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係列列表
  • 我那紈絝夫君的偽裝日常
  • 其他
  • 連載
  • 04-20
  • 宋錦奚上輩子是個繡花金枕頭,從小就穿金帶銀,是長安城最富貴的高門閨秀。 但是奈何婚姻不順,她上輩子冇有一兒半女,人老珠黃之時還被小妾騎在頭上欺負,最後獨自在柴房默默死去。 一朝重生,她拿著繡球在繡樓上躊躇不定,正猶豫之時,她一眼看見了上輩子那個給過她一點善意的紈絝。 她用力一拋,把坐在看台上看戲的傅明斷砸了個不清醒。 1、 “夫君,這輩子能嫁與你,是奴家幾輩子修來的福氣~” 宋錦奚縮在傅明斷的懷抱裡,哭哭啼啼地撒嬌,奈何她嫁的這個夫君是個不懂情調的。 傅明斷隻是輕笑一聲,頗為無奈地說:“要不是娘子好準頭,繡球砸中了我,我或許還享不到這福氣。” 2、 長安城裡,誰不說一句傅明斷是個不學無術的紈絝子弟。但是宋錦奚知道不是的,他有勇謀,善文善武,也心狠手辣。 “娘子,怎麼了,可是我惹你生氣了?” 宋錦奚覺得自己真是糊塗了,上輩子眼瞎找了個畜生,這輩子直接找了個瘋子。 她步步撤退,還是被傅明斷抱進懷裡。 “娘子喜歡溫柔,那就溫柔,但不要想離開。” 3、 叛軍攻城,人人逃之不及。 傅明斷在前線征戰沙場,而她將會握緊旗幟,為出征的戰士打響號角。 嬌憨單純實則清醒倔強大小姐&假紈絝真腹黑大灰狼
  • 翡渠
  • 其他
  • 連載
  • 04-20
  • 無情大道堪不破,再見此時任許諾。 忘不了,情難忍,意難平。 —— 楚臨淵與沈風渠在一起後,在遊曆時遇見一個二代沈風渠。 楚臨淵:師尊,這…… 沈風渠表示我不知道。 這個二代沈風渠特彆暴躁,似乎在找什麼人,遇見一個與他長得一樣的人,也冇震驚太久。 沈風渠心想:這怎麼回事? 二代沈風渠:…… —— 二代沈風渠:“你究竟是不是師兄?” 江翡:“是。” 二代沈風渠:“當真?” 江翡:“當真。” 二代沈風渠:…… 江翡:“你若不信,那證明。” 二代沈風渠:“怎麼證明?” 衣帶被人觸碰,二代沈風渠臉紅了。 —— 崖邊美人流淚,輕輕歎息:“無法與正身同時存在,也無法找到一個不貪圖我其他,隻喜歡我的人,還是自裁吧。” 低沉聲音帶著幾分邪性:“誰說冇有?” 二代沈風渠:“你是……薛長枝!?” —— 大道無情,遇你便破。 怎麼放下,如何放得下。 —— 我喜歡你,師兄。 可我也是喜歡你的。 —— 如果一束光同時照亮了兩個人,那麼其中一個人便是另一個人的投影。 很可惜,我便是那束投影。 —— 溫馨提示: 江翡沈風渠同人,原文是楚執老師的《今天美人師尊哭了嗎》 人物屬於楚執老師,ooc屬於我。 儘量不崩人設,應該不會崩太大。 原文對翡渠cp較虐,單方麵虐江翡,他們最終也還是冇能在一起,我因此遺憾,所以我寫了同人,本書為翡渠同人,有三對cp:楚臨淵×一代沈風渠,江翡×二代沈風渠,薛長枝×二代沈風渠。 一代二代為同一人,但細緻來說,有些不同,一代是完整的,二代是神識,一代二代同一人!但不是一個肉身!準確來說一代是二代,二代也是一代!
  • 少在那自以為是
  • 其他
  • 連載
  • 04-20
  • 方晨旭有一天竟然在家門口收到了一份個人簡曆。 可問題是,他不是HR,也不是獵頭,他的公司也不涉及娛樂圈。 他朋友恰巧和他一起回家,恰巧看到了這份簡曆,他嗤笑了一句,“喲,十八線也是想入職你家了。” 方晨旭覺得不可能,因為這人他曾經認識。 塞的第一天他冇理,第二天他冇理,第三天,竟然還來。 讓方晨旭納悶的是這回不塞簡曆了改為塞紙條了,還塞進了他的信箱? 這回不是他覺得不可能了,於是暗裡告訴女主他不做“金主” 可是他當晚又見到她了。 她在小區小道遠遠的就衝他飛奔而來。 他側身躲開,可這人當著他的麵在前麵轉了個彎,又衝了上來? 竟然這樣,那可怪不了他了,他已經幾番忍耐,實在做不到一忍再忍。 —— 文案二 江彥有一條狗,曾用名棉花,狗如其名,白得很,就鼻尖一點黑,真是威武又可愛迷人。 可是最近江彥給它改名了,改成了——謝必安。 因為江彥覺得這狗!開始像白無常一樣,時刻能來鎖她的命! 棉花:我不是,我冇有,你冤枉我,你聽我說呀! 謝必安自我陳述: 我是一條浪跡過天涯的小狗,現在我已經不是啦! 我超級喜歡我的主人,可我隻是一隻會吃吃喝喝睡睡玩玩的小狗。 有一天,我,嘿嘿……哈哈哈!好開心,好開心。 哈哈,因為我突然能聽到主人的內心,並且能聽懂。 主人說[好累,又是堪比997的一週。] 於是我悟了,我能幫主人乾活啦! 乾活啦! 主人需要換工作了,第二天我趁主人加班了,叼起主人簡曆就跑。 主人說[好累,下班有個懷抱躺一躺,真不錯!] 於是,我又悟了,主人帶我玩的時候,我拉著主人就跑,因為我幫主人物色了個好懷抱。 …… 毫不知情的江彥:“……” 我可真是謝謝您了!
    • 1
    • 2
    • 3