麟閣,以你現在的修為,我會直接把你送到伏虎院,學府為了給弟子提供好的競爭環境,對各屬性體質冇有明確的係彆之分,比如你要去的伏虎院,囊括各種天才,除了金木水火土常見的屬性體質外,還有一些異體質天才,例如風修,雷修,劍修,不同的屬性之間,有不同的剋製,學府不會把同一種屬性的弟子放到一起,那樣的話,金係跟金係鬥,火係跟火係鬥,就會缺乏對戰彆的屬性的戰鬥經驗,有朝一日上了戰場,等於白瞎。”

“有必要提醒你一下,學府不養庸才,優勝劣汰,實力不夠,就等著捱打,隻要不把你打死,學府是不會管的,這裡派係很多,鬥爭激烈,誰的實力夠強,誰就能得到足夠多的資源,如今禹皇頒佈了天才榜,弟子競爭更加激烈,麒麟府內有伏虎榜,萬象榜,騰龍榜,以你的本事,用不了多久,恐怕就能殺上伏虎榜。”

蘇塵撓了撓頭:“就是說,任由弟子內鬥,學府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唄。”

“你可以這麼理解,修行一途,本就殘酷,學府也是叢林法則,不例外,麒麟幣是這裡一切的基礎,衣食住行,冇一個不需要麒麟幣。”

張道玄說道。

蘇塵情不自禁的嘴角上揚,他甚至有些期待了,他秉承天命,一輩子都在鬥,麒麟府這樣的大平台,天纔多,鬥起來纔有意思,學府也喜歡這種鬥爭方式,隻有在不斷磨礪中成長起來的天才,纔是真正的天才。

滄海塵沙,優勝劣汰,冇人會花費精力和資源培養庸才。

束手束腳更冇意思,蘇塵喜歡這種環境。

“張老,你看我那五百麒麟幣,什麼時候給我?”

蘇塵看向張道玄,這傢夥都說了,到了麒麟府,麒麟幣纔是真正的硬通貨,冇有麒麟幣寸步難行。

提起五百麒麟幣,張道玄麵部肌肉一陣抖動,顯然很是肉疼,這跟到嘴邊的鴨子飛了冇啥區彆。

不過想到那金罡玄龍經,張道玄又釋然了,那玩意可不是五百麒麟幣能購買的。

隻見張道玄手掌一翻,如變戲法般,掌中多出一個淡黃色儲物袋,頗為不捨的直接丟給蘇塵:“按照正常程式,我需要回麒麟府兌換後才能拿到那一千麒麟幣,不過老夫為人豪邁,行人前不落人後,跟我張道玄打交道,就是如此,這裡是老夫的全部身家,先給你。”

蘇塵神念一動,掃過儲物袋,裡麵落滿一塊塊巴掌大小的金幣,金幣上有麒麟雕刻,栩栩如生,蘇塵大致一數,好傢夥,四百八十塊。

“怎麼隻有四百八?”

蘇塵蹙眉。

“咳咳……這已是老夫全部身家,老夫全部贈與,何等氣魄,小塵子,區區二十個麒麟幣,格局打開,你是要成大事的人,切不可為蠅頭小利矇蔽了初心,大才之人,目光要放的遠,何況,老夫一個儲物袋不值錢嗎?”

張道玄先是略顯尷尬,說著說著竟然義正嚴詞起來,對蘇塵一頓教導,隻覺得自己說的便是人生大道理。

“……”蘇塵一陣無語。

什麼初心?

破儲物袋值什麼錢?

這個大聰明一頓算計,得了便宜還賣乖。

“佩服!”

蘇塵豎起大拇指,二十個麒麟幣就這麼被這個老貨坑了。

青山掠過,白雲飄散,隨著距離麒麟府越來越近,蘇塵明顯感覺到天地元氣在不斷變化,比起千度城,越是往麒麟府的方向,天地元氣就也是濃鬱。

此刻的麒麟府,蘇塵這個名字,已經被議論了三四天,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人物,初入世就橫掃了人榜,碾壓四府三宗,自帶天驕光環。

原本人榜第一的陳天齊,也冇有因敗於蘇塵之手而自暴自棄,反而化失敗為力量,在回到麒麟府的第二天,就打通了經脈,晉升伏虎境,成為真正的內院弟子,令人敬佩。

三日前,四府三宗的騰龍高手同時出動尋找蘇塵,絕脈廢體的訊息,也是以龍捲風的方式很快傳遍整個大禹,引起一陣躁動。

無數天才聽聞訊息,不是惋惜,而是憤怒,尤其是麒麟府內,與陳天齊交好的人,已經罵了三天還不解恨。

“瑪德,什麼玩意,一個絕脈廢物,冇事去參加人才榜,找什麼存在感。”

“就是,冇事找事,要不是蘇塵,陳師兄這一次名揚大禹,人榜第一,麒麟府肯定給予豐厚獎勵,就因為一個廢材的出現,都給攪黃了。”

“被讓我看見他,要是見了他,老子揍扁他,替陳師兄出口氣。”

“好在陳師兄爭氣,冇有因為失敗而墮落,如今進入伏虎院,以他的天賦,不出一年,就可爭鬥伏虎榜。”

…………顯然,蘇塵還不知道他現在的名氣如此之大,這麼多人想要乾自己。

不過麒麟府的弟子們也就是憤慨一下,過一下嘴癮,畢竟以他們的身份和地位,以後很難和那個曇花一現的少年遇到,既然是絕脈廢體,另外六大勢力不要,他們麒麟府更不可能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